比奇屋 > 纣临 > 第八章 招安(六)

第八章 招安(六)

    在一个多世纪前,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个名叫切弗·奇里奥斯的男人。

    在他活跃的那个年代,他既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几个人之一,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能力者之一。

    他的能力,始终没有一个确切的名称。

    不过,他本人倒是有个绰号,叫做“血枭”。

    绝大多数的能力者,能力至少要在青春期过后才会觉醒,而觉醒的契机大多是受到了某种生理或心理上的刺激,只有变种人和极少数极有天赋的能力者会在更小的时候乃至刚出生时就具备异能。

    血枭,无疑属于后者,他的能力与生俱来,从他出生的那一刻便伴随着他;而他那能力的效果是——感知周遭所有生灵的负面情绪,感知到的越多,自身的战力就越强。

    这个能力有着非常恐怖的副作用,因为它是“被动”、且“永久”生效的,而且“只能”感知到负面情绪。

    如果你觉得负面情绪是一种只会在短时间内存在的东西……比如在你“愤怒”、“仇恨”、“嫉妒”、“厌烦”时,才叫有负面情绪,等过会儿你注意力转移掉、不去想这些时,就没有负面情绪了……那你就错了。

    负面情绪并不只在你自己感受到或是爆发出来的时候才存在,而是伴随着你一生,你不爆发的时候,那些情绪不是消失了,只是暂时被压抑住了而已。

    它们就在你的内心深处,在你的潜意识里,融在你的认知中;你的三观、性格、待人接物的习惯、乃至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全都是建立在正负两种情绪的基础上的,两种情绪始终都在那儿,随时等着被触发。

    以撒谎为例,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的是非观还十分纯粹,没有被成年人的标准污染,那时的你,因撒谎而产生的负面感受,和长大成人后的你在撒谎后的感觉,自是截然不同的。

    当你说出人生中第一个谎言时,且不说这个举动对外在世界的影响,只说这个举动对你本人的内心,也会产生极其深远的伤害和影响,其催生出的“罪恶感”,就是一种典型的负面情绪;它并不会消失,只会被暂时忘记,然后在你的内心潜伏……于是,你下一次做同样的事情时,罪恶感便没那么强烈了。

    人类是很健忘的,我想几乎不会有人记得自己人生中撒过的第一个谎,我们只会记下一些造成严重后果的、或是被揭穿的谎言……忘记“罪恶”,也是一种本能。

    可是罪恶不会因此消除,它还是跟着你,你会慢慢被腐化,慢慢变成一个不那么纯粹的人,变得更圆滑,更适应这个社会了。

    如果说小时候的你是一张白纸,一滴墨水滴在上面也会很扎眼,那长大后的你,就像打字机上的墨带,墨不够你就该被淘汰了。

    简而言之,一个人身上能累积的负面情绪、或者说他身上的“罪”有多少,要比想象中多得多,即使是人们自己,也无法完全体会到自己到底能发出多少负面的能量。

    但血枭可以体会到。

    从他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就能体会到……

    想象一下,如果是你,不管白天黑夜,无时无刻,脑子里都可以感知到方圆几十米内所有邻居或路人深埋在内心深处的负能量和恶意,你会变成什么样?或者说……你的精神能够支撑多久?

    少年时的血枭就给自己做过很多次精神鉴定,但不管是他本人还是那些被他逼疯的心理医生,都无法确切了解他的精神状况到底如何。

    他最后只能推测……自己可能在出生后不就疯了,而这种“疯”,又意外的没有夺走他的理智;他在保存理智的前提下,适应了某种与一般人类大相径庭的精神状态。

    要比喻的话就是:虽然血枭的身体和世人们活在同一个物理维度上,但精神层面来讲,他却一直生活在一个世人无法体验的人间炼狱里。

    当然了,这么可怕的负面效果,所带来的正面收益,也是惊人的。

    血枭几乎没有进行过任何刻意的修炼,就在三十岁之前成为了凶级能力者,而且他这个能力的“凶级”,和子临的“纸级”一样,并没有太多参考价值,真打起来,他很可能把狂级的人给秒了。

    只要他附近有足够多的人,或者他附近那些人身上的“罪”足够多,他就能强到难以置信的地步。

    比如,在天一附近时,血枭的力量,可以超越同为凶级的“力量(此处指那个名为力量的异能)”;速度,可以甩掉现在的“希文”;肉身强度和自愈力,接近凶级的燕无伤;能量等级(虽然他无法做到外放和性质变化),则可比肩临死前的纳坎沃……

    像这样的能力,无疑是独特的、罕见的。

    在血枭去世后的这么多年里,这世间再也没有出现过和他一样的能力者了。而这……其实也算正常现象,因为即便有人觉醒了和他一样的能力,那个人八成也会在觉醒能力后的短时间内因精神崩溃或暴走而死亡。

    但眼下,有了一个例外。

    刘奇八,就是个和血枭“类似”的能力者。

    当然,只是“类似”,实际对比一下,二者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首先,刘奇八的“怒之力”并不是出生时就有,而是在青春期之后觉醒;其次,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他的能力不是“被动永续”的,而是可以主动开启或关闭的,且在他失去意识后也会自行关闭;其三……他无法感知到人类拥有的全部负面情绪,只能感知到“愤怒”这一种。

    这三点,基本解释了为什么刘奇八还没疯、还活着……

    而他那个“儒雅随和”的绰号怎么来的,想必大家也都能猜到一二了:由于刘奇八每次开启能力时,都会让自己的精神处于一种近乎狂暴的状态,每次都有“可能会丧失理智而暴走”的风险,所以他平日里不停地在做各种心理辅导和情绪管理训练。

    除了开启能力时,刘奇八从来不生气……从来!never!never_ever_ever!

    你就是上去扇他一巴掌,用最脏最毒的话骂他全家,甚至拿粪泼他,他都不会生气。

    当然了,不生气不代表就这么算了,要有人真敢莫名其妙扇他一巴掌,他可能会先面带和善的微笑问一下对方这样做的原因,假如没得到满意的答案,他就继续面带和善的微笑反手一巴掌把对面的脑袋扇下来。

    …………

    “这么说来……我得先解决你了。”子临一看拦下自己的人是刘奇八,而且刘奇八此刻脸上的表情已变成了凶神恶煞一般,他就明白,对方已然开启能力了。

    “给我死!”此时的刘奇八,和刚才那有说有笑的状态自是不同了,其整个人身上透出的怒意和杀意让其他几名护卫官都不由得想要后退。

    嗖——

    刘奇八那个“死”字出口时,他已经拽着子临的胳膊将子临整个人向斜上方甩飞了出去。

    子临还没飞到最高点,刘奇八的身影便已闪到了对方前进的轨迹上,从空中倒悬身体给子临来了个回旋膝撞。

    “喂……这……”庞浩业刚来得及吐槽半句,他预想中的事情就发生了。

    被刘奇八从高空击落的子临宛如一发炮弹般砸中了地面,紧接着,那过剩的冲击力便四散扩张,在地表炸开了一个半圆形的大坑。

    好在子临是斜着落下来的,着陆点距离茶宴会议所在的建筑还有一段距离,要不然那栋楼怕是要倒。

    “啊——”

    然,尘埃未定,刘奇八的攻势已如影随形地跟了过来,他发出一声狂吼,再次从半空“踏空”俯冲而下,朝着坑底的子临一拳轰了过来。

    很显然,开启“怒之力”后的刘奇八变成了一个无所顾忌的破坏狂,他能把攻击目标锁定在正确的敌人身上已是不易了,至于其他的连带破坏……比如城市的街道和建筑会怎样,会不会伤到平民,他是根本不会考虑的。

    此刻他这一拳,可不是打坏一些地下水管或煤气管道的程度,若打实了,附近几条街范围内的建筑都可能会塌掉。

    这就好比你在一个床垫上搭了若干个积木模型,然后朝着床垫中心用力下压一脚时会发生的状况一样。

    “我说你啊……”下一秒,伴随着子临的说话声,一道黑芒突从烟尘中闪出,迎天而上,“……这城市的很多基建我以后还要用呢,别乱来好不好?”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黑芒已和刘奇八错身而过,并使刘奇八的整条左臂连带着左肩和一部分锁骨人间蒸发了……

    纵然刘奇八现在的速度已经让希文都感到了惊叹,但面对这瞬间生成的黑芒,他还是没能完全避过。

    “放过他吧,这没必要。”还未等子临展开追击,巴德便迅速冲到子临面前,用身体阻拦住了对方,他说完这句,又回头朝天上喊道,“刘,快解除能力!别再打了!我已经准……”

    他这句话,没能说完。

    因为子临趁他回头时,很随意地抬手点了他一下,让他在转眼间便化为了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