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纣临 > 第十九章 兄弟
    n的算计,很快就被现实所打破。

    因为那些被暗水发射出来的黑色细锥在攻击落空后并没有消失或是失去控制,它们在暗水的第一轮攻击过后,马上又纷纷“返射”回了暗水的身上,并在接触暗水身体的瞬间重新融了进去。

    这番操作,不但让暗水的攻击变得更加复杂难避,还创造了一种循环;就好比一个人用枪发射出的子弹可以按照其意愿随时随地被吸回枪里,并在飞回去的过程中照样对所过之处造成伤害。

    在这样的状况下,n别说进攻了,想保证自己不死恐怕都未必能行。

    “不妙……已经四分钟过去了,他的体力和其他能力值都没有消耗的迹象,且没有展现出任何的特定习惯或破绽……这个怪物,简直就是个无懈可击的杀戮永动机。”

    “呵……看来你遇到了一个相当棘手的家伙呢。”

    “你!你是怎么……”

    “至少有件事他说对了,你知道的事,远不如你自己想象中那么多嘛。”

    “有屁快放,我现在没有余力和你勾心斗角。”

    “啊,放心,我也不打算在这种时候逗你玩儿,毕竟……你要是死了,我也一样会玩儿完;我就直说了吧,其实每次你开启‘数学世界’时,我都会被唤醒,我之所以一直没暴露这件事,是因为我觉得有朝一日可以利用这个来对付你,但没想到……你居然在这种地方被逼入了绝境,而现在能救你的,也只有我了。”

    “所以……你是想跟我合作?”

    “没错,只有我们联手,才能击败这个家伙。”

    “‘联手’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有点讽刺呢。”

    “怎么?非要我和你作对,你才习惯吗?”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吧?”

    “行了,这种对话我们已经有过无数次了,并没有什么意义。在这种生死存亡之际,难道你还要再拘泥于我们之间那些无谓的矛盾和怨恨吗?我现在可是在救你啊。”

    “你是想自救。”

    “呵……都一样,谁让咱们是……兄弟呢。”

    以上那些对话,并没有被暗水“听”见,因为这些话本来也没有被“说”出来,它们仅仅存在于n的脑内。

    相信各位看到这里也都猜到了,没错,在这位特工之王的身上,有着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他的身体里,存在着两个人。

    请注意,是“两个人”,而不是“两种人格”。

    n是一个在战争中出生的孩子,因为种种原因,他的父亲身份不明,而她的母亲在整个孕期都没有做过产检,直到即将分娩时,她才发现自己腹中的是一对连体双胞胎;但以当时当地的医疗条件,n的母亲不可能完成顺产,同样的……也没有条件让她做正常的剖腹产。

    最终,伟大的母爱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她用一种十分残酷的方式,舍弃了自己的生命,将生的机会留给了腹中的两个孩子。

    n和他的兄弟“z”,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出生的。

    他们刚出生时的样子,就像一个“囍”字,两人的躯干和头部都有重合的部分,他们两个人共用着“一个半”的大脑,各自有一片肺叶和一个肾,同时分享着一片共有的肺叶和一个共有的肾,且其中一人的脾脏和另一人的肝脏以一种奇特的方式黏连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医学上难以界定的复合型器官。

    毫无疑问,像这样的一对婴儿,即使是在设施齐全的大医院里,存活下去的概率也非常低,甚至可以说他们仍在呼吸的每一秒,都算是医学奇迹。

    但他们活下来了……

    他们在一个卫生条件很糟糕的反抗军地下设施里,靠着一些好心的战士省出来的口粮所调成的米糊,生存了下来。

    更诡异的是,在出生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这两兄弟的身体连接得越来越紧密,就像两个影子慢慢重合一般……到十八个月大时,他们竟然变成了“一个人”。

    从那以后,n从生理上来看,的确就是“一个人”了,但实际上,他是一个类似于“贝吉特”那样的不科学的存在。

    他和他的兄弟“z”,也不知道是基于什么原理,在生长的过程中互相吞噬了彼此的身体,实现了“合体”。

    但他们两兄弟的关系并不怎么和睦,因为在“合体”后,不知为何,n获得了这个身体的优先控制权;也就是说,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只有n同意,z才能出来活动……这样一来,相当于是z的整个人生都被n夺走了。

    当然,z也并非完全没有出来的机会,在成年以前,他经常可以趁着n睡着、过度疲劳、或者昏迷时暂时夺走身体的控制权。

    因为z所拥有的“时间”非常少,所以他每次出来都会抓紧每一秒钟及时行乐,做下许多任意妄为的事情,然后把烂摊子丢给n去处理……z认为,这也是天经地义的,按他的话说——“谁让你占用了我大部分的人生呢?”

    而n也为了不让z把他们俩的人生一块儿给毁了,去进行了许多冥想和心理训练,以避免自己被动失去身体控制权的情况,但同时n也并不希望将z消灭掉,他只希望有一天能改变z,寻找一个让两人和谐共存的方式,并尽可能地补偿z所失去的时间。

    n和z,就是这样一对奇特的兄弟:他们互相厌恶,却又无法分开,他们彼此理解,但又都不愿退让。

    放任不管的话,或许他们终有一日会上演一出兄弟相残的悲剧,但眼下,面对暗水带来的生命威胁,他们也是不得不放下恩怨,联手抗敌。

    “好吧,看来我们都别无选择了。”n本就是个很理性的人,他没有纠结太久,便同意了z的提议。

    “哼……那么,从现在起,你把全部心思都用来‘预测未来’吧,而‘如何战斗’的部分就交给我。”z也不跟兄弟客气,当即就接管了身体的控制权。

    这个瞬间,原本已被打出不少伤口,渐渐陷入颓势的n,其体势骤然一变。

    他不再只是靠着一些最基本的本能动作去闪避和移动了,他开始更有效率地运用自己的身体和各种移动技巧,轻松流畅地穿过了暗水的持续攻击,并在这场战斗中第一次主动朝暗水冲了过去。

    暗水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对手的这种变化,他立刻停止了已经失去意义的远程攻击,收回了所有射出的身体部分,并改变架势,抬手一接,刚好迎上了对方挥来的右拳。

    嘭——

    拳掌相接之际,发出一声震响。

    爆绽的气流应声而释,将两人周遭的烟尘推散开去。

    “你似乎把大脑的工作效率给翻倍了。”暗水气定神闲的挡住了攻击,半步都未退,还用他那冰冷的语气道了这么一句。

    砰砰砰——

    n和z则是根本没有接话的意思,其右拳还未完全收回时,便向左滑步,做了个侧身变式,左手甩枪一指,在近距离上朝着暗水的脑袋又连打了三发。

    n的配枪显然不会是什么量产型的普通货色,他用的枪和子弹皆是净合金打造,这子弹若是打在一般的能力者身上,对方就是凶级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刚才暗水就被这枪爆过头,这会儿自然也不能幸免,其脖子以上再次被打散成了液体。

    但z的攻击还远没有结束,他紧跟着又瞄准了暗水的胸口开了一枪,打出了一个窟窿,同时,其右手从腰带里掏出了一枚电浆手雷,顺势拉开插销、塞进了暗水的胸腔。

    电光石火之间,z就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动作,并踏地后翻,跃到半空,跳出了那枚“加强型电浆雷”的作用范围,在高处冷笑着望着暗水的整个身体被卷入了肉眼可见的电潮之中。

    “果然……我们联手的话,即使是这样的怪物也不堪一击呢。”z一边在心中得意地念出这句话,一边用右手抓住了自己左侧的衣领,以一种明显会扯坏衣服的力道发力一拽。

    然,下一秒,他身上的那件西服并没有被扯坏,而是变成了一种如“流沙”般的物质,从其身体表面“流”过,汇聚到了他的手中,并疾速凝结成了一个金属质感的球体。

    “别放松警惕,快用塌缩炮给他最后一击,等确定打死了你再得意好了。”而当n在心中对z的话做出回应时,z已经把右手上的这个“纳米金属球”罩到了左手所持的枪上。

    数秒之间,那些纳米金属颗粒便在磁力的导流之下和那把净合金手枪合二为一,变成了一支手炮式的、直接佩戴在胳膊上的喷射武器。

    与此同时,远处的暗水则还在奔涌的电浆中挣扎着,看上去丝毫没有要挣脱的迹象。

    这一刻,已稳稳落地站定的n,俨然已在自己预测的“未来”中看到了暗水被塌缩炮击中的景象,而同样接收到了这一信息的z,也在此时瞄准了暗水,完美按照着n呈现出的“未来”,发射了塌缩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