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24章 严如山到来

第24章 严如山到来

    许红旗微笑摇头,“不用倒水,我一会儿就走,还要回学校吃饭呢;过来认了门儿,下回我就能过来串门了。”

    “行,那我们说说话。”凉水待客也不是那么回事。

    二人进入堂屋,许红旗打量堂屋格局,堂屋两遍墙上一边一扇门,显然是两个房间。

    “院子大,屋子也大,你一个人住着怕吗?”

    “怕什么?”钟毓秀不明就里,“华大附近的治安还是不错的。”

    许红旗心底轻叹,道:“你说的也是,我可真羡慕你能一个人住这么大的院子。”

    “等咱们毕业了好好干,房子会有的,钱也会有的;我们是第一批大学生,未来拥有无限的可能。”端看努力与否,隐约记得后世有历史文献记载,十年动荡之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之后从事各行各业,出了许许多多的大佬级人物。

    “是啊!我现在就是为了未来奋斗。”许红旗也就羡慕一下,不属于她的东西,她不会生出贪念,“钟同学,今天上课感觉怎么样,能听懂吗?我听的脑子有些发懵。”

    钟毓秀云淡风轻道:“听得懂。”

    “你怎么听懂的呀?我为什么就是听不明白,好些地方都懵懵懂懂的。”

    说着说着就聊到了学术上,两人谈论了一会儿,许红旗不懂的地方豁然开朗,不由敬服。

    “钟同学,你脑子咋这么灵光呢?”

    “咱们学校应该有图书馆,多去看看相关书籍。”知识层面断裂多年,许多人对物理一类学科十分陌生,连基本了解都没有;这批学子能了解的途径除了向教授们请教,便只能去图书馆找寻答案。

    许红旗郑重颔首,“你说的很是,我得先去问问图书馆在哪儿;钟同学,今天我就先走了,下回再来找你玩。”

    “行。”

    将人送出门,目送许红旗远去,刚要回屋,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与许红旗擦肩而过,往她这边而来。

    “严同志?!”

    待人到跟前,钟毓秀问道:“严同志,好久不见,你来这边找人?”

    “不是叫严大哥吗?”

    “额。”钟毓秀无奈唤人,“严大哥。”

    严如山眼底划过笑意,面无表情道:“我确实是来找人的。”

    “那你忙,再见。”

    话音落,钟毓秀推院门来关,严如山神色微深,“我是来找你的,特地来找你。”

    “找我?”关院门的手一顿,满目惊异,“严大哥找我有事?”

    严如山淡淡点头,“能进去说吗?”

    “进来吧。”钟毓秀退后一步,将人让进院子里,带进堂屋,“严大哥可要喝水?”

    “好。”严如山表现的十分自然。

    钟毓秀犯了难,转而道:“那我去给严大哥倒杯水,我才住进来没烧热水,只有凉水,可以吗?”

    “都行。”

    “稍等。”钟毓秀回身出堂屋,去往厨房给他打了一碗凉水过来,“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严如山头微摇,唇角噙浅笑,“无妨,知晓你不善家务做饭;在这里住的可还习惯?”

    “挺好的,清静,院子不大也够我一个人住了。”不是说有事儿吗?怎么问写牛头不对马嘴的话题。

    “那就好,好好照顾自己。”

    钟毓秀越发迷惑,“严大哥,不是说有事找我嘛?”

    严如山端了凉水轻抿一口,“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来看看你;你才到上京,又孤零零一个人.......”

    未尽之言,钟毓秀心神领会,不感动是假的;下乡时,严如山就对她多有照顾,回来时更是,到了上京了还时时惦记她。相对而言,她仿佛没心没肺。

    “既然你已经安顿下来,那我就放心了。”严如山放下水碗起身,“我该回去了。”

    钟毓秀点点头,“我送你。”

    “不用送。”严如山摆着手走出堂屋时停下步伐,扭身看她,“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我在上京还有些人脉。”

    钟毓秀犹豫了一下,她缺铁和研究材料。

    严如山目光微虚,“缺什么尽管开口,你才到上京,地盘都没摸熟,好些东西没有人脉是弄不到手的。”

    “我缺铁,新铁弄不到,废铁也行。”

    “我有个发小在首钢,他能弄到新铁;你需要多少,我让人给你倒腾过来。”

    “可以吗?听说铁不能随意买卖交易的。”钟毓秀不确定的询问,她对这个时代的许多事情真的懵懂无知。

    严如山坚定颔首,“可以的,他在首钢有些地位,想弄点儿新铁还是可以的。”

    “那就好。”钟毓秀感激的说道:“麻烦严大哥给我弄十斤新铁吧,要是有废铁,也帮我弄些过来,我都需要。”

    “要这么多铁做什么?铁不能当饭吃还笨重;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带你去首钢找人给你做。”

    钟毓秀踌躇片刻,在严如山定定从容的目光下不得不开口,“我想做点儿研究,最近我在研究一种新型的东西;若是能研究出来,我能省下不少麻烦。”多一些时间做研究。

    见此,严如山知晓没研究出来这段时间,她不会透露口风了。

    “明天给你送过来,研究出来了让我第一个知晓,可行?”

    “那不行。”在严如山皱眉时,钟毓秀抿春而笑,“第一知晓的肯定是我呀。”

    严如山眉头舒展,俊脸绽放炙人的笑,单手背于身后紧握成拳。

    “我第二个知晓,可行?”

    “你笑起来真好看,凭你笑的这么好看,我答应了。”

    严如山轻笑出声,平生第一次对这张脸生出了几分欣悦,“说定了?”

    “说定了,等我研究出来就第一个通知你来看。”

    送走严如山,钟毓秀心情愉悦,晚饭简单吃两口;洗漱后躺在床上,回忆穿越到这一世后发生的一切,骤然发现严如山好似随性了些,与在知青点时有很大的差异。

    下乡的他时刻压抑本性,甚至压制所有的喜好,努力上工下工过的更好。

    今日见到的严如山,怎么说呢.......对了,是随性随意,仿佛放下了所有担子,身心轻松。

    虽不知严如山当初为何下乡,是凭着一腔热血,还是情势所迫?但不得不说,他的适应能力很强,换了一个地方也能过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