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55章 李云不见了

第55章 李云不见了

    三人不知怎么走出的办公室,恍恍惚惚红红火火,脑子里一直回响丁教授的话。

    不知不觉间,一个班的同学竟然生出了这么大的差距;三人难以接受,平日钟毓秀的成绩是很好,谁也没想到会好到能成为助教的程度。

    “钟同学,她,她怎么这么厉害?”习委员一脸呆滞,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原副班眨眨眼,揉搓两把脸,“我觉得我们好像跳梁小丑一样,钟同学都不和咱们说明。”

    “怎么说明?”罗班适时反问,“若是她自己说出了这些情况,我们会信几分?我们又会不会觉得她在吹牛或者炫耀?若是你们,会在那种时候说明吗?”

    “不会,我们的同学情谊并未好到这种程度。”习委员摇摇头,心下那点子不舒坦放下了。

    原副班叹息,“我也不会。”

    “她走在了前面,是我的目标,我们应该将她当成标杆,向她学习看齐。”罗班说完便走了,他要重新制定学习计划,一个必比他小那么多的小姑娘都能做这等程度的努力,他也能。

    原副班和习委员觉得很对,二人追上罗班,请求大家一起学习,共同监督。

    钟毓秀不知后续,走出校园,直奔大院;回到小楼,家里寂静无声,没了往日回来时的烟火气,郝南也不在。

    田尚国紧随其后,扫了一眼便放开了,“钟同志,李姐和郝南不在。”

    “他们有事吧,你跟了一天也累了,先休息一下;我先上楼写论文,稍后狗蛋会来做晚餐。”话音落,迈开步伐往二楼去。

    田尚国目送人消失在走廊尽头,回身到沙发上落座,脑中思虑李云和郝南的去向;钟毓秀突然把郝南留下,其中没点猫腻他是不信的。

    钟毓秀推开房门走进实验室,“狗蛋,我回来了。”

    “欢迎主人回家,主人今天回来的真早。”狗蛋拔掉充电线,走了过去。

    “学校无事。”钟毓秀到电脑前坐下,打开电脑,漫不经心的出言,“狗蛋,今天有外人到家里来吗?”

    狗蛋在她身边站定,道:“有的哦,主人,还是好多个;穿着跟郝南他们的衣裳一样,把那个常常借机上来窥探的女人抓走了。”

    “这样啊!”微怔,旋即又了然一笑,“狗蛋,李云不在,得有劳你做饭了;晚上多做几个好菜,咱们庆祝一下。”

    “好的哦,主人,坏人被抓走了,确实得好好庆祝。”狗蛋说话间隙已经转身往外走。

    钟毓秀笑了笑,视线转移到电脑屏上,打开一个小程序软件开始写论文;小电驴的论文、感应器、芯片各类论文一并都要写,先做初稿。

    楼上在忙碌,狗蛋迈着轻盈的脚步下楼,被机警的田尚国察觉,猛然回首见是狗蛋,神色松缓。

    “狗蛋,你是下来做饭的?”

    “滴。”响一声回应,狗蛋脚步未停,径直去往厨房,关上门开始做饭。

    厨房里偶尔会传出铁锅铁铲的碰撞声,田尚国在沙发上坐立难安;干脆去厨房帮忙,“狗蛋,我来帮忙,有需要我做的吗?”

    狗蛋只当没听见,它是个机器人,什么都不懂的机器人。

    田尚国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见狗蛋要洗菜忙上前接过了活计。

    “我来我来,狗蛋,还有什么需要切洗的,你先拿出来。”

    狗蛋没说话,也没回应,只是打开碗柜,将里面的面粉、肉菜都搬了一些出来;按照芯片里储存的菜谱开始备菜,一人一机器人沉默干活。

    炒菜凉菜,肉类、姜蒜葱末备好,狗蛋有条不紊的做菜,田尚国在旁边看稀奇;毕竟不是第一回见了,上一次就算没近距离看,那也算是了解一二了,对于狗蛋做菜的事儿不惊奇,就是看个稀罕。

    怪他见识少,机器人他都是在钟同志这里才见到的;机器人做饭又刷新了他的认知,往后,不论钟同志拿出什么来他都不觉得惊讶了。

    天才的大脑和他们普通人的大脑不一样,他是甘拜下风。

    凉拌白肉、芹菜炒腌肉片、宫保鸡丁、炒青菜、红烧肉,白菜炖汤。

    一个个菜出来,田尚国对狗蛋了解又增加了点儿,认真盯着狗蛋那颗铁蛋脑袋看;不知道它被记录了多少东西,好似做什么都能信手拈来,这一次加上一次的几个菜,他亲眼见过狗蛋做的十来道菜了。

    “狗蛋同志,你还会做其他菜吗?”出于好奇心,田尚国凑了上去。

    狗蛋没回应,连滴滴声都懒得响起;又不是它的主人,问了也不用回答,它是个木得感情的机器人。

    意料之中没得到回应,田尚国摸摸脑门转身走开;他脑子秀逗了,问一个不会说话的机器人。

    “严同志。”刚出厨房,田尚国一眼便见严如山从大门外进来。

    严如山点点头,“钟同志回来了吗?”

    “在楼上。”田尚国朝二楼看一眼,严如山了然,“我去看看。”

    “严同志,跟钟同志说一声,要吃饭了。”

    严如山摆摆手,表示知道了;到得楼上,在门外站定,抬手敲门,“叩叩叩.......”

    “叩叩叩......”

    没等来开门的人,严如山开口问道:“钟同志,到晚饭时间了。”

    钟毓秀将最后这篇论文最后一个字敲下,保存下来,起身往外走;打开房门,严如山挺拔笔直的身影印入眼睑。

    “严大哥,你来了,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来。”严如山道:“你忙完了吗?田同志说要吃晚饭了,让你下去呢。”

    “差不多了。”钟毓秀迈出房间,顺带关门,“走,下去吃饭,我让狗蛋多做了几个菜;狗蛋做饭还行,一会儿你也尝尝。”

    “只听说你的机器人会做家务会做饭,今天有口福了。”严如山眼底泛笑,眉目柔和。

    钟毓秀仰头笑语连连,“等会儿点评点评,不行就让狗蛋多练练。”

    “成。”

    二人相携下楼,田尚国放下碗筷,抬头看来,“严同志,钟同志,可以吃饭了。”

    狗蛋从厨房端了一盆汤走来,朝钟毓秀的方向扫了一回,手里的汤放到餐桌上,默默站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