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19章 东西送来

第119章 东西送来

    “各位教授好。”

    领着严如山走上前,先问好。

    严如山螓首问好,“各位教授好,我是严如山,毓秀的对象。”

    教授们纷纷放下筷子,齐齐看来;丁教授笑眯眯的说道:“是你们啊!来坐,一起用。”

    “好。”两人在旁侧空位上并肩而坐。

    严如山打开保温桶,将里面的菜端出来放在毓秀身前;又打开油纸包,里面有一只烤鸭和其他的肉类,如牛肉、卤猪肉之类的。随后,在几位教授的目光下,从油纸包里抽出两双筷子,送一双到毓秀手里。

    几位教授:“......”

    “你先吃着,我去打些饭来;保温桶里有汤。”说完,严如山起身要去打饭,被钟毓秀给拉住了;他不解询问,“怎么了?”

    钟毓秀从兜里掏出几张饭票给他。

    “我有。”严如山摇头走开。

    等他再次回来,手里抱着两个铝饭盒,是和食堂借的。

    一人一个饭盒,保温桶里还有一份米饭,严如山目光柔和,不似对外的冷淡疏离;对毓秀那份温柔细仔的心令人动人,也让几位教授默默感叹,现在的小年轻可真会宠对象。

    饭菜要亲自送来,筷子要亲自送到手里,温柔不多言。

    “教授们也尝尝,刚出锅的,还热乎着。”严如山对几位教授说道。

    “我老了,吃肉消化不好,你们吃吧。”其中一名教授摇头拒绝了。

    除丁教授以外的其他人也纷纷婉拒,这年头不论是城里还是乡下,都不能敞开了吃;他们哪儿有脸去吃人家的好东西?

    丁教授轻笑,调侃道:“你们都是讲究人,我不是;今天我可要沾钟同志的光了。”

    “您请,不用客气。”毓秀大方的把肉食往教授们中间一端,“各位教授不用跟我客气,以后我还要和大家一起共事,太客气? 以后我可不好找你们帮忙了。”

    几位教授这才想起来? 钟毓秀已经与他们是一个级别的了,不论职称? 还是学识。往后都是要一起共事的? 遇到了大家一起沾沾光吃顿好了也未尝不可,大不了日后再请回来就是。

    打定了主意? 他们也想开了。

    “那我们不跟你客套,沾沾你的光。”

    一顿饭下来? 彼此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好歹是吃了一个保温桶的肉菜;饭后,严如山去清洗饭盒还给食堂,丁教授和教授们不急,他们都是自带饭盒? 什么时候洗都无妨。

    丁教授笑眯眯的给他们做介绍? “毓秀啊!你可能还不认识他们,我给你介绍一下;你对面这位是冯安南教授,后面依次是成国超、方宁、林如徐,他们都留过学,他们各自带了一个班? 以后有不懂的也可以问他们。几位老哥,可得尽心啊?”

    “应该的。”冯安南头发花白? 年过去旬,面容沧桑;朝毓秀笑了笑? “钟同志,以后有事儿尽管来找我。”

    “老冯把我们的话都说了? 钟同志别怕麻烦人;我们几个老家伙老是老了? 帮点儿小忙还是能行的。”林如徐轻笑。

    方宁性子稍显沉默? 只点点头,表示赞同。

    成国超儒雅含笑,“咱们几个老家伙没别的想头,就盼着年轻一代都能如一般,尽心尽力为过效力;将咱们国家发展壮大,让旁的国家再也不敢欺负我们。你这一年来做出的成绩,我们有目共睹,我们非常欣赏你,有事儿你尽管说,我们一定帮。”

    扶持一下有才能的年轻一代,也是他们应该做的。

    他们一把年纪了,能活多久都是个未知数;钟毓秀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太多希望,甚至萌发了要活得更久的想法,培养更多如钟毓秀这样的同志。

    “那就先多谢各位前辈了,以后我做的有不对的地方,前辈们尽管训。”

    这一刻的钟毓秀乖巧又讨喜,说话还好听,把几个老教授哄得乐呵呵的;严如山回来时见他们相谈甚欢,眼底浮动笑意。

    “严同志回来了,咱们回吧,事儿多还有的忙呢。”郑教授起身道。

    其他人点点头,收拾好东西一道出食堂;只这次捎带上了严如山,到会议室后,钟毓秀将身上的药材单子交给了严如山,请他帮忙找药材,严如山郑重应了,保证尽快找到给她送到家里去。

    大家要批改试卷,严如山不是物理系的,帮不上忙便先告辞。

    送走严如山,一行人又开始忙活;至傍晚,白日布上一层昏暗,众人越好明天继续,这才下班离开学校。

    走出学校,钟毓秀一眼望见冷风中等候的严如山,纵然寒风吹拂,心底是暖的。

    “严大哥,你在这里等多久了?”

    “没多久,刚来。”严如山伸出手,“不信你摸摸,还是暖的。”

    钟毓秀看了一眼,当真伸手摸了一把,确实是暖的,“你那么忙,不用特意来接我;有郝南同志和田尚国同志在,他们会保护我的安全。”

    “忙完了才来的。”严如山说话的声音不自觉放低,听在耳中便略低哑,却有格外好听,一字一词仿佛挠在心肝儿上。

    毓秀耳朵痒痒,不自觉后退一点,顺势道:“我们回家吧。”

    “好,回家。”

    他们在前面走,好那二人在后面远远跟随;进大院后才汇合,回到家,狗蛋已经做好了饭菜,饭香扑鼻,在寒冬腊月的天气回到家,闻着香甜的饭菜,格外温馨。

    走进大厅,便见大厅内堆着好些东西,全都是用黑布蒙着的。

    “你弄来的?”侧目微抬眼睑,钟毓秀询问身边的男人。

    严如山点头,“嗯,郝同志、田同志要的东西;晌午午休时人少,我和几个兄弟带着人送过来的。”

    午休时间人少不引人注意,又有东西蒙着,能住进大院的人都懂得保密机制;看人家用黑布蒙着,自然明白是不该问的东西,就算看到了也当没看到。

    除非是与严家有仇怨的,当然,看到和另外几家的公子哥都在,就更没人找麻烦了。

    更何况,严家现在还没有接班人,之后如何,是个未知数;就算要竞争,也暂时不会把目光放在严家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