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26章 大本营
    车绕着城东转了大半圈,停在一片四合院集聚之地。

    这一片据说是以前朝廷的达官贵人才能住的地儿,现在混乱不堪,一个四合院住着许多人家。

    小车停泊在一片空旷的地儿,吴超留下来看守两辆车,车停放在外头如何能安心?何况是借的公家的车,有个闪失,他们都是要赔偿的。

    走进巷子,寒冬腊月下不见阳光,越发阴冷。

    有的四合院开着大门,一眼能看到里面的情况,院墙上挂的东西杂七杂八,有衣服、鞋袜、鞋子、抹布,总之,清洗过的东西都在那院墙上的绳子上;本来上好的院落被归置成了没眼看的垃圾堆一样。

    “可惜了。”

    严如山循声低头,便见她望着一座四合院喃喃自语,眼神里都是惋惜。

    “不可惜,这段时间有不少人拿回了院子;想来会规整的,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是吗?”钟毓秀转而点头,想起来后世资料上平反后的人,家资会归还,“你们常年混迹这一片,知道有人愿意卖四合院的吗?”

    走在前面的曹征和其他人回头看来,曹征道:“大嫂,你想买四合院?”

    “嗯,这样的院子规整好了必定雅致。”就如做闺秀时一样,每日美美的,作画下棋弹琴,悠然度日;这样的好日子,可不就正适合她养老么,“就算现在住不到,好生装修了日后休息的时候来散散心,老了过过想过的日子;这样的院子就正合适。”

    这一片多是三四进的大院子,将他们恢复成原有的风貌,赏景观花喂鱼;只想想就美。

    四人纷纷去打量周围的四合院,突然觉得钟毓秀说的很对;他们家中都是不差钱的主儿,又是混迹黑市做生意的人,一两万还是能拿出来的,买下来日后度假用也行呀。

    关键是有了自己的房子,日后不想在大院里看爹妈脸色的就可以尽情浪了。

    “大嫂,你说的真对,我怎么没想到呢。”曹征最为心动,眼底是蠢蠢欲动的光芒,“大嫂,你想买个什么样儿的四合院?我去给你打听打听。”

    “不用你。”严如山冷冷瞅他一眼,与毓秀道:“过两天有消息了,再和你说。”

    “好,我手里的钱财不少,多给我看两座;若是都好,我就都买下来。”月底了,分红也快下来了;拿出一部分做慈善,一部分用来买院子,先买下来再慢慢捣鼓。

    严如山点点头,眸光微暖,“好。”

    曹征撇嘴,“老大,你这样不行啊!嫂子想要你直接买了送给她不就好了。”

    “蠢。”

    严如山不客气,反唇相讥。

    曹征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说什么,要被这么伤害。

    “老大,你有异性没人性。”

    严如山懒得理他,钟毓秀双手交握在腹前,笑的花枝乱颤;一个活宝没跟上来,还有一个曹征。

    “好了,不管什么东西,再好都要它的主人喜欢才好;我买院子,自然是要看中、顺眼的才行。随随便便买一套房子,日后不喜欢了又卖吗?没那必要。”她又不是缺钱,要买就买喜欢的,省得以后闹心。

    “走吧。”严如山牵着她的手,越过曹征等人径直往前走。

    程明朗跟在后头,林凯也迈步跟了上去;罗三一把拦过曹征,勾肩搭背的拉着他往前走。

    曹征不满地在后头嘀咕,“嘿,你们说说老大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给他出主意,怎么还倔我呀?”

    “说你蠢,你还不信。”罗立军嗤笑,“老大跟大嫂之间的事儿咱们过问那么多做什么?人家小两口的事儿,他们商商量量来的不好吗?非要你多嘴。”

    “我.......我这不是也为了老大好么。”

    罗立军一愣,绷着脸问道:“你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曹征点头。

    “认真个屁,老大在找机会多和大嫂处呢,你凑上去出的什么馊主意,长点脑子。”罗立军颇为嫌弃的松开手,别被他给带蠢了。

    曹征懵逼,“你啥意思?埋汰我呢?”

    “后面的呢去掉。”林凯回头拍了拍他的肩头,转头又走了。

    程明朗回头瞅他,摇摇头,冷漠开口,“聪明人,总是被聪明误。”

    曹征摸着脑袋,整个人都不好了,咋回事,突然就被所有兄弟嫌弃了。

    “喂,你们的意思是我不该去多嘴呗,那我以后不说就是了;老大那点儿手段,什么时候才能抱得美人为归?你们瞧瞧现在大嫂对老大可没有那热乎劲儿,老大一个人挺热乎的。”

    “那是人小两口的事儿。”程明朗没好气。

    林凯轻笑,“行了啊!别想了,就你那点儿脑子,精明全用到生意上去了;人情世故上还是差了点儿,就算你交往了好些对象也耐不住你是个棒槌。”

    “你才棒槌。”

    曹征气得想爆粗口,又赶紧收住没真给爆出来,“我以前那些对象一个个的,只要送东西给她们,她们就能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巴不得嫁给我。”

    “嫂子是那些女人吗?”罗立军啧一声,“不是啊!老大什么眼光,你什么眼光?能比吗?”

    感觉又被埋汰了,有证据。

    被兄弟几个轮番嫌弃,曹征怀疑人生,“我交往过的对象怎么了?让你们这么嫌弃,不就是眼皮子浅了点儿,城府心机深点儿,爱耍小聪明了戴尔.......”

    不说还好,一说曹征都觉得不对劲儿。

    “我明白了,她们那些女人和嫂子大不相同;嫂子靠自己就是站在人生巅峰的人,那些女人能和嫂子比?”靠男人,和自立自强的女人自古以来就不同。

    “嗳,还算你有点脑子。”

    罗立军不阴不阳的话儿,把曹征给气的够呛,干脆不和他们说了;不就是把嫂子当成那些女人一样对待了么,至于把他嫌弃成臭狗屎么?

    人干事?

    在巷子里七拐八拐,钟毓秀认真记路,走到第五条巷子最中间那一间四合院才停下;这个四合院不算大,跟其他大型四合院一比,也就勉强算一进半的规模,在众多四合院中甚至可以说是很不显眼了。

    大门陈旧脱漆,墙体坑坑洼洼,瞧着十分破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