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 第一百四十一章:方成仙

第一百四十一章:方成仙

    “不是你怕不怕的问题,你看我也上了护罩,到了这里,连我这仙人都受不了,一旦到了那尸气源头,我如果自顾不暇,你倒下了,就是无意义的牺牲,没必要的,还得另外想办法。”王尧道。

    “不知这冥后区通向其他区域的通道口有几个?如果少的话,我们也许能想点办法先把通道口给封住,这样可以保得冥界暂时安稳。”

    “我想那古奇一定也在四处求救,只要再有仙人加入进来,就可以逐步扑灭尸气,查清源头所在了。”

    “额……我们脚下这条道是去冥务区的,还有……冥产区也有一条,我上回去接设备走过一次,还有就是冥居区也有一条,大家上班都从那里过来。”秦素一边想着一边说道。

    “一共就三条?”王尧有些愕然,他就算走这一条道,也不知经过了多少个弯道岔路,还以为这冥后区四通八达呢,所以听秦素说只有三条通道,就不禁感到意外了。

    “各区之间的主道哪里会有许多。”秦素摇头道。

    “唔,通道不多,事情便要好办些,我和晦朔一人守一条应该没问题,晦朔就让他守这条道,我去守另外一条,可……还有一条就不太好办了。”王尧皱起了眉头。

    “我去啊!”秦素道。

    “你?你怎么守?”王尧愕然看向她。

    “我就这样站在那里就行了啊。”秦素笑道。

    王尧一听,顿时恍然大悟,这秦素倒是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也替自己省了不少事情,他还在琢磨着用醒神令没法彻底阻断尸气呢,这套上“琉璃”护罩的鬼墙办法委实是高。

    “你一个人还少了些,要彻底阻断尸气,怕是要四五个……排成一排才行。”王尧笑道。“咱们说干就干,先回去把晦朔安排明白了再说。”

    当下两位匆匆从房间里出来,穿过一道道门走上楼道,往晦朔和众鬼停留的地方赶去。

    却不料两位走出拐向能源办的岔道,顺着来路还没有走过五六个弯道呢,就听前方传来了“梆梆梆”的木鱼声响。

    王尧吃了一惊,急忙加快脚步,走不多远,就见晦朔果然盘膝坐在道路中间敲着木鱼,身周笼罩着一团金光。

    尸气触到金光,无不化作丝丝缕缕的黑烟消散,那些鬼众则在晦朔身后,金光笼罩的范围之外站立着。

    “你们怎么过来了?”王尧走上前敲醒了晦朔问道。

    “啊……那……那……”晦朔乍从入定状态中醒来,脑子兀自不太清醒,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

    “上仙大人,刚才青袍大人又过来了,我们怕他又杀鬼,对圣僧不利,只好躲到这里来,这里尸气浓郁,青袍大人不敢过来,我们就请圣僧诵经,阻断尸气,勉强保个安稳。”

    有鬼在后边大声向王尧解释。

    青袍?王尧一听,那火气腾地一下又起来了,这古奇当真可恶,自己拒绝了他,就打算拿晦朔来要挟,幸而这群鬼脑筋灵活,晓得靠尸气躲藏,要不然晦朔落到古奇手上,王尧说不得只有听他拿捏了。

    “那青袍是在冥后区还是在冥务区找到你们的?”王尧问向晦朔身后那带着他们走进来的交通鬼。

    “当然是冥后区,若不是青袍大人威逼,我们根本不会挪动地方,总要等着上仙回来才是。”交通鬼回答。

    王尧皱起了眉头,看来自己要封住冥后区通往冥务区的主道,就不得不直面那青袍了,不过晦朔和这帮鬼已经离开,青袍会不会回去古奇那里复命?

    他想了想之后,还是确定应该不会,青袍惧怕古奇,没有完成古奇的任务,此刻恐怕正在楼道里转悠呢,哪里敢回去触古奇的霉头?

    “大人,现在前有尸气,后有青袍大人,我们可怎么办啊?”一个鬼突然尖声叫了起来。

    “对啊,我们怎么办呐?”

    “都怪你,好好地出什么幺蛾子,来找什么死道,结果把大伙真特么诓到死道上来了。”

    “上仙仙法通神,给大伙一人罩一个那种蛇皮罩子,咱们继续向前去就是,青袍大人指定不敢过来。”

    “拉倒吧,你以为蛇皮罩子不花钱的?上仙消耗已经不小,前方危机重重,咱们还是回头求那青袍大人开恩,放过圣僧才是,有什么罪过,我来承担,青袍大人要杀要剐,保证眉头不皱一下。”

    “对啊!为圣僧而死,实在是死得最完美了,老顾,青袍大人要动手,我先上,你可别和我抢……”

    “王……王大哥,你看该怎么做?”听了众鬼在那里吵吵嚷嚷,秦素也没了主意,转头看向王尧。

    “大伙儿呆在这里肯定不成,往前走太危险,只能往回去,先把这冥后区与冥务区的通道封住,然后再去找另外两条通道。”王尧想了想说道。“青袍交给我来对付。”

    既然“问心”对青袍有效,王尧暗忖大不了多用几次便是,总要唬得青袍不敢动手杀鬼才好。如今前有狼后有虎,想不去面对他也不成了。

    众鬼听得王尧主动承担下来对付青袍,一个个无不松了一口气,尽管为圣僧而死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但能够不死,众鬼还没有几个真正觉着遗憾的。

    当下王尧走到了队伍头里,晦朔、秦素自然而然也跟在了他身边,领着众鬼循原路返回。

    走不多远,就见那青袍正在前方楼道中间双手背在身后,来回急促地踱着步,几个手下在更远一些的地方,遥遥看着他。

    发现王尧等人和众鬼浩浩荡荡地过来了,那青袍便停下脚步,转身面对着他们。

    “月老大人,我家大人发话了,月老对我冥界有任何要求,咱们等这事情结束了,都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只请大人抓紧去关闭阴气上行阀门,如今那里已经消息断绝。”

    “我家大人正在密切和楼上保持联系,一旦楼上发现尸气痕迹,那可就大事不好,到时候说什么可就都晚了。”青袍看王尧领着众鬼靠近,便大声喊了起来。

    “楼上的先不去说他,却不知你家大人如何保证本楼层的安危?”

    王尧一边说一边先给自己套了一个“好人”,又调出了仙术“问心”,打算问明白这青袍最关心的是什么,只有从他最关心的着手,才能让青袍敢于不理古奇的命令,对他们放行。

    “大人自有妙计保得本楼层无恙,却不是我等可以过问的,大人身为本楼层楼主,自不会对本楼层坐视不理。”青袍摇了摇头说道。

    “却不知青袍大人把那方成仙是安排在了本楼层还是送去了楼上?”王尧微笑着问道。这方成仙自然就是“问心”的效果了。

    那脑中钩子另一头出现的,是这青袍驮着个小鬼,正在地下爬动的画面,一边爬那青袍还一边仰头叫着。小鬼头边一行小字显示“冥界小鬼方成仙”。

    王尧猜测,这冥界小鬼方成仙十有八九便是这青袍生的,看来所谓舐犊之情在哪里都一样,这青袍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本将在零号楼层任职,犬子当然是和本将在一起了。”青袍愕然看着王尧,不明白他究竟怎么知道了自己儿子的名字。

    要知道,作为冥界所生的小鬼,可并不像人界那样受到无微不至的关爱,毕竟小鬼生下来,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平衡六界生灵的数量,如果六界生灵增长迅猛,小鬼立刻便要投生。

    相反,如果六界生灵总量在缓缓下降,那小鬼就成了冥界的储备,说白了也就比废物好一点,毕竟小鬼无法长大,始终是三、四岁的幼儿般大小,他们不仅没办法努力,许多事还需要其他鬼来照顾。

    如果这方成仙不是青袍的儿子,只怕早就被冥界安排投胎了,也不知是去做鸡还是做鸭,估计成了轮回鬼,又重新回来冥界开始缴纳五险一金,为冥界做贡献了也有可能。

    青袍心疼这儿子,自是不忍他投胎禽畜,可如今鬼口紧张,青袍来零号楼层任职,倘若楼上的管事鬼为了完成禽畜的投胎指标烦恼,乘着青袍不在,直接送方成仙去做了鸡鸭,青袍哪里能够接受。

    而且那楼上的管事,青袍更是得罪不起,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把儿子带在身边,每日看着最是放心,他计划着攒够一笔钱,也送那方成仙去投胎人界一个好人家,毕竟身为小鬼,终究还是要去投胎的。

    至于投胎做仙人,机会实在太过渺茫,哪怕是阎王、鬼王生的小鬼,恐怕也得等上不知多少年,才能落下一个机会。青袍给儿子起名方成仙,倒也只是寄托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

    “青袍大人心疼爱子,如今尸气来袭,大人定然是为爱子做了万全准备了,却不知大人做了哪些准备?”王尧继续笑着问道。

    “这……犬子还不是和本楼的鬼众一样,哪里又有什么万全准备了?”青袍愣了愣说道。“那尸气与空气混在一起,无孔不入,一旦沾染,自身立时成为新的尸气源头,最是难以防范。”

    “却不知上仙又有什么妙法,可以保得犬子安全?”自从得知本楼层出现了尸气,青袍就在担心这事呢,只是古奇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又忙得不可开交,电话几乎就没停过,所以他也不敢多问。

    如今王尧问了起来,这月老大人毕竟是上仙,手段办法自然不是他一个蜗居在冥界的鬼将可比,所以情不自禁就向那王尧问计。

    王尧等得就是他这一问呢,原本以为还得费些唇舌,却不料“问心”的效果实在太好,他只问了对方两句,青袍就主动上钩了。

    “为今之计,首先是要阻断尸气从冥后区进入本楼层其他区域的通道,我有手段可以做到,打算先从这冥务区开始,但是必须在冥后区通往冥务区的主道上设立卡口。”

    “所以还请青袍大人行个方便,让出路来,这里封住了,我自会去冥产、冥居两区与冥后区的主道施法,如此一来,不仅贵公子可暂保无恙,便是这楼层的所有鬼口也能暂时安全。”

    “只等古奇把仙人请来,就可以循着三条主道往里进去,彻底扑灭尸气源头,你看我这方法可不可行?”王尧问道。

    “三条道怕是不够?上面还有一条风道,虽然冥务区的鬼在察觉到尸气后,已经第一时间关闭了送排风电机,但是时间一久,尸气还是会随着风道进入,若是想彻底封死尸气进入,风道便不能漏掉。”

    青袍听了王尧所说,皱着眉头往天花板指了指,又补充道。

    “风道?”王尧吃了一惊,心道自己当真是糊涂了,这么大的大楼,如果没有通风设备,哪里能够保证空气流通、温、湿度适宜?

    还好有青袍,不然他们热火朝天地封了三个道口,却让尸气通过风道感染了整个楼层,他们岂不是白忙活了?

    “可是……这……维护本楼层安全,自有楼主大人操心,上仙如此一来,岂不是就不能去三通中心了?”青袍紧接着却又犹豫起来。

    “你说楼主大人自会维护本楼层安全,可你有没听那古奇做了什么具体安排?”王尧问了青袍一句,紧接着劝说起他来。

    “去关闭阴气上行阀门,自是为了保全阎王、鬼王等诸位冥界大人的安全。可你也知道,那些大人境界高深,手段了得,自有办法可以暂时抵抗尸气侵蚀。”

    “可那些如方成仙之类的普通鬼,他们境界低微,自顾尚且不暇,一旦遇到尸气,岂不立刻沦陷?孰轻孰重,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

    听了王尧的话,青袍双眉紧蹙,他确实没有听见古奇做什么维护楼层安全的具体安排,老实说,也没得安排,遇到这种事,只能靠神仙来帮忙。

    他倒是听见古奇找办事处的仙人来着,可好像不太顺利,弄得大人脸色不是很好看,却不料接了个电话,得知月老在冥后区,大人又急忙和月老联系,紧接着就派他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