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01 封闭状态
    无边的黑夜中,一轮苍白而硕大的月挂在当中。

    陈旧的古堡内,叶芊芜失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大滴大滴的汗水自其额上冒出,蜿蜒流下甚至有几滴已经淌进了她瞪得滚圆的眼睛中。

    酸涩的痛意席卷而至,可叶芊芜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一双杏眸瞪得硕圆无比,乌黑的瞳孔清晰的反映出阁楼外的场景——那里有着一套迅猛无比的机械人。

    叶芊芜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它构造无比精良而不留余地,任何被打到的人都会粉身碎骨。

    机械人的浑浊的眼球茫然地转动,昭示着它其实并不能看见前方的物什。

    可是叶芊芜知道,哪怕这东西看不见,这间硕大的古堡内却无一人敢与之对视——谁也不敢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

    “可恶!”一声怒吼响起,最先顶不住的是叶芊芜身边一个穿着靓丽的女人。

    她脸上也满是豆大的汗滴,全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

    “滴答,滴答……”

    是汗珠淌下的声音。那女人怒吼了一声,猩红的双眼预示着她濒临崩溃的情绪:“我受不了了!不管你是谁!我要出去!放我出去!”

    说着,那女人脱下高跟鞋,拖着自己沉重的身子一步步的向着那机械人冲去。

    机械人歪了歪头,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茫然的表情像是一个懵懂的孩子。

    忽得,机械人抬起手臂,发出一道刺目的冲击波,瞬间涌向了她。

    “呃……”

    那女人僵硬地站在原地,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她双手上青筋暴起,软塌塌地,直接从四楼掉了下去。

    躲在桌子下的叶芊芜努力咬住下唇,努力阻止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音。

    ——那个叫莫娜的女人是她刚认识的,就这么眨眼的功夫,人就没了!

    机械人侧了侧耳朵,它的目光又看向了叶芊芜的藏身之处。

    叶芊芜慌忙垂下眼睛,在心中祈祷着。

    寒冷的月光洒下来,叶芊芜的手慢慢的从嘴上松开,滚烫的眼泪无声的落下。

    ——她甚至不敢哭出声,哪怕双腿已经酸麻得像是被万虫啃咬,叶芊芜还是努力地忍着。

    谁让她贪财呢?

    若不是为了那一万块奖金……

    “咚——”

    破旧的钟鼓被敲响,像是丧钟一般,却让包括叶芊芜在内的幸存者都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们还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根据前两次的经验,每次钟声响起,机械人必然会暂时消失一段时间。

    但饶是如此,却依旧无一人敢做那第一个出头鸟。古堡依旧静得可怕,隔了良久良久,沙沙的声音再次响起。

    叶芊芜悬着的心陡然紧张起来,那、那东西又出现了?

    “呼……”轻微的呼吸声。

    原来是藏在柜子里的中年大叔实在憋得受不了了,这才了掰开一条缝儿。

    古堡里空荡荡的一片平静的死寂,那东西,确实已经走了。

    人们陆陆续续地是从藏身之处爬出来。

    刚才体力和精神都绷紧到了极点,耳环女生拉着男朋友不住哭泣,而躲在窗帘后边的珠宝妇人则直接虚脱在地。

    “我去!这是谁设的局!别让我知道!”中年大叔破口咆哮,掏出手机就想打电话,然而手机一格信号也没有。

    “设局?不是试镜吗?”

    年轻男人捂着胸口热汗还未消,三天前,他在街头被星探,约定在此试镜,本以为来这儿做明星的美梦,没想到等来的是一场噩梦。

    其余众人也面面相觑。他们来此的目的并不统一,年轻男人来试镜,中年大叔却说他是收到邮件过来看地皮的。而叶芊芜却是来此应聘的,为的是密室四天体验的高额酬金。

    “这太过分了,肯定是为了什么卑劣的目的!”年轻男人脸上一副恍然的神情,愤怒地下了结论,“用不同的谎话骗人过来,就是为了把我们困在这里!”

    年轻男人提起这两个字眼众人才想起来逃跑,然而古堡的大门却被一条铁锁牢固地扣着,只留细细的钥匙孔。没有钥匙,谁也不可能破门而出。

    “难道我们留下等那玩意儿再出现吗?”珠宝夫人呜呜哭了起来,“这么耗下去,就算不被那东西发现,也得被累死……”

    在那团冰冷的机械人面前,人类根本就像蝼蚁一样弱小。想起那个叫莫娜的女人……叶芊芜不禁打了个冷战。

    蓦地,寂静的大厅里响起一个冷漠、金属般的声音,吓了众人一跳,

    “欢迎来到古堡‘白与夜’的游戏。”

    “什么东西?”

    叶芊芜的心脏猛然间收缩了一下。

    “在那儿,在那儿!”人群急切地追寻着声音的来源,年轻男人大喊一声,手指指向高处的一个暗角。众人望了过去,黑暗中,隐约有一个收音机的轮廓。

    众人一片哗然,中年男子暴怒着就要去拆了收音机。然而收音机几乎挂在古堡的穹顶上,角度清奇,即便是挂着梯子也很难够到。

    “别乱动,”叶芊芜低声道,暴躁根本于事无补,事情绝不会拆个收音机那么简单。

    黑暗中的收音机像是能洞悉所有人的心理,等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才继续发出古怪的机器音:

    “欢迎来到‘白与夜的游戏’,为期四天。请善于利用同伴,协作集齐五枚钥匙。此外,‘处罚者’就在你们之间,将每晚淘汰一人。请大家努力,第一夜安全。请不要损坏公物或触犯规则,否则即被淘汰出局。”

    收音机的口音很怪,宛如高考听力只放一遍,在如此紧张的环境下,叶芊芜很难把每个字都记清楚。

    况且,这收音机说的是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话。

    “麻巴的,有罪之人,什么叫有罪之人?”一强壮男人眼睛布满疲惫的血丝,铁塔般的身躯在月光下留下一道漆黑的影儿,“不声不响地把人骗到这里,就是为了玩这莫名其妙的游戏?”

    规则已经明了,所谓的“处罚者”就是刚才众人见到的那机械人。相互望去,人人都是一副无辜而惊恐的神色。

    “它说,说,那东西就是我们之间……”耳环女生抱头崩溃,几乎是带着哭腔,“如果找不到钥匙,我们都得遭殃!”

    叶芊芜深呼了好几口大气,强迫自己狂乱的心跳冷静下来。

    “先别急着哭,”她银牙紧咬,嗓子已经喑哑得不像话,“我刚才听见,第一夜是安全期,起码我们现在是安全的。只要我们在下一个夜晚来临之前找到钥匙,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对手在暗,众人在明,出是出不去了,只能寄希望于赢得这场游戏。

    现在这节骨眼上谁也没心情睡觉,但是刚才的战斗委实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好几个人到现在还虚脱着。

    “水,水……哪怕给我一丁点也好……”珠宝妇人毫无血色的脸上像是覆了一层釉,嘴里喃喃念叨着,气息一阵低过一阵。

    然而食物并不是什么难题,刚才众人躲藏的时候,就已经看见储物间有许多红葡萄酒,还有成排的沙丁鱼罐头,甚是诱人。

    不过,主办方连处罚者都放出来了,怎么会那么好心准备这些吃食?

    “老子可不敢吃,万一有毒,岂不是直接gameover了?”中年男人虽然他也饿得够呛,惜命的念头还是占了上风,“我可不先吃。”

    珠宝妇人舔了舔舌头,脸色苍白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那一对年轻情侣的眼神也飘忽不定,似乎等着有个人先去试试毒。

    还有四天的时间,人不吃东西根本是不现实的……叶芊芜心里想得分明。

    正当此时,那个看上去胆胆怯怯的高中生却忽然站起身来,先一步开了一罐沙丁鱼。

    也不知道高中生是真傻还是饿疯了,他大口吞了下去,见众人都诧异地盯着他,耸耸肩,解释道:“我、、我听说第一夜安全,这些东西,应该也是没问题的。”

    中年大叔率先反应过来,见高中生吃了没事,奔过去抢了四五个沙丁鱼关头。年轻男子等人也不甘示弱,各自开了一瓶葡萄酒。众人都饿昏了眼抢成一团,倒没高中生什么事了。

    食物的冲击暂时缓解了人们的焦虑,然而古堡冰冷的瓷砖和黑壁却提醒着每一个人,眼前的困境仍是不得丝毫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