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02 照片
    稍缓了体力,众人顾不得喘口气,就马不停蹄地开始找钥匙。

    天知道可怕的“处罚者”什么时候再冒出来?

    众人草草分了组,中年大叔叫赵有志,珠宝夫人叫许芸,两人本来认识,赵有志就是许芸的私人司机,便顺理成章地一组了。

    那一对情侣男的叫陈柏德,是个富二代,女的叫钱雯雯,都是m大的学生。还有一个畏畏缩缩的女生,叫朱宜欣,也是他们同学。这三个大学生一组。

    至于刚才勇吃罐头的高中生,是个十五岁就上大学的小天才,叫夏允冰。叶芊芜和他一组。

    剩下两个成年男人一组,纹身男叫陈振江,邋里邋遢的瘦子叫王威,是个无业游民。为了防止再出什么意外,莫娜的躯体也由陈振江他们先搬进来再说。

    古堡只有三层,为了尽快找到钥匙,除了王威和陈振江之外,每一组负责一层。

    这是规则正式生效前最后一个平静夜晚了,时间弥足珍贵,最怕的就是互相猜忌。因为吃沙丁鱼罐头的事情,叶芊芜对同组的高中生少年打消了几分顾虑,虽说不上是好感,总算是不排斥。

    不过,其他组就未必了。能看得出来,陈柏德、钱雯雯、陈振江、赵有志这几个人似乎都互相认识。然而,他们互相看对方的表情,绝对说不上是友好。

    若是谁在背后捅刀子……叶芊芜很难再想下去。

    楼梯因为常年浸泡雨水变得腐朽难行,夏允冰刚才就差点踩空,这厢扶着栏杆步步谨慎前行。

    叶芊芜走在前面,没费多大力气就发现卧室的柜子里有个小妆匣,锁是虚挂在上面的,轻轻一推就能打开。

    “夏……?你快来看看,这里有情况,”叶芊芜尽量压低了嗓子。

    夏允冰闻声加快了脚步,忽然间,他后面多出来一个人影,吓得两人俱是脸色一变。仔细一看,居然是m大的那个沉默胆小的女生朱宜欣。

    叶芊芜下意识地用身体挡住刚发现的盒子。

    “朱……宜欣?你不是陈柏德他们组的吗?”

    朱宜欣见二人用惊奇的目光看着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阴阴柔柔地开口:“我……我好害怕,我跟柏德学长他们走散了,看你们正好在三楼,就过、过来了。我……能不能跟你们一组啊?”

    朱宜欣哭得梨花带雨,寻常男人都很难拒绝,夏允冰一时看愣了。

    “临时换组……这不好吧?”叶芊芜的第六感告诉自己朱宜欣肯定有问题,但片刻之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于是只好委婉地拒绝,“你也知道这游戏规则要命得很,爱说嘴的,还以为有什么猫腻儿呢。”

    朱宜欣顿时哭起来,推开窗户闹着要跳下去。

    夏允冰这小男孩果然中招,上前安慰道:“好吧好吧,人多力量大,你跟我们组就跟我们一组,有什么大不了的。”

    临近破晓,周围光线迷雾般地黯淡,朱宜欣飘忽的眼神儿仍瞥到了她身后的东西。

    “叶姐姐,你身后是什么?”

    叶芊芜着实觉得这女人有古怪,便随便抓起梳妆台上的一把梳子,语若平常地说:“嗯?你说这把梳子吗?我在想,梳子的形状就很像一把钥匙,会不会主办方在梳子里作文章?”

    夏允冰信以为真,忙把梳子抱起来查看。朱宜欣疑惑了半晌,委委屈屈地嘟囔道:“你们是不是当我是‘处罚者’?绝对不是的,那么可怕的机械人,我一看就双腿打颤。柏德哥哥凶我,难道你们也不相信我吗……”

    叶芊芜心想你谁呀,才认得你不到半天,相信你才奇怪了吧?

    初日的晨曦渐渐从窗棂中透进来,约定汇合的时间快要到了。叶芊芜猜想那盒子里定然有什么重要的物什,不欲跟朱宜欣分享,便催着两人早点去一楼大厅汇合。

    朱宜欣慢吞吞地走在后面,目光游移不定,叶芊芜也由得她去。

    来到一楼大厅,陈振江和王威的面色同样不好,一问之下才知道,王威这无赖偷奸耍滑,硬说自己的老风湿犯了,搬运莫娜的重活儿几乎都是陈振江一人干的,叫人好不厌烦。

    其余赵有志、陈柏德这两组也陆续归来。众人面色各异,俱是失魂落魄,两手空空。

    “麻蛋,老子把地皮都快掀起来了,连个钥匙毛儿都没看见……”赵有志肥胖的身躯一起一伏,显然是累得够呛,“能不能来个痛快的!”

    “所有组,都没找到什么吗?”陈柏德问道。

    众人一片沉默,许芸垂泪,赵有志呆在墙角生闷气。

    陈柏德耸耸肩,飘忽的眼神从朱宜欣身上一扫而过。

    朱宜欣垂眸,黯然地扣了扣手指,“我们组也什么都没找到。三楼的梳妆台上,除了一个神秘的盒子,再也什么都没有了……”

    盒子……众人立即捕捉到了朱宜欣话中的字眼。

    “什么盒子?”赵有志粗枝大叶地质问叶芊芜。

    陈振江本就没好气,闻言顿时眼中露出凶光,“怎么,你们组找到了东西却不说出来,是想独自逃出去?”

    叶芊芜把手臂的肉都快拧紫了,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

    原来朱宜欣根本就不是跟陈柏德那组吵架了,而是陈柏德特意演了一出苦肉计,把朱宜欣派过来当奸细,就是为了防止有组私吞宝货的。

    钱雯雯脸上一脸不悦,想来也被陈柏德以同样的办法派到赵有志那一组卧底了。唯有陈振江和王威负责搬莫娜,没有什么好监视的。

    “你、你不会就是主办方吧?”许芸惊恐地指着叶芊芜,同时后退一步,这女人快要神经衰弱了,“求求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什么都没有做!凭什么受这种罪啊?”

    夏允冰见状一脸疑惑,眼神似乎也在问什么盒子,他怎么也不知道?

    叶芊芜被朱宜欣这女人算计了一把,着实是恼恨交加,眼下只得反水道:“盒子?对了,恍惚间我是看到过,不过朱宜欣恰好过来大哭一场,把思路全给大乱了。这会子想起来,确实是很可疑。”

    陈柏德等人狐疑的目光转来转去,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叶芊芜没办法,只得带着众人来到了三楼。

    赵有志冲在最前面,七手八脚地就打开了盒子,里面果然躺着一枚黄铜打造的钥匙。

    赵有志得意地把它攥在手里,冲叶芊芜口沫横飞,“老子说怎么找不到,原来是被你这小蹄子藏起来了,等出去再跟你算账!”

    陈柏德和陈振江两人都想把钥匙从赵有志手里抢过来,三人推搡成一团,还撞倒了旁边看热闹的钱雯雯。

    夏允冰走近那盒子,“咦?你们先别打了!这里面还有东西!”

    叶芊芜之前也不曾打开过盒子,此时看夏允冰手里拿的,乃是一张泛黄黑白老照片,大约只有三四寸,表面皱皱巴巴全是裂纹。

    只见照片上是一个稚龄的小女孩,抱着一只皮球,对着镜头竟却都无一丝笑容。细看之下,模糊眉目间甚至有种阴郁之气。

    背面,写着一行铅笔字:卒于4年4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