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05 规律失效
    叶芊芜随便吃了两口东西,嘴里味同嚼蜡。她现在脑子里有千般万般的思绪,可就像是一团乱毛线缠在一起,根本分不出孰真孰假。

    方才,就在陈柏德等人大惊失色的一刹那,她也电火惊石地想起来那照片上的小女孩究竟是谁了。

    两个月前,她明明见过这个人。

    她当时正在咖啡馆兼职刷碗,忽然有个满脸凌乱的女孩慌慌张张撞到她,嘴里含糊不清,竟是不断地求救。

    叶芊芜当时就很诧异,老板娘莫娜却说她是个疯子不要理会。现在想来,莫娜当日一定是隐瞒了些什么,那求救的女孩确实就是照片上的人……那张照片的背面,又写着分明的一个“卒”字,难道那个女孩,竟然出了什么事不成?

    巨大的痛感和负罪感浮上叶芊芜的心,如果那日她管了这场“闲事”,会不会今天她就不用参加这场残酷游戏了?

    可惜时间不可能倒流……

    正在沉思间,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叶芊芜几乎吓了一跳,身后的夏允冰也吓了一跳,满脸疑惑,“你怎么了,独自一人对着墙角发呆?”

    叶芊芜摇摇头。

    她定了定神儿,又看向四周,许芸愁眉苦脸地散在角落里吃罐头,陈振江则警觉地靠在墙边小憩,所有人看起来都疲惫到了极点,静静等待着日落的降临。

    虽然今天钥匙上写的名字是陈柏德,但并不意味着旁人可以完全放松警惕。

    “这人,”陈振江没好气地骂了一句,“原本是他非说今夜所有人都待在客厅里,这会子他自己倒回房睡大觉去了?”

    陈振江的骂声空荡荡的大厅里回响着,谁都知道他说的是陈柏德。陈柏德这家伙贪生怕死,约好今晚众人都守在客厅谁也不准离开,可是暮色将至,这家伙上楼后就再没下来过。

    不知怎地,一向胆小怯弱的许芸主动提出上去看看。然而她还没走上楼梯,就听到钱雯雯“啊——”地一声长喊,失魂落魄地从楼梯上跑下来,手里**的全是鲜红。

    陈振江几乎条件反射地蹿了起来,叶芊芜见此情景也头皮发麻,只听钱雯雯的嗓子犹如一个破风箱子,脸上万般悲恸地说道:“不、不好了,那东西又、又出现了……”

    听到钱雯雯之语,在场的人均是面无人色,不过转瞬间就意识到事情仿佛不太对。

    钱雯雯双眼发愣、两眼充血地站在楼梯的最高处,若是那听觉极佳的机械人真出现了,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叶芊芜冒了一身冷汗,随即低声道:“什么情况……”

    许芸六神无主完全愣在了当场,后面的陈振江等人已经顾不得听钱雯雯解释,三步并作两步飞兔似地奔向了二楼。

    此时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来,古堡中却黯淡得像一口黑棺,充满了危险和死亡的可怕气息。

    叶芊芜心中惶惶,却怎么想也觉得不对,按照以往明明只有深晚处罚者才会动手伤人,这天还残余亮色,怎么就有伤亡者了?

    更让叶芊芜震惊的是,倒下的那个人并不是陈柏德。

    第二枚钥匙上写着陈柏德的名字人人皆知,然而昏暗的房间中,倒在地上的人却是朱宜欣。她脖子上脖间汩汩,染红地板,残余的体温还未褪去。

    钱雯雯双腿发软,扶着门板惊恐万状地重申,“就在刚才,我和柏德哥,还有朱宜欣正在屋里谈事情,忽然间……衣柜里、就冒出来个黑影,一瞬间的功夫,就飞上了朱宜欣的脖子,我和柏德想救已经来不及了……”

    陈柏德也沾了满身的猩红,他脸色乌青,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已经疯了,只知道不住地点头。叶芊芜蹲下来一瞥之下,看见他手心里还死死地攥着一张濡湿的纸条。

    “shift,”陈柏德估计也吓傻了,有点大舌头,牙缝儿里挤出的一句芬芳都发错音了。

    夏允冰好奇地打开了害了朱宜欣的那衣柜,里面除了掉漆的铁皮却什么都没有。

    此事大举超出了叶芊芜的意料。她本以为钥匙上的名字就是主办方的下一个目标,可是如今看来确实疑点重重。

    陈柏德瘫坐在地上虽然显得有点无助,但是看他那气色,仿佛有恃无恐,倒比之前好了许多。

    是她的错觉吗?

    “好端端的,也没有丧钟的声音,机械人怎么会突然冒出来呢?”许芸惊魂未定地淌着泪水,“要是再忽然冒出来,可怎么是好?……”

    “麻巴的,这挨千刀的主办方耍人,”陈振江原本也以为今晚陈柏德难逃一死,没想到节外生枝出了这么一出,他倒有点拿不定主意了,“我看、剩下还活着的人还是聚在一起吧,谁、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

    事情着实始料未及,叶芊芜一时也脑袋空空。

    夏允冰拉了拉她的袖子,叶芊芜以为他是害怕,没想到夏允冰把她引到角落,低声道:“有人在说谎。”

    叶芊芜顿时看向他。

    夏允冰此时的目光仍是清澈无两,与她径直四目相对,“你不觉得奇怪吗?钱雯雯说有东西袭击了朱宜欣,可这是一个死循环,除了她自己和陈柏德,没有人能证明。”

    叶芊芜沉吟了片刻,“你的意思是,之前探索出来的规律并没有错,是钱雯雯和陈柏德故意设计害了朱宜欣?”

    夏允冰耸耸肩。

    夏允冰的话有种触及心弦的感觉,仿佛正好也是她潜意识里所想的。

    叶芊芜第一次觉得这个毫无心机的少年并不简单。

    尽管如此,她还是不能完全信任任何人。她甩开夏允冰的手,语调尽量不带任何感情,“这只是你的猜测。”

    夏允冰冷笑了一声,“你别忘了,主办方说过,‘处罚者’就在我们之间。”

    眼前这个少年仿佛变了个人一般,倏然用一种寒冷如霜的语气警告着叶芊芜,连他素来和善的眸子也锋芒毕露。

    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你爱信不信吧。”夏允冰低声说了句,随即他很快恢复了平常,状若无事地回到了众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