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10 花园驿站—《新手教程》完

010 花园驿站—《新手教程》完

    叶芊芜离开古堡,手里拿着信封往前走着,脑子里空荡荡的。

    信中只告诉她往前走。

    她应该是没走多远,一座硕大的花园建筑就出现了。

    花园没有栅栏,叶芊芜走在石子路上,像个刚进城的乡下人一般瑟缩。

    周围是扑鼻的暖流和蔷薇花丛,花丛间摆满了桌椅和茶点,衣着年龄各不相同的人们,有的背着笨重的背包像旅者,有的跨着眼睛像科学家,有的像运动健将,有的金发碧眼……他们在一起一片和谐,休憩品茶。

    鸟语咿呀,暗香浮动,好一片温馨惬意的伊甸园。

    这里,就是冒险者乐园吗?

    叶芊芜嘴角滑过一丝释然的微笑,她不知道多久没活着这么温暖的阳光下了。

    一时之间,不禁觉得暖意流遍周身百骸,只想把桌子上诱人的茶点全吞下肚去,再伸个懒腰,睡上三天三夜。

    “是叶芊芜女士吗?”背后忽然响起一个温朗的男声。

    叶芊芜头发凌乱得像鸡窝,脸上尽是泥土和血迹,倏然回过头来,倒吓了那男子一跳。

    “我……是。”

    叶芊芜不知说什么只得这么答。

    那男子面容和善,眉宇间更有种俊朗之气。他笑了一下,摘下头上的贝雷帽浅浅一鞠,抬起眸子说道:“我是夜斯.菲儿曼斯利.赛罗得弗,是尊敬的赞助人阁下特意派来接应你的。”

    “夜……什么弗?赞助人又是谁?他……为什么要帮我?”叶芊芜的眉毛蹙在一起。

    他轻若羽毛似地一笑,“你要是记不住,叫我夜弗就行。至于赞助人阁下……”

    说着他从背包里找出一厚厚的笔记本,里面勾勾画画,找了半天,“叶芊芜女士,冒险者乐园新星,最高战绩击杀xs007,获得刀刃灵柩钉,目前世界状态为空。我说得没错吧?”

    顿了一顿,他似感慨地叹息,“虽然xs007是比较下三滥的冒险者了,但你作为新手就能把他给拿下,也算是新人中成绩不错的了。”

    叶芊芜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问道:“这里,就是冒险者乐园吗?”

    夜弗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嗤笑一声,“当然不是,这座花园,只是来往冒险者休息的一座驿站而已。你现在只是初级冒险者,想去真正的冒险者乐园,还远得很呢。”

    叶芊芜摇摇头,她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决斗,体力和精神几乎都是负数,根本就听不进去任何东西。

    夜弗一拍脑袋,“瞧我这记性,你刚从试炼场回来,肯定是又饿又累。走,我先带你泡泡温泉,然后换身体面的衣服。至于下一个试炼场的事情。咱们不急。”

    按照夜弗所说,叶芊芜可以在这座花园驿站里呆上五天,再慢慢悠悠地前往下一个世界。

    从下个世界开始,难度系数将直线上升,不可能再想新手教程这样友好了。

    叶芊芜泡完温泉后又沉沉地睡了一觉,醒来精神抖擞。花园驿站温泉的水似有奇效,之前被夏允冰刺的伤也飞速般地愈合了。

    正餐是三层奶酪花椰菜面包,一瓶果酱,一份煎培根、一条油脂熏肉、新鲜的蔬菜沙拉,最后还有叶芊芜自选的芦荟果汁……不可谓不丰盛,叶芊芜狼吞虎咽下去,只觉得吃不过来。

    夜弗拿起餐巾纸为她擦擦嘴角的奶酪,表情有点心疼,“难为你了。在那个不见天日的破地方关了那么久,谁都气得想骂人。不过依赞助人阁下的意思,只要这样相对超纲的新手教程才能遴选出真正有价值的人才,想来你就是那个人。”

    叶芊芜把正整整一大杯果汁灌下肚子,才问出那个盘踞在她心头很久的问题,“赞助人……是谁?”

    夜弗神神秘秘地摇了摇手指,表示赞助人身份贵重,他的身份不能随意窥探。他今后有什么指示,也会由夜弗一并传达的。

    夜弗对她讲,既然有赞助人的栽培,那么今后她在闯荡冒险者乐园的路上,将会事事顺风,还会每月都得到一笔价值不菲金币。

    流连这座花园驿站的许多人都是孑然一身,想有人赞助还来不到。叶芊芜算是其中幸运的一员,这才刚过了新手试炼就傍上了靠山。

    叶芊芜手里的叉子慢了一慢,“那么,赞助人……想要我做什么?”

    夜弗说道:“很简单,不断向他证明你的价值。”

    *

    三天以后,叶芊芜的体力完全恢复过来。夜弗见她精神日渐抖擞,才从刚才的厚笔记本里抽出十二张卡牌。

    那些卡牌排成一排,被整齐地平方在桌子上,从第一张的完完全全的白色过度到最后一张的纯黑。

    夜弗解释道:“这是冒险者乐园的十二种世界观,分别代表着过去、现代和未来。现在我们所处的驿站非实非虚,不属于任何一种。你需要从中任意选择一张,无论是哪一种,尊敬的赞助人阁下都会矢志不渝地为你提供支持。”

    叶芊芜对所谓的“冒险者乐园”所知还甚少,这平白无故的,叫人无从选取。便问夜弗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主要是生存环境、难度系数什么的。

    没想到夜弗回答得很决绝,“不能。再你翻开任一卡牌之前,我也不能预测选择之后的结果。”

    叶芊芜见卡牌之间除了颜色没有任何不同,偏生得夜弗又不肯帮忙,只好闭着眼睛选了一张。

    夜弗拿起她选的那张卡牌,脸上阴晴不定,琢磨了一会儿,说了许多她听不懂的话。

    “红心爱司与黑桃皇后分庭抗礼,嗯,黑白分明,厄运中带着一线生机,生机中又蕴藏着巨大的厄运……看来,你要面临很严峻的考验了。”

    叶芊芜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我氪金,重选一张,行吗?”

    夜弗的跨在鼻梁上太阳镜差点掉下来,“你说什么呢……氪金?哈哈,你要把这当游戏副本的话,倒也不是不行。不过重选,嘿嘿,应该是不行的。”

    看来自己还真是玄不改非氪不改命呢?叶芊芜腹诽了一阵,见夜弗仔仔细细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上面一应写着:

    止血药、金币、压缩饼干、功能饮料……

    “这是……”叶芊芜不禁愣了。

    “你选的世界是‘变种魔药’,我只是大致帮你准备准备。剩下的几天里,你自己看看需要什么,都可以一应加进来。”

    接着他又宽慰她说,“好啦,也不用有太多的心理负担。我作为向导,会和你共同进入场景的,并且向你时时传达赞助人阁下的指令。只要按部就班,相信你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叶芊芜缓缓看了他一眼,勉强露出一个礼貌性的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