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24 电动蜻蜓
    废弃厂房里呼呼吹风,电动螺旋桨的声音一扇一扇的,在这种荒废了五十多年的地方听起来恐怖极了,众盗也意识到事情有几分不对劲儿。

    那种声音……绝对不像是人类社会的任何元素能发出来的。

    黑哨踹了一个小弟一脚,“你,还不出去看看?!”

    那小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浑身起了一层毛栗子,却又不敢不遵从老大的命令,猫着腰颤抖着探出了脑袋。

    然而他的身子还没完全探出铁门,猛地,就像被一股巨力生生吸了出去一般,“咣当”地一下,然后就是密密麻麻的骨骼碎裂之声。

    “啊!——”

    在场众人目睹这一幕无不吓得魂飞魄散,只听门外螺旋桨扇动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带着某些奇异的声波,似乎下一秒就要破门而入。

    渊哥认定了是叶芊芜在搞小动作,怒火已经积蓄到了极点,拿着小刀就朝叶芊芜冲过来。

    “不是我,”叶芊芜下意识躲避,“真的不是我……你、你们老大刚才杀了变种小蜻蜓,这一只估计是它的老大,过来报仇来了……”

    渊哥仍然咬牙切齿地瞪着叶芊芜,他显然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只听,“砰砰砰”三声冲击波,暴怒之下的黑哨已经朝那东西开了火。

    然而人类的武器似乎对这非自然生物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惹怒了它。

    只听它对天嘶吼一声,随即庞大的身躯朝二层楼撞过来,直直把废化工厂的顶棚盖子给掀飞了。

    又是一阵剧烈的地震,顶棚上的土渣、瓦片、石块、木屑如倾盆大雨似地向下泄来,地面上的人摇摇晃晃,都被摔得头破血流。

    只见,一张巨大的复眼朝废墟里面探来,那东西长着两对透明的翅膀,身子足有一千多节组成,长着红白相间的花纹,嘴里的毒牙咕噜咕噜地喷着粘稠的毒液。

    这是只放大了一千多倍的蜻蜓!众人狼狈的样子在它瞳孔里,被复制成了千万份,只消看一眼便叫人头皮发麻。

    一时间,黑哨都被吓傻了,就站在颚足之下,看着大蜻蜓对他张开血盆大口。

    阿尔往外滑了十余米才勉强止住身子,趁机解开了手上的锁链,飞速跑到了叶芊芜的身边。

    此时渊哥也顾不得叶芊芜,横空飞过一块石头将吓傻的黑哨撞开。

    他算是有些胆识,跪地开枪将一摇摇欲坠的横梁打落,正好砸在变种大蜻蜓的身上。

    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声响。

    尘土飞扬,叶芊芜拼命打着手势,意思是说这变种魔物实在太大了,太可怕了,估计快成了魔物的祖宗了,非人力所能杀之,逃命要紧。

    阿尔将她扶起来,恨恨地盯着四周。这四周都被倾塌的横梁废墟毒死了,唯一的出口还被大蜻蜓牢牢占据着,想要脱身简直比登天还难。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大蜻蜓身子一纵,蓦然就跳到了废墟里面,五颜六色的颚足瞬间缠上了一瘸一拐的蜘蛛,先是把他活活吓死,随即一口吞掉。

    叶芊芜感觉耳鸣脱力,烦呕欲吐,一时间像是被千斤巨锤给砸到似的。大蜻蜓能发出一种特殊的冲击波,人耳根本听不见,却能无形间搅碎人的五脏六腑。

    “是次声波!”

    阿尔疾呼了一句,“留下必死。咱们跟它拼了!”

    叶芊芜将灵柩钉交给他做武器,自己的身子却软如泥根本站不起来。

    大蜻蜓灵巧的身子蔓延着毒液,那种毒液能包裹万物的全身,凡是沾了一点都会瞬间石化,像个钟乳石一般永远留在这里。

    只片刻之间,原本工业时代留下的废化工厂已经被侵蚀得七七八八,包括那些价值连城的珠宝在内,全部变成了黄乎乎的石头,众人更宛若在地下溶洞中战斗一般。

    那些贵妇人本来就毫无组织纪律性,受了大惊之后更如热锅蚂蚁一般乱窜乱逃,瞬间,又有好几人死在大蜻蜓的颚足之下。

    这时候黑哨等人也不得之前的恩怨了,与阿尔并肩作战。

    那灵柩钉端是难得一见的利器,阿尔的腿被颚足所缠,瞬间用此剑斩断了大蜻蜓一条颚足。

    那东西吃痛,暴怒着摇头摆尾,张口獠牙便要吞了阿尔。阿尔已被逼到墙角,避无可避,牙一咬心一横,竟在危急关头跃上了大蜻蜓的头顶。

    “小心!!”

    底下的叶芊芜看得那叫一个惊心动魄。

    危急关头,她估摸着这就是芭茅镇最大的boss电动大蜻蜓,甲壳硬,触足长,能把人瞬间石化、能放高压电,几乎是刀枪不入,唯一的缺点就是怕火。

    可是她身上没有一点火星……

    她想起黑哨抽烟,身上定然是有打火机,便狂喊道:“用火,用火!”

    黑哨早就吓得浑身筛糠了,见叶芊芜忽然冲过来,还以为她是要趁火打劫。叶芊芜也不管他的敌意,抬手给了他一耳光,从口袋里摸出一枚小打火机。

    此时的阿尔已经被电动蜻蜓撞得鼻青脸肿,犹如做过山车般,血粼粼的双手仍死命抓着大蜻蜓头顶的爪牙不放。

    “坚持住!”

    叶芊芜大喊着,她自己从缺口中跑开,来到外面的院子里。黑哨等人的卡车就停在那里,卡车里有油,只能靠这种方法把大蜻蜓给炸死。

    然而阿尔的体力消耗得远比想象中的快,叶芊芜才刚跑到卡车驾驶室,大蜻蜓后脚就摆脱了阿尔飞了过来,如螺旋桨一般的翅膀就在她头顶不足半米处。

    “咔嚓——”

    那东西庞大的身躯直接压碎了大卡车。

    一时间,卡车上的各种零件,伴随着电火花四下迸射,叶芊芜几乎想也没想,手中的打火机打足了火甩手就丢了出去。

    剧烈的爆鸣声裹挟着一股极烫的热气重来,将她身上的衣服险些都引起火来。

    这般天地大冲撞中,叶芊芜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埋头、堵耳、张口,一连串动作下来,是生是死也无暇去顾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