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27 匣中谈
    你是谁?

    ……

    像是心灵感应般,潜意识里,一个莫名的声音一直在追问她。

    在她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各种混沌的意识涌入脑海,浑浑噩噩的,一片漆黑,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但是灵魂深处,那个奇怪的声音穷追不舍——

    你是谁?

    ……

    别问了。

    叶芊芜烦躁地翻了个身。然而脑袋却“砰”地一声,重重地撞在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上。

    嘶。

    叶芊芜一阵眼冒金星,意识逐渐清醒过来。

    这……是哪里?

    手指触摸到冰凉的铁皮,四壁都是。空间极度闭塞,勉强能容纳她平躺的身体,连翻身都做不到。

    叶芊芜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目之所及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触觉,摸出她身处在一个条形密封的匣子里。

    匣子上宽下窄,棱角不规则,冰凉的金属铁皮上还镂刻浮雕,那是一个横亘全匣的大十字架形状。

    “有人吗?”

    她尝试开口。

    半晌没有动静。

    她浑身布满冷汗,大口喘着粗气,双手弯曲,使劲儿推头顶的铁皮,直筋疲力尽,面前的铁皮却仍纹丝不动。

    她的一颗心渐渐沉下来。

    这……不会是一座活棺材吧?

    她又为什么会被关在这儿?

    她急切地摸了摸身上,没有任何利器,连灵柩钉也不在。

    就在此时,她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带着按键,还有一截短天线,摸起来……就像个老式传呼机。

    叶芊芜似乎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她急切地按住了开机键,惨淡的电子光束顿时打在了她的脸上,勉强照亮了极小的一片区域。

    居然能开机。

    叶芊芜急切之下,抬头咣当又磕在了坚硬的铁皮上。她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强忍着刺目的光,只能平躺着把传呼机挪到了眼前。

    传呼机的分辨率很低,像素是肉眼可见的一格一格的。电量只有一格,信号为零,上面只打着一行字:

    你是谁?

    叶芊芜看清字的一刹那有点恍惚,灵魂仿佛又被重重地冲击了一下。

    又是这个问题。

    她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有人不断盘问她这个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传呼机是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叶芊芜努力使自己狂乱的心跳平静下来,艰难地用手指打出几个字:这应该是我问你的吧?

    对方很快跟来消息:对不起。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是我唯一能联系到你的方式。

    叶芊芜感觉氧气一点点地耗尽,她的脑子已经变得越来越不清醒。

    她自行掐了掐眉心,强打着精神,打字:

    我不管你是谁,但是既然你能联系到我,你能先救救我吗?我被关在一间铁皮棺材里,像是被人活……埋了,铁皮密封很紧,快要窒息了,求你先找人帮我撬开可以吗?

    叶芊芜心如擂鼓,然而这句话发出去之后,就像石沉大海,铁皮匣中再次陷入死水一般的平静,不知对方是在思索还是离开了。

    叶芊芜百蚁挠心,过了很久很久,就在她等得快要绝望的时候,传呼机终于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我不确定我是否能救你。

    传呼机早已被手心的汗水浸湿,叶芊芜竭力汲取着空间中的每一丝空气,同时在传呼机上艰难地打字:你是现在唯一能救我的人了。

    又是过了许久,对方又发来:我可以竭力一试。但是我还是要先问你那个问题。

    叶:什么?

    画外人:……你是谁?

    叶: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画外人:对不起,是我没说清楚。我的意思是,你真的是“人类”吗?

    叶:人类?

    画外人:请谅解,我必须确认跟我说话的人是真正的人类,才能继续说下去……

    叶:我是。虽然不知道你指的是哪方面,但是,我确实是人类。

    画外人:谢天谢地。我叫薇安,得罪了一些很可怕的人,现在被囚在一片方圆之地,所以才会多问几句,请你原谅。

    叶:你现在……也有危险吗?

    画外人:算是吧。

    叶:我们可以互相帮忙。

    画外人:我是个困在深渊里的人,沾上一点就会惹祸上身。你……真的愿意吗?

    叶:只要你能救我出去,我就愿意竭力救你出去。

    画外人:谢谢。不要忘了你今天说的话。

    叶:那我该怎么做?

    画外人:闭上眼睛。扔掉手中的传呼机。直到你再次感应到我的声音之前,都不要睁开眼睛。

    叶芊芜按照对方所说的,将传呼机搁到一边,然后紧闭双眼。

    她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历,但现在无计可施,只能祈祷对方的话是真的。

    片刻之后,她只感觉一道强光出现在眼前,同时身子失重,飘飘忽忽,跟没了根一般。

    “可以了。”

    叶芊芜缓缓睁开眼睛。

    猛然间,大口大口的空气钻进她的鼻腔,混合着尘土和雨丝,格外清冷抖擞,叫人身体不自觉格格发颤。

    这是一片树林。树木又高有密,雾气沼沼缥缈在树林之间,天空下阴霾一片。道路十分泥泞,烂叶子和泥巴搅在一起,她此刻正躺在这上面。

    这是哪里?

    叶芊芜握着胸口,刚才那种奇妙的心灵感应已经消失了。

    “天哪。”

    周围全是无主荒坟,残破的墓碑东倒西歪,白丝丝的雾气缥缈在残破黑墓碑之间,在阴晦的树林子里显得格外诡异瘆人。

    叶芊芜挣扎着站起身来,发现身前不远处就有一座破损的衣冠冢,上面的石碑经历风雨洗礼,早就变得难以辨认。

    只有最后一行的字迹埋没在荒草中,保存得还算完好。只见那是一行拉丁文,上面写着:

    薇安,卒于1880年11月4日。

    叶芊芜顿时如同豁然,仿佛一切都有了答案。

    刚才跟她说话的人,名字也是薇安,难道就是这座荒墓的主人?

    她费尽心机把自己召唤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帮助她解决那个“深渊般”的困境。

    生存的威胁渐渐退去,叶芊芜的思维逐渐恢复了敏锐。

    她隐隐意识到,既然传呼机那边的人如此关心她是不是人类这个问题,那么久足可说明,眼前的试炼,一定有种非自然的势力操纵着一切。

    一定就是她苦苦追寻的侏儒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