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35 众怒
    叶芊芜冒死犯了众怒,最怕村民们一拥而上。她迅速从背包中将那枚黑色羽毛翻出来,径直递到了族长面前。

    族长暴跳如雷,本待手一挥直接将叶芊芜乱棍打死,此时见叶芊芜忽然递到面前的东西,嘴角的肉瘤不禁颤了一颤。

    “这是……”

    常年跟吸血族打交道的黑水村村民,鼻子早就对任何v族的气息敏感。不少村民面面相觑地议论起来,从他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们多少已经猜到这羽毛是从什么身上掉下来的了。

    那片狭长的黑色羽毛,闪着蓝凛凛的光,散发着冽人的气息。

    叶芊芜稍稍松了一口气,低声道:“族长大人,没错,这,是v族的羽毛。”

    说着她将伍天的速写本要了过来,打开,呈在众人面前;伍天的速写线条虽然粗糙,但却甚为传神地勾勒出了v族的真实样子。

    ——毕竟,他们也的的确确地见到了v族。

    族长的暴怒还未平息,但是他看见黑色羽毛的一瞬间,整个人顿时石化了。不单他,看见羽毛的所有村民都像是一瞬间被抽走魂儿。

    “不敢瞒族长,我和这位青年,都是自然博物馆来此考察的学者。就是在今天早上,我们在后山那片蘑菇林里捡到了这片羽毛,随即,一只体型壮硕的v族落在了我们面前不远处。”

    叶芊芜深吸了一口气,竭力稳住呼吸。

    为了唬住村民,她只好调动脑中辞藻,尽量事情说得夸张些,“虽然不是本地人,但是我之前就听过v族降临意味着灾祸的传说。如果真是v族作祟,恐怕族长即便烧死了这个女子也无济于事。”

    赞助人给她的资料说过,黑水村这个地方的人,对v族有种近乎病态的恐惧崇拜,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v族,这神秘而邪性的物种,既是他们的深渊,也是他们的祖先,更是他们观念里禁忌的神。

    长久的寂静之后,场面爆发似地再度嘈杂起来。上百号村民夹杂着恐惧、惊惶、乃至不知所措的情感窃窃私语。

    族长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终于,“铛”地一下,沉重地敲了声拐杖。

    所有人顿时闭嘴。

    “你们,真的亲眼看见了v族?”

    族长手里紧攥着黑羽,低声问道。

    叶芊芜回以重重点头,“绝无虚言。”

    “我也亲眼看见了!”伍天不知何时跑到了叶芊芜身边,跟着附和道。

    “这是……这是他们的味道,不错。”

    族长颤颤巍巍地嘀咕了一句,眼神闪过恐惧和慌张,“是v族,是他们回来了。带来了瘟毒,还有蝗灾!”

    叶芊芜也没打算能就此救出这个女子,只是想暂缓时间而已。她脖间的黑线定然有蹊跷,不能任这帮乡野蠢汉白白毁了这条线索。

    她只想暂时让这帮疯狂的村民冷静一点。

    十字架上的女子狼狈不堪地看着叶芊芜,绝望的眼神中沾了一丁点的希望。

    而叶芊芜,已经把要说的话已经说尽了。虽然族长现在仍然不置可否,但她能感觉到,眼前这帮人已经动摇了。

    v族回归,她就不相信这帮村民不怕。

    就在族长行将开口之际,忽然来了个搅局的家伙。

    一个身材只有一米二左右的小个子从人群中忽然闪出,破锣似的哑嗓念了一句,“瘟神不能放。”

    “村里突如其来的瘟毒都是v族带来的。放走了这个少女,全村上下都会遭受灭顶之灾。”

    那小个子说道。

    族长顿时闭上了嘴,连同刚才慌神的村民顿时也凝聚目光。

    哪来的神棍?专门跟她作对?

    叶芊芜气得直想骂人,伍天也失望地拍了一下脑袋。

    只见那小个子从人群中缓缓闪了出来,脑袋上带了个黑兜帽,只露出一张嘴。嘴上,冲叶芊芜泛出一个刀锋般恶毒的笑容。

    几乎与此同时,叶芊芜心里宛若十级地震,轰隆隆震了个底朝天——她一下子就认出了那小矮人是谁。

    侏儒法师!

    她在珠宝拍卖会上见过一次,还跟这东西交手过。就是这东西害得她加赛一场,消灭这东西就是本场试炼的终极目标——叶芊芜打死都不会忘记!

    对面的侏儒法师离她不足两米,似乎也心照不宣。他似是故意挑衅似地,惹怒叶芊芜,把她戏耍得团团转。

    只见侏儒法师指着火堆上的女人,说道:“她的脖子上有缝线,她注定是v族选定的新娘。唯有把她送到森林里去,v族才能收回对村庄的惩罚,无边的灾难才能得到平息。”

    人群顿时如沸水一般炸开了,顿时把叶芊芜刚才冒死说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侏儒法师,被黑水村的村民被视为通往冥界的通道,威望极高,被称为“大法师”。出于趋吉避祸的心里,他说的话连族长都无条件遵从。

    虽然叶芊芜知道,这东西不过是凭着手里变种魔药,到处招摇撞骗搞破坏,迷惑人心,并不会什么真正的魔法——但这并什么用。

    在那群山村野夫面前,这东西快成神的代名词了。

    人心重新疯狂起来,侏儒法师嘿嘿一声,如一个调皮捣蛋的男孩,冲着叶芊芜得炫耀似地嘲笑。

    叶芊芜孤掌难鸣,眼尖要重开v族新娘的祭祀仪式。

    一旦这个无辜的女仆被送到森林里,那么等待她的只有两种残酷的结果。要么被v族吸干了血,要么像叶芊芜之前的遭遇那样,在铁皮匣子里被活生生憋死。

    该死的侏儒法师——叶芊芜一时气得七窍生烟,灵柩钉就要出鞘直接宰了这小侏儒……旁边的伍天感到她情绪的不寻常,连忙提醒似地拉拉她的袖子,示意她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任凭武勇盖世,终究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对方还有个狡猾的侏儒法师助阵。

    许是侏儒法师的话使得族长感到了欺骗,他,还有一干村民,都恶狠狠地盯着叶芊芜和伍天。

    随即挥挥手,两个膀大腰圆的村民直接将她二人架了起来,丢到关伊凡教授的笼子里面。

    叶芊芜强忍着不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