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37 来自墓穴的人

037 来自墓穴的人

    引开看门的那两个乡村汉子不是什么难事,叶芊芜从地上找了两枚石子,刚要动身,伍天蓦然拉住她的胳膊,“学姐,我……我要跟你一起去。”

    叶芊芜皱了皱眉,“一起……?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伍天难得这么坚定,“我是来跟老师野外考察的,不能在关键时刻当逃兵。而且,我熟悉黑水村周围的小路,给学姐带带路也是好的呀。”

    叶芊芜有点犹豫,回头看了看伊凡教授,只见他也在微微点头。

    她只好叹了一口气,“好吧。你跟紧我。”

    说着,她隔着栅栏将手里的石子远远地跑了出去。石子远远地落在灌木丛中,形成了类似脚步的窸窸窣窣声。

    那两个村民果然受骗,面面相觑,提着锄头就过去查看。叶芊芜趁着这会儿功夫飞快地打开了栅栏,伍天紧随其后,跳入了灌木丛之中。

    按照之前说好的,她不能走大路去城南棺材铺,而是要尽量走小路避开村民的视线。然而小路虽然掩人耳目,v族出没的几率也大大提高,实在叫人不得不防。

    树影婆娑地洒下大地,视线内都像被蒙了一层轻纱。

    叶芊芜抬头望了望头顶一轮圆似玉盘的月亮,暗暗算了一下历程和时间,发现月圆之夜就是明晚。

    按照那个古老的传说,纯洁的少女将会在月满欲蚀的夜晚被送到森林,成为v族的祭品和新娘。

    也就意味着,明晚,桑朵的死期就会来临。

    叶芊芜陡然感到时间的紧张,低声对伍天说道:“咱们最多有半天的时间,也就是12个小时。12个小时之内,咱们必须赶回来。要不然,之前做的一切苦功就都付之东流了。”

    伍天托了托眼睛,惑然,“学姐,城南棺材铺,这么远吗?”

    叶芊芜摇摇头,“你别忘了,咱们不能走大路,来往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沼泽地。而且,还不一定发生什么意外呢。”

    他们俩在身上都背了蒜泥,一定程度上有驱蚊的作用。但是若真倒霉遇上v族,只怕也是不顶用的。

    伍天之前看过地图,对这一带远比叶芊芜熟悉,便一直走在前面带路。叶芊芜跟在他身后七拐八绕地走了约莫两个小时,只觉得周围越来越荒凉,野坟包一个接着一个,青烟袅袅,自月下升起。

    叶芊芜不禁摸了摸手臂,她好像来过这里。

    伍天见她脚步慢了下来,回头问道:“学姐,怎么了?这片有狼群出没,咱们得快点走过去。”

    叶芊芜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心里却猛然间想起了什么。

    没错,之前她被关在铁皮匣子里,就在这片野坟。如今居然阴差阳错地又走了回来,不知意味着什么。

    她打了个寒噤,跟上伍天的脚步。

    ……

    谁也不知道,树林里,一直冒着绿光的眼睛,朝他们探出了头。

    *

    位于城南三十里的棺材铺子,在闹事中偏居一隅毫不起眼。这里表面上做做棺材生意,实际上却是一处隐蔽的情报交易处。

    据说,这位送葬人在黑死病大流行的时候做过捕鼠人,后来又辗转流落到此地。棺材店的情报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所有的秘密在送葬人面前几乎都不是秘密。

    只是,这位送葬人从不收取世俗的钱币。要想从他口中探听得消息,就必须遵从他所谓的“规则”。

    此刻,叶芊芜和伍天正站在门口。

    那种不属于活人的气息扑面而来,灰黑岩石的两个檐脚下,挂着两盏煞白的灯笼。

    门口,一古旧的木牌子上写着一行粉笔字: one only。

    只准一人进去。

    伍天挠挠头,“这是凭什么啊?”

    叶芊芜亦不明所以,只是叹道:“只听说这家老板性情古怪,有这些古怪的规矩也是意料之中。罢了,你在外面等着我吧。”

    说着,她独自从棺材店古旧蔽塞的木头门走进去,顿时感觉后背一阵寒风刺骨。——那种阴寒,真像是进入了某种墓穴之地。

    她踏进脚步的一刹那,身后的木门宛若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支配般,猛然间关闭了。

    “砰……”

    叶芊芜陡然回头。

    黑石头屋内漆黑一片,丧沉沉的棺材陈列在黑暗之中,散发着阴丝丝的气息。

    “有人吗?”

    叶芊芜低声试探道。

    过了半晌,仍然寂静无声。微薄的光线只能勉强从小窗棂里透进来,白日为幽。

    这使得她感觉很不好。

    她一个没注意,只听“哐啷”一声,好像什么金属的东西掉在地上了。

    腰间一空,她猛然想起是自己在巴茅镇捡到了那枚紫金符。

    当下不及多想,她急忙弯腰去捡,蓦然间,一盏橘灯照亮了眼前的视线。

    叶芊芜不禁一愣,抬头望去。

    一只修长如死灰般的枯手出现在她的视线中,五指尽是长削的黑指甲,状若黑漆漆的墓色。

    她仍一瞬间就感觉到了那人身上的阴冷,那种温度根本就不属于活人。

    叶芊芜心脏咯噔一声。

    这是人类吗?这又是什么……变种魔物吧?

    她缓缓地抬起头,但见那人身材瘦高,身着葬礼袍,头带着一顶黑葬帽,帽下蜿蜒出一条触目惊心的枯伤疤,几乎从鼻梁横穿了整张脸。

    他的脸褪若白灰,黑削的长手指攀着一只金线手杖,惨淡的唇色间居然带了一分笑容,紫金符正捡在他的手里。

    叶芊芜差点哇呀一声叫出来,眼睛空洞洞得瞪得贼大。人怎么可以长成这副模样?

    这怕是……勾人灵魂的死神本神吧?

    “啊……”

    猝不及防之下,她连腰间的灵柩钉也忘了,出于本能坐在地上不住后缩。

    那黑袍男子的笑容却更加扩大,动了动黑潾潾的指甲,将手中的紫金符递给叶芊芜。

    “客官,所为何事呢?”

    他的声音很瘆人。

    一滴冷汗无声无息地滑过鼻尖,叶芊芜眼睛瞪得圆大,半晌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人就是棺材铺的送葬人。

    “我……你……”

    黑袍黑帽之下,虽然叶芊芜看不见他的眼,但是她能感觉到,对方正在一眨不眨地盯着她,那种仿佛从墓穴深处带出来的寒意,让人浑身发毛。

    但见那黑袍男子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寒鸦般的五指竟朝她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