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38 灵魂的归宿
    叶芊芜本能地向后躲去。

    对方的五爪如凝固石膏一般停在半空,然后,长长的指甲轻轻刮了两下她的脸蛋。

    沙、沙。

    每一下都触动她最敏觉的神经,每刮一下都让她汗毛倒竖。

    “不错,不错。”对方喑哑的嗓音里滚着笑,似乎在自言自语,“很久没见到这么好的材料了。”

    “……材料?”

    叶芊芜哑口无言,对方尖锐的指甲在她的皮肤上摩挲着,好像无形间产生一股神秘的力场。

    “送葬人,”恐惧是她感到一阵不适,她撑大眼睛,身子下意识地避开了对方的触碰,“我有一桩事想要问你。”

    “哦……?”缓缓地,那个人吐出一个字来,听起来竟恍若从深渊里传来的耳语。

    她咽了口唾沫,竭力保持镇定,“我想知道黑水村,还有v族的所有情报。”

    “嗨,”他嗓子里滑过枯哑而嘶长的一声,长指甲总算从她的脸蛋上离开,“这位年轻的客官,你的口气不小哦。”

    叶芊芜撇过头去。

    钱不是对方所图,但她根本不清楚对方的条件。

    黑袍送葬人仍然闭口微笑,半晌,他张开黑骨爪般地手指,阴渗渗地搭在叶芊芜的满是汗珠的下巴上。

    “v族,最早就是些得了卟啉症的可怜人。贵客想要消灭他们,只需要找荒野猎人的黄金弓箭即可,又何必过来找小生呢?”

    叶芊芜能感受到对方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就像把她的灵魂盯穿一般。

    她追问道:“关于那群江洋大盗的事呢?人,是否真的会死而复生?”

    “当然不会。”他说道,漫不经心地靠在身后一尊黑漆漆的棺材上,语气里夹杂着诡异的笑意,“要是人人都能死而复生的话,那小生这生意还怎么能做下去?”

    叶芊芜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对方却没有再往下说下去的意思。

    叶芊芜只好叹道:“告诉我真相。说说你的条件吧。”

    他慵懒地拿了一只烟袋,眼神不经意落到满屋黑沉沉的丧器上。

    “买小生一方寿材。这是卖家订下的规矩。”

    叶芊芜皱了皱眉头,“仅仅是买你一方寿材?”

    送葬人忽然笑起来,那笑声犹如枯木催折,既缓慢且放肆,在白天听起来说不出的诡异。

    他张开双手,引着叶芊芜往满屋黑沉沉的棺材看去,“当然不是。”

    叶芊芜还未消化他的意思,就听送葬人缓缓说道:“世上之事,有人喜欢收集邮票,有人喜欢收集松石,而小生喜欢收集灵魂。”

    叶芊芜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发现那些棺材都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

    “那是什么?”

    “灵魂。”

    “逝去的人的灵魂?”

    “不错。”

    每一个棺材困着一个逝去的灵魂。这些灵魂都在活着的时候跟他做过交易。死后,作为报酬,便永久被困在这匣中之地,成为他的私藏品,失去永远的自由。

    “贵客预订一方寿材,不是为别人预订,而是给自己预订。贵客若是得了小生的情报,就要答应百年之后来给小生作伴哦。”

    叶芊芜默默看了半晌,只觉得不可思议。她甚至有点不信。

    半晌,她才艰难地开口,“灵魂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与此同时,浑身一股剧烈的战栗,只觉得一股极阴极寒的气息顺着下巴也传到了自己体内。

    永远失去自由的代价?

    半晌,她才艰难地开口,“灵魂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很难以理解吗?”送葬人喉咙里又发出一阵笑声,“贵客,这很公平。”

    活着的时候,想要的任何条件都可以被答应。死去之后,作为报酬,灵魂就要被攫取走,成为无意识形态下永远的无意识品。

    叶芊芜竭力思索他的意思,但是,她似乎还是难以想象。

    毕竟,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她触及不到。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他像开玩笑似的。

    “算了。”她觉得事情不大靠谱。

    “不过,这一次的情报,是我赠你的见面礼。”

    “见面礼?”

    叶芊芜相信自己来这里这是一锤子买卖,根本不存在什么回头客之说。——事实上,这种黑压压的晦气地方,她这辈子也不想来第二次。

    “那两个所谓的江洋大盗没有死,执行绞刑的是他们的替身。他们躲进深山里,借着村民们对v族的天然恐惧,密谋一些你不愿看到的事情。这是天然优势。无论你的敌人是强盗还是侏儒法师,办法似乎都只有一种,那就是——打破v族在村民们心中病态的恐惧。”

    送葬人洋洋洒洒地说这一番话出来,声音不大,却好似生生打在叶芊芜的心上,引得她浑身剧震。——对方好像真的什么都知道。

    他说罢,又诡异地笑了两声,“贵客,小生这个见面礼何如?”

    叶芊芜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眼下却难以一时间消化刚才那一番话。

    她不禁怔怔问道:“你的意思,是v族根本就不存在?”

    他闲极安然地反问道:“贵客,这很重要吗?”

    “我那天清楚地看见了它们。”叶芊芜试图做出一些解释,但很快她发现这解释根本靠不住。

    “耳听为虚,眼见也不一定为实。”他最后说道。

    叶芊芜恍然觉得自己之前好似掉进了五里雾里,一直在原地摸爬滚打。现如今经人点拨,仿佛终于见到了光明。

    她很快调整好了情绪,抱拳说道:“多谢掌柜的见面礼。”

    对方没有挽留她的意思,只是胸有成竹般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你会再回来的。”

    叶芊芜眉头顿时一皱,回过头来,“你说什么?”

    漫长的一阵阴笑滑过,黑袍男子才缓缓地站起身来,面对着他,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会再回来的。”

    他重复道。

    **

    叶芊芜从棺材铺出来的时候满腹心事,她一不留神,没看见脚下的台阶,踉跄之间差点被绊倒。

    伍天看见她这样狼狈,慌忙扶住她,还以为她在里面遇到了什么危险。

    叶芊芜摇摇头,说道:“这不是什么善地,咱们还是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