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40 V族婚礼
    只见乌塔背着伍天,“嗖”地一下,宛若有某种瞬移的超能力般,直接消失在视野中了。

    叶芊芜半信半疑地指着夏玛,“你是想替伍天疗伤?”

    “不然呢。”

    夏玛哈哈一笑,凑上前勾了勾她的下巴,眼角蹦出一个爽利的wink,“乌塔是吉赛罗最好的医生,你以为本王子会跟你这庶民一般心胸吗?”

    叶芊芜利索地打掉了他的手指,“她把伍天带去哪里了?”

    “自然是能就他命的地方。”

    夏玛王子显然懒得过多解释,他撩起叶芊芜衣襟上的一缕丝带,凑近闻了闻,感叹道:“好香。跟大神婆最上等的香料一个味儿。庶民,你身上的香料是在哪里得到的?”

    “这是香水的味道,还香料,”叶芊芜狠狠地揪回了丝带,腹诽道,“土老帽。”

    **

    伍天被乌塔带走了,按夏玛王子的意思,他的伤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

    叶芊芜仍不能完全信过这对吉赛罗主仆,一直旁敲侧击地打听伍天的下落。夏玛王子一直避重就轻,拿着腔调跟叶芊芜讨论香料的话题,就是不肯提伍天的事情。

    此时,天边的云彩已作火云状飞散,视线内的一景一物已然不那么清楚了——笼罩一切的黑暗马上就要来临了。

    叶芊芜纵身上了马,对夏玛说道:“王子,既然您执意要了我那位同伴去,那么,他就拜托您医治了。我现在还有急事,就不陪您漫步山野了,您自己多保重!”

    马蹄刚要翻飞,夏玛双手抱在胸前,慢慢悠悠地说道:“庶民,你是不是要去黑水村啊?”

    叶芊芜点点头。

    他满不在意地撩了撩耳坠后方发丝,说道:“本王子同你一道去。”

    叶芊芜沉声道:“王子,您去那里做什么?那是个偏僻的小村庄,没有香料也没有美丽的公主,可一点都不好玩。”

    夏玛王子拉住叶芊芜的缰绳,说道:“下来。”

    她拒绝,“不行。”

    夏玛王子一副惑然的表情,“难道叫本王子跟你同乘一骑吗?没有这样的规矩。”

    叶芊芜提醒道:“王子,这是我的马。尽管您是王子,但我才是马的主人。”

    夏玛王子嗔怪道:“庶民,你真是毫无规矩。”

    叶芊芜抢过缰绳,“王子,我实在没空跟您掰扯了。您要去黑水村,自己想办法吧。”

    她眼疾手快,拜托了夏玛就飞驰而去。没想到身后的夏玛发出“哎呦”一声凄惨的尖叫,跌在地上捂着肩膀。

    又是障眼法……

    叶芊芜翻了个白眼,明知这家伙是装的,但抵不过他死命的纠缠,只得又退了回去。

    她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王子,别装了。要上马就赶紧着,我真的赶时间。”

    夏玛王子正龇牙咧嘴地装病,闻她这话猛然间嘿嘿一笑。

    他跳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一边上马一边自顾自地嘟囔道:“好吧,本王子就是考验考验你。看在你还算有爱心的份上,本王子今日就破例允许你与我共乘一骑。”

    叶芊芜不再理会夏玛,腿上施力,朝着黑水村飞奔而去。

    夏玛王子仿佛并不适应骑马,一上马背便安静下来,双手紧紧地抱着叶芊芜的腰。隔着金银挂饰的衣料,叶芊芜都能感受到对方在颤颤发抖。

    疾风簌簌呼啸,叶芊芜发丝翻飞,她顺口问道:“王子,您从没碰过马吗?”

    夏玛把头埋进叶芊芜的后背里,闻言试探性地露出一个小头,“本、本王子小时候骑马摔下来过,有心理阴影了。”

    叶芊芜心中好笑,猛然想起吉赛罗尽是沙漠腹地,国民似乎骑骆驼多些,也难怪夏玛上了马背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不过叶芊芜纵马的速度不会因为这家伙减慢。饶是全力冲刺,到达黑水村的时候天已经大黑了。

    今晚便是月圆之夜,一轮浑圆的月亮挂在中天,大得吓人,山野上下遍地带着银辉。

    叶芊芜原本打算直接去关押老涂等人的山洞去,没想到黑水村中四下寂静一片,一个青壮劳力也没有,宛若个空城一般。

    “不好,”叶芊芜的心一瞬间沉了下去,“他们估计是把祭祀仪式提前了。”

    “到森林里去。”夏玛在她身后很坚定地开口道,“乌塔和我曾经去踩过点,森林里的那处荒坟,就是村民们献祭少女的地点。”

    叶芊芜不禁一怔,“王子,我能问问您来黑水村到底是干嘛的吗?”

    夏玛王子漾出一个微笑,却并不回答。

    “等乌塔回来了,本王子会告诉你的。”

    叶芊芜听从夏玛的意见直奔向了森林深处。那片无主荒坟叶芊芜是识得的,她一开始被关铁皮匣子就在那里。

    黑夜不是人类的优势所在,怕只怕某种变种魔物会忽然从黑暗中冒出来,然后一口吞噬一切。

    果然,树林深处的荒坟处火光大盛,约好几百号村民举着火把。

    他们围成圈圈的圆形,宛若一道道密不透风的人墙,正在举行“v族新娘”的出嫁仪式。

    赞助人的任务叶芊芜铭记于心,至少阻止一场黑暗婚礼的进行,是她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夏玛自顾自地从马背上跳下来,叶芊芜拉着他暂时躲在一颗偌大的古树后面。

    只见桑朵已经被三四个强壮的汉子抬了出来。她被装进一尊透明的棺材里,身上被锁了七八道细长的锁链,惊恐的眼睛睁得硕大,脸上脏兮兮地尽是泪痕。

    即便隔了很远的距离,还是可以眺见她脖子上清晰黑色缝痕。

    “这个女人真是恶魔的化身,”夏玛半蹲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的梨花带雨的桑朵,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角冒出来,“她脖子上生有《天国经》中记载的缝线痕,证明她是从地狱逃回来的。”

    “不是,”叶芊芜捏了捏他的胳膊,“王子,我也可以以咖梨女神的名义起誓,她是被陷害的。不信,你看那个人。”

    夏玛王子听到咖梨女神的名字,回过头来郑重其事地看着叶芊芜。

    她指了指站在透明棺材旁边的侏儒法师,“看见那个矮个子的家伙了吗?那才是个真正的巫师。他手里的变种魔药,可以使一个普通的人瞬间长出这种恶魔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