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46 久违的曙光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金光闪闪的光将黑旋风冲开,叶芊芜被刺得几乎睁不开眼。

    奇迹,真的出现了?

    她还以为是夏玛那家伙忽然显了神威,睁眼一看却并不是。

    ——只见一个铁塔般的女人站在龙卷风的中心,她浑身穿着带刺的铠甲,宛如巨人一般,威风凛凛地站在风口浪尖上。

    v族翅膀掀起来的飓风,连树根也能连根拔起,居然不能撼动她丝毫。

    果真是喝过大神婆血液的第一女武士!

    叶芊芜也不禁松了一口气——乌塔来了,这一战应该胜败逆转了。

    夏玛看清了来人大喜,顿时精神抖擞,大声招呼道:“乌塔!乌塔!”随即他觉得自己在下人面前有点太丢脸了,又咳了一声,端起架子,“乌塔,你来迟了!”

    乌塔双拳紧攥,双瞳死死盯着眼前的v族,浑身散发出战斗的戾气。她沉声挤出几个字,“王子!您请躲在奴婢身后!之后再治乌塔的罪!”

    说着,她仰天狂吼了一声,手臂涨到了平时的两倍大,弯弯曲曲的青筋醒目可见。这一拳中蕴藏着无与伦比的力量,照直朝v族打了过去。

    王子就是她的信仰,敢伤王子者死!

    那只年轻的v族猝不及防,饶是惊鸿一躲还是被拳头打中了肩胛骨,顿时“咔嚓”传来骨头粉碎的声音。

    饶是v族长着硕大的翅膀,却也绝不是这般天生神力的对手,一时间树林羽毛翩飞,半个翅膀都几乎都被卸了下来。

    叶芊芜看得那叫一个惊心动魄。

    不过,她还没到目瞪口呆的地步。趁着这二虎相争,她得赶紧去v族手上把给少女给夺回来。只见那少女虚弱地倒在地上,v族已急急如丧家之犬,再也顾不得她。

    夏玛却抢先明白她的心意,他的位置里少女更近,便由他将少女扯回来。

    这一场神仙打架持续了半晌,v族遍体鳞伤,体力不支,全无了往日神秘优雅的样子。情急之下,他居然下口去咬乌塔——这当然是飞蛾扑火,只听吱嘎一声,就被乌塔遒劲的双臂卸掉了下巴。

    “啊!!”又是一阵震惊山野的惨嚎。

    叶芊芜在旁看得好不酣畅淋漓,只见乌塔从随身的包袱里随便拽出根麻绳,三下两下将那痛苦惨叫的v族打了包,像个粽子一般擒到了夏玛面前。

    “王子!”乌塔的呼吸略略起伏,“伤王子者全凭王子处置!”

    那只v族露着尖尖的牙齿,全身扭曲,因不堪忍受剧痛已昏了过去。叶芊芜也从树后走了出来,仔仔细细审视着这折磨黑水村村民多年的东西。——不过也是只变种魔物罢了。

    就这样一只凶恶至极的变种魔物,在乌塔手里居然就像老鹰捉小鸡版轻松,若非亲眼看到,委实难以相信这是人类做到的。

    夏玛眯了眯眼睛,暴跳如雷又是咬牙切齿,“还敢装死?给本王子赶紧宰了!”

    乌塔站起身就要把v族提走。

    叶芊芜心念一动,道:“夏玛王子,可以等一下吗?”

    “还干什么?”

    叶芊芜略一沉吟,“咱们,把这怪物带回村子,交给伊凡教授。也顺便叫人黑水村的村民看看,让他们深深恐惧的并不是什么邪灵,只不过是只变种的怪物罢了。这样,也好废止了什么‘v族娶亲’的可怕习俗。”

    乌塔似乎也觉得有些道理,她有些犹豫地看向夏玛。

    夏玛把手指放在下巴,“嗯——好像说得有些道理。不过,你可不能抢功劳,v族是乌塔抓来的。”

    叶芊芜一笑,擦了擦脸上的血,“不会。”

    回去的路上,叶芊芜才知道从v族别墅里救出的那少女叫薇安。

    她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年纪,实际上却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老——算起来,她已经有几百岁了。

    三百年前,薇安是一位公爵的小女儿。她18岁生日那天,老公爵在城堡里举行举行盛大的加冕礼,众人正欢聚一堂的时候,忽遇v族裹挟龙卷风而来,将她掳走。

    自此之后,她再也能从v族身边逃开,一直被v族当成补充血液的药品,关在别墅里,持续了几百年了。

    几百年来,她惊奇地发现自己不会变老,永远保持着十八岁的容颜。即便她感觉到自己的血液耗尽,却也不会死,更不会老。

    薇安一直尝试着跟外界联系,然而几百年来,无数人从这片荒坟边上经过,却无一人能收到她求救的信号。

    直到那日叶芊芜被困在铁皮棺材里,她才终于联系到了活人。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天不负所望,叶芊芜还真的遵守信用来救她了。

    这番往事听得众人啧啧称奇。稍一思考不难明白,是v族身体里的变种魔药通过吸血传到了薇安的身体内,发生了某种神奇的化学反应,才让她得以百岁不老。

    叶芊芜无奈一笑,“这也不失为一条长寿的秘诀呢?”

    *

    伍天被乌塔送到最近的医疗救助站里,他伤得不轻,最快也要再过十几日才能接回来。叶芊芜知道乌塔是个靠谱的人,她既然安排妥当,便就能放心了。

    再者,夏玛又说起他和乌塔来黑水村的目的。

    这两人都随身携带着金色的弓箭,他们都是荒野猎人。夏玛本来黑水村走一遭,没想到却半路上先遇上了v族,这一趟也算是任务完成了。

    叶芊芜追问道:“你为什么要当荒野猎人呢?”

    夏玛微微一笑,目光望向初生的晨曦。霞光沐浴在他的脸上,他双手合十,跪下来,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