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48 才子佳人
    伊凡教授说到这里再也泣不成声,颤抖的手指不住地擦着泪水。

    叶芊芜大概了解到了事情的过程,如果猜得没错的话,当年就是侏儒法师为了报复伊凡教授,故意把变种魔药掺入伊凡教授妻子的面膜中,活生生把一个美丽的女人变成了石头。

    伊凡教授年轻的时候,就极力反对对变种魔药的研究;如今叫他从v族血液中提取变种魔药,着实不是他的老本行,有点难为人了。

    过了好一会儿,伊凡教授才从悲伤的情绪中恢复过来。他为自己的失态表示抱歉,并表示会对变种魔药的事情尽力一试。

    ——不但是为了帮叶芊芜,更为了一雪当年他妻子被害死的大仇。

    这时,门外忽然有人敲门,原来是旅店的老涂,说有一封叶芊芜的电报。

    叶芊芜有点纳闷,认识她的人不多,知道她在黑水村落脚的人更是寥寥无几,谁会给她发电报呢?

    老涂又确认了一下,说道:“没错,确实是寄给你的。”

    那封电报里只有几个字:

    【我看见那个人了】。

    “那个人?”叶芊芜默默念出声。

    电报显示是从山外的救助站发来的,没有署名。但从发信的地点和口吻来看,像是出自……伍天之手。

    她向伊凡教授说明了原委,伊凡教授也感觉事情不太对。

    “伍天是个沉稳的孩子,”他托了托眼镜,情绪显得有些不安,“肯定是碰到了什么事情。”

    电报价格三分钱一个字,想必伍天有急事要与她联系,身上又没什么钱,只能惜墨如金地给叶芊芜发来这几个字。

    叶芊芜心里怦怦直跳,他们之间一起经历的人不多,能称得上是“那个人”的,应该只有侏儒法师。

    看来她得立刻动身去救助站走一趟了。

    **

    伊凡教授年迈体弱,不能跟叶芊芜翻山越岭地同行。叶芊芜只得独自辞别了族长,并且和伊凡教授约定,之后还在黑水村汇合。

    临走之前,叶芊芜还要找一趟夏玛王子,问问他身边的乌塔关于伍天的具体落脚点。

    好巧不巧,她来的时候,正好撞见一处才子佳人的好戏——

    只见夏玛王子背对着,把一个少女逼到了墙角处。少女连声推诿,发丝凌乱都快哭了,却被夏玛紧紧攥着双手,走也走不开。

    叶芊芜下意识捂眼睛。

    不对,她为什么要捂眼睛……?

    她是有正事要办的。

    叶芊芜探出脑袋一看,好家伙,少女正是他们前几天从v族老巢救回来的少女薇安。

    唔。夏玛这兔子,居然吃窝边草。

    只见他勾着薇安的下巴,眼中似含着秋波春水,“怎么,不愿意吗?”

    薇安竭力避开他的呼吸,“王子,您自重好吗?”

    夏玛微微一笑,手掌蓦地撑到了她耳边的墙壁上。

    两人距离近在咫尺,薇安恼羞成怒,“王子!……”

    “嘘——别动,”夏玛慵懒地眯着眼睛,吹走了她头上一根凌乱的呆毛,“会不优雅的。”

    叶芊芜躲在墙后边看了半晌,只看得脸微微发烫……并不是被撩到了而发烫,而是替夏玛尴尬得发烫。

    对,尴尬,简直不要太尴尬……

    她本不欲插手这种事,不过她现在有要事在身,实在没时间在这儿欣赏这出爱别离的好戏,便欲捋起袖子,直接过去来个棒打鸳鸯。

    叶芊芜呲了呲牙,毕竟她这也是头一回撞见这种事。

    一、二、三,冲了——

    猛然间,后面传来一个沉沉的声音,“叶姑娘,您在这儿干什么?”

    叶芊芜被吓得浑身炸毛,见乌塔一脸迷惑地站在身后,忙捂住她的嘴。

    “憋说话!!!”

    就这么一下子,墙角里的夏玛立刻惊觉,怒气冲冲地奔过来,“叶芊芜!乌塔!放肆!你们、你们居然在这里偷看本王子?本王子要以咖梨女神的名义诅咒你们!太可恶了!”

    薇安趁着夏玛暴怒一溜烟地跑了。叶芊芜撩了撩刘海,故作镇定地笑了笑,“王子,刚巧经过,刚巧经过。”

    乌塔单膝跪地,诚惶诚恐,“奴婢有罪!王子恕罪!”

    夏玛洁白的牙齿因气恼紧紧咬着,“恰巧经过?谁信你的恰巧经过?今天你要不解释清楚,我就把你丢进我小侄儿的牧场里喂恶犬!”

    叶芊芜连忙摆摆手,“王子殿下,您还是省省吧……我连您小侄儿是谁都不认识,贸然过去多不好意思……我发誓我刚才什么也没听见,而且,我确实是有正事的。”

    夏玛余怒未消,叉着腰问道:“什么正事?”

    叶芊芜指了指乌塔,“我是来找阿塔姑娘的……我来问问伍天被她送到哪了。”

    夏玛哼了一声,抱臂扭向一边。乌塔恍然,不过没王子的命令她也不敢起来,只得跪在地上把救助站的位置大概说了一遍。

    叶芊芜默默记在心里。

    夏玛懒洋洋地叼了根草在嘴里,“喂,庶民。如果你求我,我可以考虑叫乌塔和你一起去找那愣头青小子。”

    叶芊芜剜了他一眼,“算了,王子,我还是多谢您的好意了。您要是跟着,指不定还要添多少麻烦呢。”

    乌塔笑着说道:“王子,您似乎遭到嫌弃了呢。”

    夏玛大怒道:“乌塔!”

    乌塔浑身一激灵,顿时不敢再出声了。

    他教训完乌塔又朝叶芊芜挥了挥拳头,脸色阴沉沉的,“告诉你,庶民,薇安姑娘要是因为你不理本王子了,本王子绝不会饶了你的。”

    说罢再不理会她二人,朝薇安逃跑的方向猛追了过去。

    叶芊芜叹了口气,乌塔见夏玛走远,这才敢站起来。

    叶芊芜有些迷惑,“你们王子……怎么看上薇安姑娘了?”

    乌塔艰难地笑了一下,却再不敢背后议论夏玛一句。她回到房间,给叶芊芜简单画了一张地图,又详细说了一遍伍天所在救助站的位置。

    有了之前穿越森林的经验,叶芊芜对路上并不十分担心。而且这一次只有她一个人,轻装简行,不到半日就出了山区,到达芭茅镇的郊区的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