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58 狭路相逢
    其实雷老大赢得赛马,或是朗罗赢对阿尔并没什么影响,他又不是什么狂热的粉丝。他只是担心叶芊芜像上次搅乱珠宝拍卖会一样,把赛马场也搞得一团糟。

    叶芊芜狡黠一笑,“拜托,队长,我又不是什么小孩子,这种词用在我身上太不合适地了吧……”

    她这话还没说完,阿尔忽然脸色大变,似乎嗅到了空气中某些危险的气息,大力将她的腰揽到了一边。由于动作实在是太急,两人一起摔倒在了旁边的草地上。

    几乎是间不容发,紧接着暗处射来几颗子弹,带着十足的火星子,径直从叶芊芜的脑袋上边飞过。

    “嗖嗖嗖!”急速运转的子弹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鸣叫声。

    只需再晚0.01秒,两人的脑袋都得开花。

    叶芊芜趴在阿尔身上,这一着猝不及防,差点去见了阎王爷。她不由得大怒,本能使然,拽过阿尔腰间的配枪,拉开保险栓就朝着对方砰砰砰开了三枪。

    现场登时尘土飞扬,被子弹略过的地方枝折花落。几个全副钢盔的黑衣人迅速见偷袭不成,迅速爬树溜走,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阿尔还被她扑在地上。叶芊芜把他扶起来,心脏兀自跳个不停,恨恨地骂道:“哪来的强徒?怎么玩这心跳漂移?”

    “冲着你来的。”阿尔扬起脖间的哨子长长地吹了一口,“我来断后。你和青婴快点离开这里。”

    刚才这短短几秒钟引起了不小的动荡,警备队的队员迅速汇合,在阿尔的指挥下把整个赛场围成一个圈。

    一时间,赛马场乱糟糟,哭声喊声尖叫声,慌乱的人们乱闯乱撞,又造成了不少额外伤害。

    此地不宜久留。叶芊芜迅速从人圈中闪了出去,却意外地发现青婴不见了。——她刚才明明就在长椅上喝果汁休息。

    叶芊芜攥紧了拳头,骨节格格作响。青婴不是到处乱走的人,尤其是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

    她迅速按亮了手表的屏幕。她和青婴相互之间都有定位器,只要gps不关,相互之间都能看见对方的精确位置。

    手表上红灯哒哒闪烁,表示青婴还在这片马场中。只是,她的位置却莫名其妙处于偏僻的西区。

    西区,是贵族们夜晚休息的宾馆区,很大一部分都是vip专供高等小别墅,等闲人禁止进入。除非她被劫到了西区,或有人拿着她的手表,不然她自己不可能跑到那里。

    心急如焚之下,她没忘记留一手准备。她扯下了耳朵上的耳环丢在前往西区的必经之路上——那耳环就是她在芭茅镇戴过的,阿尔认识。

    这样的话,即便万中有一她出了什么意外,阿尔也可能凭借耳环,找到她。

    时间已经不容许她多想。来不及回马厩骑马了,她还要靠腿上的速度到西区去找青婴。

    耳边疾风簌簌,叶芊芜一面全力奔跑,一边还要留心着暗弹伤人。奔至一片偏僻的小巷时,两个壮如山的黑衣大汉忽然挡住了她的路。

    这二人带着墨镜,双手背后,肌肉的线条异常严峻。叶芊芜一眼就看出是敌非友,这两人都别了雷家家徽的黄鹰映日胸针。

    不好。雷老大。

    不过转身逃脱已经是不可能,因为她闻到一股甜香。

    这股味道直直钻进了她的鼻腔里,不到半秒的功夫,叶芊芜就感觉浑身脱离,像根面条般软软地倒了下来。

    随即失去了意识。

    *

    ……

    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叶芊芜恢复了一点点意识。

    她浑身一震,猛然感觉像是一根针扎进了太阳穴,引发如潮水般剧烈的疼痛。眼前是一道无比明煊的白光,刺得她的眼睛哪怕一点小缝儿也睁不开。

    刚才,她是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吗?

    随着意识的恢复,眼前的无比刺眼的白光迅速消散,变得缓和。叶芊芜勉强睁开眼睛,视线如相机对焦般,一开始散漫而充满了模糊,慢慢地才一点点变得清晰起来。

    这是一个复古格调的房间,中央镶嵌着一盏钻石吊灯。此刻,她正衣衫不整地躺在雕花样式的厚地毯上,浑身都是伤痕。

    “疼死了。”她揉着脑袋,情不自禁地抱怨道。

    “接下来还有更疼。”一个冷酷得像冰霜般的声音刺入她的耳膜。

    叶芊芜褐金的瞳仁倏地放大,霎时清醒了。

    一个高大如铁塔的男人正在她面前。他身着紫毛大貂裘,双腿交叠在一起,锃亮坚硬的大长靴上钉满了铁钉,洋溢着一种唯我独尊的狂妄气势。

    这是……雷老大?

    黑色的军装毛大衣,黄鹰映日徽章,很明显,这就是雷家家主、黑帝大厦的主人雷老大。

    而他为什么找她……不言而喻。

    清一色黑西服的保镖一丝不苟地站着,趁得原本昏暗的书房更加肃穆。

    叶芊芜意识到自己已入龙潭虎穴,现在脱身已然黄瓜菜都凉了。

    她只得讪讪一笑,强迫自己对上那张冷酷的面容,“雷当家,您别来无恙啊?”

    雷老大眯起了眼睛,居高临下地扫视着她。此刻,他的眼里燃满了暴怒。此人喜怒不形与色,光用气场就可以活活压死人。

    叶芊芜低下头去,手心直冒汗。

    下一秒,“唰!”

    长鞭破空,一鞭狠狠地抽到了叶芊芜的背上。

    她吃痛地一咬牙,硬是没出声。筋肉分离的感觉差点没把她送过去。

    活着……现在活着最重要……

    叶芊芜嘴角咳出一小口血来,她倔强地擦了擦嘴角,抬头冷冷地回视,“雷当家,您不声不响地把我朋友弄到这来,又把我弄到这里来,迎头就是一鞭子,这就是雷家的待客之道吗?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

    雷老大鼻腔里哼了一声,将马鞭收回在手里。他黑洞似的双眼盯着她,190+的身材投射的阴影笼罩在瘦削的叶芊芜身上,让人瑟瑟发抖。

    诡异的安静下,她感觉周围的空气陡然升到了70c,每一丝皮肤都是滚烫的,蒸得她喘不过气来。

    “我知道您是整个江湖的老大,今天拿我解解气没关系。可是我到西区来警备队队长知道,他可是女王陛下的直接下属。他要是来跟您要人,您不好交待吧?”

    后背火剌剌地疼,她硬着头皮继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