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59 高手过招
    雷老大身边的红警一挑眉,怒着就要朝叶芊芜踢来。只见阴鸷的雷老大轻轻挥手,拦住了他,随即冷酷地开口,“叶芊芜,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威胁我。”

    他有恃无恐地说着,背靠在沙发上,嘴角蔓延着寒冷如地狱般的微笑。

    叶芊芜不知这么形容他的微笑是不是有点玛丽苏,心里咋了咋舌,淡淡挤出一丝笑来,面上低眉又恭顺,“雷老大,您是老大,我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威胁您呀。”

    “变种魔药是你给那家伙的。”

    雷老大冷酷的语调没有一丝波动,压迫感却比之前更甚。他骨节分明是指节握着一杯红酒,审视着眼前的女人,以绝对掌控地姿态睥睨着这个女人。

    原来是为了这个呀……

    叶芊芜不动声色地舒了一口气。她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

    “雷老大,您误会了。我只不过,是一介草民,对您仰慕已久,想吸引您的注意力,那更是难上加难。若非铤而走险用这种办法,您怎肯见我?若真惹了您不感兴趣,我这儿先给您赔礼谢罪了。”

    她神色间颇有恳切之意,微垂的发丝更显得有些无助。

    “你懂变种魔药。”雷老大厉声陈述着,每一个字都容不得丝毫质疑,“变种魔药,那是我的东西。你动了我的东西。动我东西的人没有活命的先例。”

    叶芊芜听得有些迷惑,她从前只知道,变种魔药是侏儒法师等一干炼金术冶炼出来的,怎么就成雷老大的东西了?

    她一挑眉,低低地反应道:“当家,您也太霸道了。变种魔药,那是我在芭茅镇发现的,千辛万苦从侏儒法师手里夺来的,您怎么说是您的呢?况且,我之前因为这东西吃了不少苦,要真是您的东西,您应该好好赔偿我才对,怎么还给我一鞭子呢?”

    “敢试图转移我的话题,你是第一个,”雷老大冷哼,身子向前一探,铁钳似的手掌箍在了叶芊芜纤细的脖子上,“别跟我面前装糊涂。除了变种魔药,维多利亚之镜也是我的,镜子里面的abyss芯片,也是我的。”

    叶芊芜被迫坐在他的腿上,浑身隐隐发凉。

    这么聪明狠厉的一个男人,不可能不知道谁偷了他的芯片。

    不过她黑客技术高超,在入侵黑帝大厦做任务时,确实没留下任何痕迹。——这一点青婴也是仔细检查过的。

    出于雷老大有可能在诈她的考虑,她打死也不能先承认abyss芯片的事。

    “老大,您是在暗示我么。”她模棱两可地打马虎眼,“如果是这样的话,您可要人赃并获。否则,即便您家大业大,也不能冤枉了我这小小女子。我是家世清白的淑女,就算是闹到了市议厅,我也要追究您的污蔑行为的。”

    “过于自作聪明的女人,我不喜欢。”雷老大狭长的眼睛里杀机闪现,他粗砺的手指夹紧的她的脖子,使上力气,“既然你想去见阎王,我成全你。”

    他加重了力道,叶芊芜纤细的腰被他揽在怀中,双方体力悬殊太大,跟他应拼,简直如蚍蜉撼柱。

    他的手发狠似地收紧,如泰山压顶,霎时间,叶芊芜感觉脖子像是被箍了个铁箍,一口气都透不进来了,眼前一片片的黑,难受得恨不得死去。

    “放手,放手。我错了,是我做的。”

    叶芊芜被迫承认,她挣扎了一会儿,雷老大纹丝不动,那冷峻的面孔仿佛真的化为了地狱的阎王。半晌,她终于支撑不住,咽下一口气,身子软软地倒了下来。

    雷老大松开了手,狠狠地把她摔倒了冰冷的地面。

    “记住,别跟我硬气。”

    他警告道。

    是的,这个男人,最讨厌硬骨头,更讨厌硬骨头的女人。

    对于那些硬骨头的女人,他有的是办法,叫她们乖乖低头求饶。

    他把狼牙鞭攥在手里,又给了她一鞭子。这一回,她后背整个的衣服都裂开了,露出了血水浸染的血痕。

    叶芊芜痛得后退,却被保镖拦住了。

    方才的经历让她深切地意识到,这不是一个草包,这是一个真正的活阎王。他一怒,真的会生灵涂炭。

    不行,得转换战术了……

    “说,当时哪只手动了我的东西!”雷老大说话的声音如同雷震一般,他遒劲的手指从裤腰中掏出一把刀,往下一抛,刀尖径直戳在了叶芊芜的面前。

    雷老大蹲下来,冷酷的气场几乎要把人冻成冰,“哪只手动了,就自己动手。”

    他的声音如山中猛虎,每说一个字地面似乎都震一震。

    这个男人,拥有天使般的面孔,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绝世容颜。尽管这在叶芊芜眼里是那样地面目可憎。

    叶芊芜眼中泪水涔涔,她知道泪水对寻常男人管用,但是对雷老大肯定没用。但是出于本能,她还是把女人最柔弱的一面展现给了最强大的对手。

    雷老大简直无懈可击,狡辩对他根本对他不管用。要想活命,她必须虚与委蛇,先将对方的怒火平息下来。

    “老大,我、我认栽了。”她服软,轻轻地说着,“您生气……可千万别为我气坏了身子。我两手都碰您的东西了,变种魔药、abyss芯片,您要这双废手,尽管拿去,芊芜绝不敢说一个不字。”

    说着她颤颤巍巍地拿起刀……自己动手,总比这群保镖动手好……她一咬牙,自己是手背上戳去,刀尖锋利无比,皮肤上立即流下一道道猩红的血痕。

    她乱七八糟地戳了一阵,也没对自己留情。相比直接剁,她还选择了一种不那么疼的方式。

    直到双手的肉皮都戳烂了,雷老大才冷冷地说句,“行了。”

    叶芊芜听闻立即停手。她又不想毁了自己这纤纤玉手。

    同时,她又控制自己泪腺哗哗地往外分泌泪水,如吃了洋葱一般,止也止不住,看起来楚楚可怜。

    雷老大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仰望着自己,“叶芊芜,你在我眼里连一只蚂蚁也不如。不过你既然敢动我的东西,还给我惹来这么大的麻烦,就不要怪我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