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68 黄昏杀机
    “砰砰砰!”

    刚才那位被绊倒的年轻乘客的行李被爆了,连同旁边几个行李箱都开了花。那行李中,装了不少名贵的东方青花瓷器,都被爆成了八瓣。

    年轻乘客本来就有气,见此更是暴跳如雷,揪着那其中一名下属的领子,嚷嚷着自己的瓷器值十几万,非要他们双倍赔偿。

    阿尔也加入他们的骂战中,一时间拉架的乘务员、看热闹的乘客闹成一团,场面混乱之极。

    叶芊芜再不犹豫,抓住这绝佳的机会,将钥匙插入的铁拴条的密锁中。这些铁栓条很久都没有打开检修过了,多少有些年久失修,叶芊芜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那些东西扳开一条小缝。

    眼见着雷老大那两个下属就要摆脱人群冲过来,叶芊芜无奈之下,只得从身上掏出一枚豌豆种子。

    ——这也是他们提前准备好的计策,豌豆种子虽然只是凡品,但一旦遇上变种魔药的浇灌,立即就会长大十几倍,遒劲蔓延,而且根茎叶都会像钢铁一样粗壮坚硬。

    叶芊芜看准了火车颠簸的时机,将豌豆丢到了那些大铁栓之间。然后,将项链夹层中的变种魔药撒了上去。

    “bibiti bubuti boo”叶芊芜饶有兴致地念了一段,假装自己有魔法棒在手。

    豌豆种子在变种魔药的催生下,瞬间长大,而且因为叶芊芜用量过大,在短短的瞬间几乎长成了一棵树,差点把列车的顶棚顶翻。

    “咔咔咔……”

    这么大的动静已经瞒不住了,叶芊芜躲开列车上众人疑惑的目光,飞速跳到了最后一节车厢上。

    刹那间,最后一节车厢和火车主体开始分离。

    火车上传来一阵惊呼,雷老大的扒在露台上惊怒万分地看着朝他们摆手的叶芊芜。失去动力的最后一节车厢变得边来越缓慢,与火车主体拉开的距离也越来越大。

    叶芊芜叹了一口气,她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剩下的,就靠阿尔的了。

    这节车厢很快就停下来,周围都是漫无边际的荒野和高山。时至黄昏,火车尖锐的鸣笛声离她越来越远,吵闹很快就被宁静取代,无边的夜色很快就要降临到这一片宁静的田野上。

    叶芊芜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静静地坐在车厢的断口上。如果可以,她此刻很想像阿尔那样吸一只烟或喝一瓶酒,来缓解缓解压力,可惜两样她都不会。

    她往往身后的车厢。

    据说这一节车上只有几个雅间,上面坐的也都是一些贵族之类的。她之前和阿尔早已查看过,这一次应该没有人买最后一节车厢的票。

    没事,就算着车厢上有人,她也可以按照原票价赔偿给他们。毕竟,主车厢被放了炸药,她这么做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救了他们。

    这么想着,叶芊芜撑着身子站起来,她几乎饿得前心贴后背了,想看看车厢里有没有什么遗留的吃的。

    黄昏的降临远比想象中的要快,此时的车厢里已经十分昏暗了。

    叶芊芜拿起一只没开包装的牛角面包,狼吞虎咽地放在嘴里吃了起来……吃了半晌,她蓦然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儿。

    车厢里还真有人。

    叶芊芜怔然放下手中面包,抬起头来,恍然发现,就在她所在座位的前面,有一个人,戴着黑色的低檐帽,身披纯色呢斗篷,正在座位上幽幽喝茶。

    黯淡的光线下,她只能看清那个人的模糊轮廓。——仿佛也是这趟火车上的乘客。

    乘客?……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仍然这般处变不惊地喝茶,这还是人吗?

    叶芊芜心中一瞬间拉响了警报,几乎联想到了所有不好的事情。

    “嗨……”她试探性地走近他,“您是车上的乘客吗?”

    那个人并未着急回她,而是慢慢放下手中的茶盏。黑暗中,瓷器发出叮当清脆的碰撞声,激得她心神一震。

    “你觉得呢。”他缓缓转过头来,音色低哑比夜色还浓,“叶姑娘。”

    叶芊芜下意识向后一退。对方的声音犹如丧钟般一瞬间打响了战斗的前奏,她将灵柩钉拿在手里,整只手已经绷紧了。

    对方居然知道她的名字,不用想也知道来人是谁了。

    “叶姑娘……”她冷冷问道,“你知道我。”

    “当然。”那个人缓缓站起身来,若有所思地呢喃着,“否则我不会留下来等你。”

    “为什么等我?”

    “为了杀你。”

    “杀我?”她先是惊讶,随即无奈地摇摇头,“你是雷老大的人吧?”

    黑暗中传来短暂的沉默,针锋相对的火花在空气中迸射。

    “是。”隔了半晌,他似乎在黑暗中摇摇头,“抱歉,这好像不是你该知道的。”

    叶芊芜咬咬牙,一滴汗水从额上留下。

    是她疏忽了,以为雷老大只派了那两个蠢货,原来真正的王牌在后面呢。

    而是,环绕她的黑暗,她所处的地方是茫茫荒野,对方实力未知,而她,没有任何帮手。

    “你猜得没错,列车上确实没有炸弹。”他的语气听起来很平淡,“你比我想象中要聪明。下面,就是我们之间的对决了。”

    叶芊芜低低道,“就在这间逼仄的车厢里?我们或许可以去外面,正大光明地打一架。”

    他说,“我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何需跟你正大光明。而且试探一个人的能力,一节小小的火车厢,绰绰有余。”

    叶芊芜敏觉地捕捉他话中的字眼,“你觉得我连你几招都接不过?”

    “现在看来,是的。”他甚是专注地说着,“如果你黑暗中能力够强,现在早就捕捉到我的身影进而对我动手了。”

    “我不信。”

    叶芊芜刚说完这句话,就发觉脖颈上有个冰凉的东西。

    一枚锋利的刀片不知何时架在了她的大动脉上。

    叶芊芜后背一凉。

    “现在信了么?”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