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69 命棋博弈
    叶芊芜怔怔盯着那人黑暗中的寒芒,终是长叹一口气,“我输了。”

    黑暗中的人嗯了声。

    “但却不想认输。”她感觉到那个人已经到了她的身边,便欲抬手十指向他刺去。

    那个人向后跃了一步,空气发出猎猎的风声,他黑色的呢斗篷在空中飒飒一甩,跃到了她的身后,刀片依旧不离她的脖颈。

    已经出血了。

    叶芊芜感到脖间剧烈一痛,不敢再动。

    “不要骗我。”他语气淡淡的,“更不要试图偷袭我。尤其是在你处于十分劣势的情况下。”

    叶芊芜感觉刺剌剌的感觉在脖颈上,下一秒,她就可能因为血管爆裂而死。

    她战战兢兢,犹如在深渊的钢丝上跳舞。

    “你没有动手。”她说道。

    他手上的刀片微微抬了抬,“哦,你很着急吗?”

    叶芊芜苦笑,“谁着急去死?只是,你虽然赢了我,但是,像你说的,你是出于极端优势的情况下。如果我们去阳光下一对一地打斗,你未必能赢得了我。”

    他滑过一丝笑,“叶姑娘,你是在诱导我。”

    “我没有。”她很认真地说道,“雷老大不是叫你简单地杀了我,是吧?”

    “哦?”他话语中依旧毫无温度,“那你以为,你是还有其他利用价值吗?”

    叶芊芜无奈地叹了口气,可她还不想就此认命,“规则是你们定下的,所以无论这规则对我多么不平等,我都必须接受,是吗?”

    他沉默了片刻,淡淡说道:“现在看来,是的。”

    “弱者并不是甘心做一个弱者的。你们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叶芊芜尽力组织自己的语言,“如果你能给她一次机会,她会向你证明她自己的。”

    她心脏怦怦直跳,竭力用语言和强大的对手交锋着。

    不过很遗憾,对方也并不是个没脑子的人。

    “你想跟我赌?”他略感意外地问道,不过语气很快恢复了平静,“这算不上明智。”

    “我不是跟你赌,这是我自己的命,我赌不起。”叶芊芜倔强地说着,倔强中又夹杂了一些些理智,“你是雷家的人,你当然不会辜负职责。但是,如果你肯给我一次机会,我会证明给你看。”

    对方再次陷入一片沉默中。

    叶芊芜揪紧了一颗心,武力不足的劣势下,这是她唯一生存的机会。

    过了很久,久到就在她以为那人动摇的时候,他说道:“不行。”

    叶芊芜咬牙坚持着,时间从未像此刻这般过得缓慢。她估摸着刚才的一番对话只用了不到五分钟,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她要撑过去。

    “雷老大想杀我是不假,但是,不杀我,他能得到更大的利益。”她尽量平和地解释着,“我的价值,不只在武力上。”

    对方轻轻发出个语调上扬的哦,似乎虽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

    “是么,”他问道,“你还会什么?”

    叶芊芜扭扭脖子,换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你应该知道,前两天雷家发生了一件大事。”

    事到如今,全天下都知道是她和青婴入侵了黑帝大厦,当然也没必要跟眼前的人隐瞒了。

    他既然是雷家人,就不可能不知道abyss芯片的事情。而且,从前雷老大虽然是abyss芯片的拥有者,却也没能破解芯片之内隐藏的秘密,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捂得跟个宝似的。

    雷老大一路纠缠着追杀她,应该也想利用她破解abyss芯片的秘密。

    想到这里,她轻轻一笑,推开脖间锋芒毕露的利器,“那东西,我确实拿了。不然也不会被雷老大抓到这来。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破解。”

    “叶姑娘,你很擅长狡辩呢。”他冷冷说道,“说实话,我有点意外。”

    叶芊芜长吸了一口气,耸耸肩,“没办法,求生是人类的本能。”

    “如果你破解它,确实值得我饶过你。”对方毫不避讳地说着,敏觉地听出了她的画外之音,“若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叶姑娘。”

    叶芊芜挑了挑眉,“绝不会。”

    “哦?”他话锋一转,“那好,如你所说,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叶芊芜感觉自己脖间倏地一松,不知不觉间,那种死亡弥漫的气息已经消散了。

    与此同时,只听他轻拍两下手掌,车厢里里排排壁灯次第点亮。虽说是壁灯,却并不明煊,伸手勉强能看清五根手指头。

    叶芊芜有点意外,下意识用手挡着眼睛。就是借着这点微光,叶芊芜模模糊糊地看清眼前的男人。

    他幽幽说着,“叶姑娘,咱们换个地方好好聊聊吧。”

    叶芊芜眉峰一拢,“换个地方?”

    话音未落,只见他指间飞快夹出一枚注射针,利索地扎在了她肩膀。

    话没说完,她一秒钟之内就失去了意识。

    *

    等叶芊芜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的床铺变了。

    这是一栋小洋楼。黑白的主色格调,显得甚是有情致。室内朝阳,微醺的阳光透过窗外的法国梧桐,洋洋洒洒在她的侧颜上,颇有种闲庭照水的美感。

    与此同时,房间还多了两名女仆。

    “这是哪里?”她猛地坐起身来。

    她不知道火车上的那个神秘男子是怎么把她弄到这里的,不过……只要命还在,怎么都好说。

    一名女仆上前来,恭恭敬敬地说道:“叶姑娘,您醒了。当家请您下楼去。”

    这是……雷老大的家?

    叶芊芜半信半疑地挑了挑眉。

    同时,一股冷汗从毛孔里冒出来。上次她在海上耍了雷老大,雷老大一路追杀,虽然她跟阿尔也做出了一些努力,最终却还是落在了这厮手里……

    想必那个火车上遇见的那个神秘人被她的话打动,所以没杀她,把她交给了雷老大。

    事到临头,反而不那么害怕了。

    “雷老大她在哪?”叶芊芜自知退无可避,便只好叹了口气,“我正好也想跟他了清这场恩怨。”

    那女仆低头道,“当家,就在楼下。您赶紧下去吧,最好别跟老大刚,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