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77 我的名字是许信翎

077 我的名字是许信翎

    清风徐来,夜幕之下,叶芊芜从新审视着眼前的男子,不禁发出一声冷笑。

    “你果然不是雷老大的人。只是我没想到,你居然是皇室的人。”

    许真并不否认,“不管我是谁的人,别忘了,我刚才救了你的命。”

    叶芊芜不想跟贵族扯上关系,那样完成赞助人的任务会更加困难。可是,到现在abyss芯片的破解手段还毫无进展,她若是想在雷老大手底下周旋,还必须要依靠这个男子。

    “我能信得过你吗?”叶芊芜抬起头,满是狐疑。

    许真的衣服披在背上,月华落在他眼中,半晌,他才幽幽说道,“叶姑娘,决定权在你手中。我已经向你投出了橄榄枝,你要是不接的话,我便只能把你当敌人看待了。”

    是选皇室还是选雷老大,这是个问题。

    叶芊芜静静沉思了一会儿,“那我们结盟吧,二人联盟。反正雷老大,我是必须要拿下的。既然拥有共同的敌人,那就拥有共同的目标,我只希望你这个盟友不要叫我失望。”

    许真挑了挑眉,脸上的表情有些幽邃,“我能问问,你的目标是什么吗?或者说,隐藏在背后的那个人叫你做什么吗?”

    叶芊芜一阵沉默。赞助人是大事,任何时候都不能告诉外人。

    许真见她不语,冷笑一声,“叶姑娘,我提醒你。你已经知道了关于我的身份,相应的,你是不是也应该拿出点结盟的诚意来?”

    “我的目标就是abyss芯片。”叶芊芜猛地打断他的话,“若再多,就是雷老大的命。其他的,我一概不要。”

    “可你已经得到abyss芯片了。”

    他靠在船头,悠悠说着。

    “还不够。”叶芊芜对上他的话茬儿,“我要的是abyss芯片里隐藏的秘密。”

    许真手指慢慢抚上下巴,若有所思,“可是,这好像连雷老大本人都没有破解。你又凭什么呢?”

    叶芊芜婉转一笑,“他把破解abyss芯片的事情交给你了。许公子心思这样通透,我想定然知道破解的手段吧?”

    许真江湖人称许狐狸,是雷老大最倚重的智囊。没想到这个智囊居然是个卧底,饶是如此,他也一定在寻找破解abyss芯片的手段。

    许真眼中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暗光,点点头,“不错。你很敏觉。”

    “我们结盟的话,各取所需就好。平时,井水不犯河水。”

    叶芊芜爽快地说着,“除了我刚才说的那两样,其他的,情报,财富,地位,以及你们贵族之间的争斗和算计,我一概都不要,也不会参与。如果你觉得我的条件可以的话,咱们就结盟。”

    许真一直细细倾听她的话。待她讲完之后,小船也慢慢滑到了岸边。他将长袍拿在一只手臂上,缓缓站起身来,跳上了岸去。

    叶芊芜见他这么波澜不惊的表情,却不能用读心术猜出他内心所想。结盟这件事是他主动示好的,她这个盟友似乎也是他计划中的一环,只是个必然的结果。

    “我答应你的条件。”他伸出一只手,优雅而沉静地拉叶芊芜上岸,“叶姑娘,合作愉快吧。”

    叶芊芜也跟着上了岸,注视了她这个盟友一秒,“许真,以后,我们在雷老大面前就是一条战线了。”

    他脸上本来波澜不惊,蓦然听到这个称呼,闪过一丝厌烦之色。

    “许信翎,”他低低说道,“我的名字是,许信翎。”

    *

    港口码头一役之后,叶芊芜因为刺杀子爵成了大街小巷通缉要犯,处处都有眼睛和耳朵盯着她,整个偌大的城市,几乎没她的容身之地。

    说起来,这次刺杀子爵的任务还是雷老大派下来的,如今事情办完了,她说什么都要回去给雷老大汇报汇报工作。

    她正想去找雷老大,黑鹰就驾车过来寻她,说是当家的要把她接回去。

    叶芊芜皱眉,“当家的,生气了吗?还是怎么……”

    黑鹰冷着脸,“当家的没生气,只是叫你过去回话。老六说你这次表现很好,所以,当家的准备把你调到身边。”

    叶芊芜舒了一口气。他口中说的老六就是许真,当然,她现在已经可以唤他许信翎了。

    “走吧。”她痛痛快快地上了黑鹰的车。

    雷老大依旧住在上次那个别墅里,只是几日不见,他好像受了伤。客厅里站满了丧头丧脑的医生,楼上,还时不时传来雷老大的咆哮声。

    “当家最喜爱的一匹马驹前几日踩着了捕兽夹,之后又遇见人埋伏,所以才受了点伤。”黑鹰说着,指向叶芊芜,“这些庸医,一会儿我都宰了。你现在快点上去,给当家的换药。”

    叶芊芜诧然道,“我?我又不是医生。”

    “少废话。”黑鹰的语气很强硬,“不想死就服从命令。”

    叶芊芜暗暗腹诽这肌肉男,现在雷老大明显就在气头上,他这个时候要她上去,明显是要找个出气筒子撒气。

    黑鹰和其他雷家人一向都不喜欢叶芊芜,这种挨刺的活当然要让她去做。

    无奈之下,她只得提着药箱上去。旋转楼梯之上,正好许信翎正从楼下走下来。两人擦肩而过,心照不宣,许信翎压低了帽檐,那种平和的表情叫她安心。

    他刚从上面下来……

    叶芊芜大概了解了情况,小心翼翼地推开雷老大卧室的门。

    卧室很乱,横七竖八的碎瓷器和家具被扔了满地,还有股浓浓的酒精味儿,充满了暴戾的气息。

    “生这么大气做什么……”叶芊芜心想着,见雷老大正伏在沙发上,头埋在枕头下,后背上的伤口血液浸透,纱布也被他扯得乱七八糟。

    茶几上,放了一小瓶安神药,是许信翎刚才留在这里的。

    “当家的……”叶芊芜小声叫着,手指试图轻触雷老大的后背。

    做这种事情还是叫人有点抵触的,谁知道雷老大会不会忽然发脾气……

    没想到还没碰到,后者就像触电一般地反弹起来,暴戾得像一头发狂的雄狮,眼珠都是红的,倏地,掐住叶芊芜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