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丢掉渣男后我成神了[快穿] > 又A又飒女向导(11)

又A又飒女向导(11)

    一刻钟后,云蓝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居高临下的看着文灵道:“我赢了。”

    文灵咬牙抬头看她,在内心暗自发誓:今日之耻,我文灵永生难忘。

    张丽丽满脸崇拜,云蓝这也太帅气了,简简单单三个字“我赢了”就很帅气。

    杨姣脸色苍白一片,她想起自己和文灵一起说过的坏话,生怕云蓝找她麻烦。

    云蓝的目光扫过屋子里所有人,尽管她面上没有情绪,但是所有人都打了个激灵。

    这是管理者当久了之后习惯性的威慑,即使她不想,她看人的时候也让人不敢反抗。

    文灵从地上爬起,眉心紧紧皱起,显得有些倔强,她一言不发的往门外走。

    张泰叫住她,“文灵,给云蓝道歉。”

    文灵脚步都没停,打开门就出去了。

    云蓝不动声色的抿了一下唇,看来她和文灵的恩怨是不能善了。

    和文灵结了仇,云蓝并无后悔的情绪,反而是张泰一脸痛惜的说:这,这,你们两人都太冲动了。

    云蓝是个沉稳理智的人,并非冲动的性格,她知道自己可以用温和的方法扭转文灵的印象,不伤两个人的脸面。

    初来乍到,云蓝应该收起棱角,温和的甚至带着牺牲的融入集体。

    云蓝不想那样做,文灵未经任何调查就将作假这帽子扣在她头上,接下来的指责更是无中生有,逼着她认下。对云蓝来说,那种温和的容忍了,等着在漫长的生活里用行动解释的方法,就是懦弱。

    云蓝当惯了管理者,而管理者大多自信,对自己的主张很坚定,文灵的质疑声对云蓝的威严是种削弱,凭实力说话的佣兵团,不吃温和那一套。

    只有打文灵一顿,云蓝才能在这里站稳脚跟。

    云蓝用实力碾压的方法在佣兵团站稳了脚跟,另一头林清志也要从出院了。

    林清志的精神力被云蓝用长矛刺穿,接着又陷入了精神力暴动,精神海受了重伤,在医院里养了一个多星期。

    林清志在医院里过得不算好,他精神海受了重伤,需要向导安抚梳理,平常时候都是云蓝来做这样的事情,如今云蓝走了,林清志只能请求佣兵团其余向导的帮忙,但那些人都没有云蓝和他契合熟悉,每次治疗林清志都要比以往更加严重的痛苦。

    林清志把这笔账都算在了云蓝头上,云蓝用精神力攻击了他,还在他住院期间一次都没有来看过,也一个电话都没有,实在是没有良心。

    林清志不愿去想云蓝真的离开了这个可能,没人照顾的痛苦,让他发现自己根本离不开云蓝。

    林清志拎着一个小行李箱回了家,这是他两年前买的房子,那个时候佣兵团已经走上了正轨,让他有闲钱买了这套房。

    林清志还记得当初买房的时候,云蓝有多高兴,每件家具都是她精心挑选,一遍遍的和他说,她有多么期待新生活。

    想到过去的感情,林清志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云蓝这次实在太过分了,他不过亲了一个女同事一下,她就发这么大的火,实在是太霸道蛮横了。

    林清志觉得自己要给云蓝一个教训,让她知道做错了事情必须要受罚。

    林清志冷着脸打开了门,迎接他的却不是云蓝爱慕的眼神,而是一片狼藉。

    这屋子里简直没有一件完好的东西,就连云蓝最喜欢的玻璃吊灯都被砸碎了,而地板上全是黏糊糊的葡萄酒印,说明云蓝已经离开很久了。

    林清志心里瞬间一空,这次云蓝好像真的特别生气。

    林清志避开地上的垃圾往里走,他还记得这些东西都是云蓝一点点置办起来的,每一件都饱含云蓝的深情,但是现在它们都被抛弃了。

    和他一样。

    林清志捡起被摔得粉碎的相框,里面的照片被葡萄酒浸过,变成了脏兮兮的灰色,如同林清志和云蓝的感情。

    林清志心脏一阵阵的疼,云蓝这么做,是真的不想要和他在一起了吗?

    林清志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他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他只是因为任务挣了很多钱,一时冲动吻了温瑶瑶罢了,除此之外,他什么也没有做。

    云蓝这次脾气也闹得太大了。

    她把他打进医院,又把屋子砸了,这脾气也该过去了。

    林清志这么想,他还不知道云蓝离开他后,转头就进了他攀不上的天海佣兵团,以为云蓝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外面住着。

    林清志看着这屋子,思考片刻后,还是找来装修队让他们把屋子恢复原状。

    林清志想:等屋子修好了,云蓝也该回来了,她一个女人在外面住着像什么样子。

    林清志在给屋子重新做装修的时候,云蓝已经成功的融入了天海佣兵团。

    文灵被云蓝用实力摁在地上摩擦后,直接和纪明海提出了辞职,在纪明海挽留的时候,她道:“有云蓝就没我,有我就没云蓝。这件事没有回旋余地。”

    纪明海意思意思的考虑了片刻,然后做足无奈的样子说:“文灵,你也知道,我们团想要冲击华国第一佣兵团很久了,云蓝是我们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我不能因为私人恩怨就让她走啊。再说,她才刚加入,我就让她走,会贻笑大方的。”

    纪明海绕来绕去,就是不肯松口让云蓝离开。

    文灵哪能听不懂这些暗示,纪明海就是觉得她对佣兵团的用处比不上云蓝,她直接翻脸道:那我走,既然你不想让她走,那我就走了。

    纪明海拉住她,和稀泥道:“这只是个小事情啊,你别放在心上。你心放宽,和云蓝好好相处,就能知道她这人不错。你们还能共同进步。你不是正在冲击s级的关头吗?”

    文灵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屈辱,让她去和云蓝请教,不如干脆让她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文灵怒瞪着纪明海,“你一点都不理解我!”

    那天被人捆在地上动弹不得,是她永远的屈辱,她发誓,她一定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