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丢掉渣男后我成神了[快穿] > 又A又飒女向导(12)

又A又飒女向导(12)

    文灵走后,纪明海直接把她的工作交给了云蓝。

    文灵知道自己离开反而给云蓝做了嫁衣后,气的要死,砸了半个家的碗筷。

    云蓝有实力又经验,对佣兵团的工作很快上手了。只是在治疗佣兵上,出现了一点点问题。

    文灵跟着佣兵团这么多年,治疗了许多的哨兵,在她看来是工作,但哨兵们都记得她的付出,心理上偏向于她。

    如今她委屈出走,有些哨兵们为了她,不肯接受云蓝的治疗。

    按照云蓝ss级的实力,她可以不用哨兵同意,直接入侵他们精神海,强硬的帮他们梳理,展示她的实力。

    但她时刻记得自己是来工作的,不是来结仇的,于是那些人她干脆不管了,只和愿意接受她治疗的哨兵合作。

    因为云蓝实力高经验多,经过她治疗的哨兵,离开时都精神抖擞。

    毕竟云蓝实力强大到可以把他们精神海的陈年旧疾都一一拔除,让他们恢复成最好的状态。

    状态一好,实力自然也有了增强。

    被云蓝治疗过的哨兵实力的增长,与他们对打的哨兵体验最深。毕竟能够结成训练伙伴的两个哨兵,实力本就差不多。

    本来胜负五五开的局面,变成了自己被对方吊打,任何一个哨兵都不可能觉得这是偶然啊。

    于是云蓝的名声就在哨兵中传开了,哨兵们争先恐后到她治疗室门口预约,就连那些原本不愿意过来,替文灵出气的哨兵们都偷偷摸摸的来了。

    毕竟实力强一分,在辐射区活下来的机会就多一分。

    彭能是不愿意被云蓝治疗的哨兵中的一员,他听文灵说过云蓝实力根本达不到s级,又心眼小,记仇,她不过是质疑了一句,就被云蓝在团长耳边吹枕头风,赶出了佣兵团。

    因为文灵的话,彭能对云蓝极为排斥,还拉着其余佣兵一起排斥云蓝。

    彭能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去找云蓝治疗的,团里的高级向导这么多,他想不开去找云蓝那个小心眼的女人治疗做什么。

    就是所有向导都不治疗他了,他也不会去找云蓝的。

    天海佣兵团,云蓝治疗室,晚上十点。

    一个黑影偷偷摸摸的从楼梯间出来,走廊的灯已经关了,唯一的光源便是黑影手里的手电筒。

    这个黑影脚步很轻的走到云蓝治疗室的门口,然后打开了挂在治疗室门口的预约小本子。

    他把手电筒放到臂弯下夹着,空出手来拿笔打算在本子上加上自己的名字。

    他翻开了第一页。

    天海佣兵团用来做预约的类似于来访登记表,要求写上姓名,性别,电话号码等一系列的东西。

    行距比较宽,一页大概能写下十个名字。

    黑影本来估摸着自己怎么也能把名字写在第一页,结果第一页早就写满了。

    黑影立刻翻到了第二页,居然也满了。

    黑影不信邪,又翻到了第三页,又又又满了。

    黑影绝望的再翻一页,第四页上面还有几个位置。

    黑影根据人数一算,和佣兵团每个月向导需要的工作量比较了一下,绝望的发现自己最快也要下个月才能撞到云蓝的治疗。

    黑影的目光移到了小本本上,要不撕掉一页,那他就有希望这个月能排上了。

    黑影对着预约本伸出了毒手。

    “你在干什么?”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楼里的警卫巡查到了这里。

    黑影吓得跳起来,他就是挑了个没人的时间来预约一下,他容易吗?

    黑影赶紧把预约本扔回门边上,几个弹跳就跑到了楼梯口,a级哨兵的身体素质在这一刻得到了证明,警卫只是眨个眼的功夫,他就已经不见了。

    本以为警卫会垂头丧气,但没想到警卫反而冷笑一声道:以为跑了我就找不到你吗?

    警卫拿起预约本,让我看看今晚来的第三个是谁。

    扫了最后一个名字一眼,警卫在巡逻本子上记下:彭能违规潜入办公楼,扣三分。

    而在刘能的名字上面,赫然就是讨厌云蓝哨兵小组的其余两员大将,蔡立夏,张栋。

    第二日,刘能和蔡立夏、张栋在训练所门口撞见,三人如出一辙的瞳孔放大,手脚无处安放,以及没有原因的哈哈大笑。

    三个人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几句后,心事重重的往训练所里走。

    推开训练所门,三人便受到了众人的视线扫视,以及意味深长的笑容。

    三人瞬间感觉自己双腿一软,做贼心虚不过如此了。

    三人顶着众人的视线往里走,然后他们就见到了一个通报条子。

    刘能、蔡立夏、张栋为预约s级向导云蓝的治疗,违规潜入办公楼。

    特此通报批评,扣除当月百分之三的工资。

    刘能、蔡立夏、张栋:……老脸没地方搁了,哪里有个地洞让他们钻一钻。

    来云蓝这儿治疗的哨兵把这事当做笑话讲给云蓝听,云蓝由此得知了这件荒唐事。

    云蓝笑道:“他们若是想预约,白天大大方方来便是,我这只有一条规矩,不许闹事。”

    哨兵同样笑道:“得咧,回去就告诉他们。云向导你不记他们的仇。”

    云蓝哭笑不得道:“都是同事,以后出任务更是同生共死,我只希望大家和平共处,互相帮扶。”

    云蓝知道天海佣兵团里有不少人觉得是她容不下人,赶走了文灵。

    云蓝无法去和所有人解释,也不愿意把这小家子气的恩怨挂在嘴边,张泰要替她找回公道都被云蓝阻止了。

    云蓝道:“你对我的关心我知道,但是我初来乍到,这佣兵团里无人认识我,对我的品性没有了解,本来这一切都是空穴来风,没有实证。你要是替我去解释,反倒是落人口舌。不如等等,等到大家都认识我,这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张泰心疼的皱起眉,“可是这其中就要委屈你了。”

    云蓝道:“我并不在意他们如何评价我,我问心无愧,又何必在意别人如何评说。信我的人不会信谣言,信谣言的不会信我。我是最不乐意自寻烦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