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丢掉渣男后我成神了[快穿] > 又A又飒女向导(18)

又A又飒女向导(18)

    云蓝刚打开手机,微信就滴滴答答响个不停,全是齐晓彤在她离开期间发来的消息。

    云蓝扫了一遍后,基本明白了情况,有个陌生人在网络上诬蔑她。

    齐晓彤很认真的推断是林清志,和云蓝有大仇的就是他了。

    云蓝否定了这个猜测,她在安全区见到林清志了,他的表现说明他根本不知道安全区内的事情。

    云蓝给她齐晓彤消息道:“不是他。”

    齐晓彤一听到手机响就立刻拿起来,发现云蓝居然只回了一句“不是他”,差点没气晕过去,她恨铁不成钢的说:'云蓝,林清志都出轨了,你还相信他!'

    云蓝道:"我不是相信林清志,我是相信自己看人的能力。并且我三个小时前见过林清志,他根本不知道我s级。"

    齐晓彤:???

    她记得她和原来的老同事说过云蓝s级啊,怎么林清志现在还不知道。

    齐晓彤想不明白,只能归咎于林清志失道寡助。

    齐晓彤把林清志抛在脑后,她最担心的还是云蓝如今被人泼了这么大一盆脏水,网上到底都是她的黑料,“云蓝,你打算怎么办?”

    云蓝已经翻完了网上那篇博文和下面的评论,齐晓彤很担心的事情,她却不怎么放在心上。

    “现在不必着急反驳。”云蓝温声道。

    “怎么能够不反驳呢!你如果不反驳,那些人一定以为你心虚。”齐晓彤着急的劝道。

    云蓝勾唇一笑,“晓彤,如今那就是一滩浑水,我们亲自上场去争,无论怎么做,都会落人口舌。网络上的真真假假,靠我们自己是没办法说清楚的。”

    “那我们也不能把话语权让给别人啊。”齐晓彤依旧不明白。

    云蓝道:“晓彤,你知道什么叫做同行业之间的碾压吗?”

    “我不打算自己开口反驳,我要让最权威的官媒为我反驳。”

    齐晓彤:???

    “官媒怎么可能突然为你证明身份?”

    云蓝道:“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你只要等着看就好。”

    一个新的s级向导,官媒不得炫耀一下。

    接下来,无论齐晓彤怎么撒娇卖痴,云蓝都不肯继续开口。

    齐晓彤失落的收起手机,但转念一想,云蓝会把事情解决,她不用担心,她又开心起来了。

    云蓝关闭和齐晓彤的聊天界面,打开了那篇胡编乱造的博文。

    这篇博文最厉害的便是假话里混了不少真话,显然这人了解她,不仅是了解她在清志佣兵团的事情,还了解她在天海佣兵团的事情。

    清志佣兵团那个人是谁,云蓝暂且还不能确定,但是天海佣兵团里的这人,实在过于好猜。

    除了文灵外,云蓝没和任何人产生过矛盾,而文章中也暗示了云蓝用不正当的手段逼走了天海经验最丰富的向导。

    云蓝摆弄了一下手机道:“这种报复,未免也太小儿科了。”

    文灵对云蓝缺乏认知,以为名誉受损会让她情绪失控,无比痛苦,但实际上,她在意的只有自己能不能活下去,其余皆是身外之物。

    想好解决办法后,云蓝平静的睡下了。她这一举动如果被文灵看到,恐怕会气得升天。

    她费劲心机想要为难云蓝,结果云蓝看完文章后,还能平静的睡着,一点失眠焦虑的影子都没有。

    休息了两个小时后,云蓝收到了纪明海的短信,让她立刻赶到会议室来。

    云蓝翻身起床,只花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打理好了自己,十分钟后到达了会议室。

    咚咚咚,云蓝敲响了纪明海办公室的门,“团长,我到了。”

    纪明海在里头应道:“等会。”

    云蓝听到了他的脚步声,于是她安静的等在门口。

    屋子里其余人见到纪明海的动作,暗道:门明明没关,却亲自起身去开门,看来来人在他心中很重要。

    纪明海打开门,侧过身让云蓝进来,接着关上门介绍道:这是我们团里新来的s级向导云蓝。

    李山北率先站起来和云蓝打招呼道:“云向导,你好。”

    纪明海指着李山北对云蓝道:这是北岳安全区佣兵管理部门的部长李山北。

    云蓝对李山北微微一笑道:“李部长,你好。”

    屋子里还有三人,其中一个是张泰,另外两个云蓝没见过。

    纪明海介绍道:“这是商业部的部长黄漠,这是秘书长安余。”

    云蓝一一和他们打过招呼。

    纪明海见所有人都互相认识了,转头开始说正事,“我把你叫来是因为李部长他们都想认识一下你。”

    李山北点点头,他看起来刚到四十岁的年龄,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眼神是洞察世事的温和。

    李山北道:“这么多年了,我们终于又有了一个s级的向导。这可是个大好事。”

    纪明海见李山北又开始说这些没意义的客套话,不耐烦的打断道:“我们都知道是好事,别转移话题,我们继续商量两头异兽的分配吧。”

    纪明海坚守底线道:“两只异兽,我们天海佣兵团必须要留一只。另外一只,我们可以优惠价卖给你们。”

    李山北:“这个分配我没有意见,但老纪你那个价格可不优惠。”

    张泰代替纪明海回答道:“这价格已经是低得不能再低了,我们还是整只卖给你,若是我们分开卖,至少还能多挣20%。”

    安余打圆场道:“我们这不是穷嘛。”

    李山北见价格一时不好压不下来,干脆把话题又引到了云蓝身上,“我听老纪说,这次能打到两只s级异兽,多亏了你。”

    云蓝摇摇头,“团长谬赞了。”

    李山北笑眯眯的看着云蓝,温和的眼神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能不能请你给我们详细讲讲当时的情况啊。你知道老纪那人,做事一流,讲故事就二流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一句就给概括完了。”

    云蓝道:“我也不会讲故事。”

    李北山道:“英雄出少年,你和我说说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吧。”

    纪明海直接坐到李山北和云蓝中间,对着李山北怒目而视道:“别想使用怀柔政策!”

    他实在怕了李山北的怀柔政策了,李山北这人有毒!

    他和李山北一起去招人,李山北笑笑,鼓励青年人一两句,那些人就跟着李山北跑了。

    后来,他就再也不和李山北一起去招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