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丢掉渣男后我成神了[快穿] > 异世界的小病娇(2)

异世界的小病娇(2)

    卓日城的议政大厅是由金红二色构成的美妙庭院,金色的柱子立在屋子四周,支撑起了屋顶。

    清晨的阳光洒进来和还未熄灭的蜡烛混合在一起,如同正午。

    卡特公爵懒散的坐在上位,他的左手边是伊恩学士,已经在任三十年了,从贝洛塔的爷爷开始,他就是卓日城的学士了。

    学士身旁是骑士摩尔,他掌管卓日城的军务。

    卡特公爵的右手边是严,他是来自华夏的异邦人,才华横溢又俊朗非凡。

    除这三人以外,屋子里还坐着其余五人,但仅有一个乔拉值得注意。

    按照继承法,在杰克公爵夫妇都死亡后,乔拉作为他们关系最近的侄子,可以继承杰克的爵位。

    一个蠢蛋,仅仅因为他男子的身份,就可以拿走贝洛塔所有的一切。

    卡特公爵坐在上首,他是个严肃正直之人,对杰克的遗产并不感兴趣,他只想赶紧结束这一切,回到自己的城堡,好好的休息一阵。

    在别人的城堡里,总归不如自己家中舒适。

    卡特公爵对乔拉道:“根据律法,你可以继承杰克的爵位和他的部分财产。我与学士商讨……”

    “我不同意。”一个女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被推开的大门旁,贝洛塔两手交握胸前,一双碧眼直视着卡特公爵。

    她穿着黑色的束腰长裙,上面有珍珠点缀,头发同样用珍珠发网包住,牢牢实实的绑住脑后。

    卡特皱眉道:贝洛塔,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贝洛塔迈开脚步,走进屋子,停在乔拉的凳子旁。

    让开。她对乔拉道。她的声音不高不低,但底气十足。

    乔拉一向很怕自己这个妹妹,明明常年卧病在床,但偶尔展现出来的聪慧和残忍让人心底发寒。

    乔拉站起身,脸上有些犹豫,“贝洛塔,由我继承爵位是规矩,我不可能让给你。”

    “让开。”贝洛塔只重复道。

    乔拉把位子让出来,罗莎会意的扯开椅子,让贝洛塔坐下。

    贝洛塔能感觉到屋子里注视的目光,是不敢置信和怀疑以及对她行为的不赞同。

    他们一定觉得我疯了,贝洛塔想,可能我就是疯了。

    贝洛塔坐定后才回答卡特的问题,“卡特公爵初来乍到可能不了解,于情,我是弗金格家族唯一的继承者,于理,我是卓日城的财政大臣,谁也没资格对我说,这是我不该来的地方。”

    卡特公爵沉下脸,“你是个女人。”

    贝洛塔两手紧紧的缠在一起。

    她不能倒下,不然一切就都完了。

    她坐在椅子上,看起来更小了,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反抗卡特公爵呢?

    贝洛塔道:“这是我父亲的领土,他定下的规矩才是规矩。若是卓日城改名叫长镇了,我想我会记得。”

    长镇城是卡特公爵的领地,贝洛塔强硬的把卡特公爵的话堵了回去。

    小姐,伊恩学士打圆场道:“经过这么多天的劳累,我想大家都累了。我提议先休息一天,明日再讨论继承人的事。”

    卡特公爵冷哼一声,甩袖离开,乔拉想了想,跟在了他身后。

    贝洛塔目光都没有移动一下。

    因为她威严的目光,卓日城的人都没有动。

    等到卡特公爵的背影都看不见了,伊恩学士对贝洛塔道:“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

    贝洛塔道:“这是我父亲的领地,是我父亲的遗产,而我是他唯一的继承人,我宣布从今日起,我就是卓日城城主,贝洛塔公爵。”

    她望向伊恩道:“伊恩,我任命你为我的副城主。”

    伊恩露出诧异的神情,他摇摇头道:“小姐,这不合规矩。”

    贝洛塔不理会他的拒绝,颁布了她上任后的第一条命令,“伊恩,我命令你翻阅所有的法律条文,说服王庭同意我继承爵位。”

    伊恩还是拒绝,贝洛塔冷冷道:“这是命令。”

    贝洛塔的目光又移到了严身上,这个她曾经爱着,现在依旧爱着的男人。

    他看上去依旧阳光俊朗,但他同时可能是杀害她父母的凶手。

    贝洛塔对他道:“严,你全力协助伊恩学士。卓日城的财政接下来由我来管。”

    严好看的眉眼皱起来,“贝洛塔,你知道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你不必如此辛苦。”

    贝洛塔无视了他的话,命令道:“叫我贝洛塔公爵。”

    贝洛塔的目光看向骑士摩尔,“摩尔,你是我第一个骑士,也会是未来我手底下第一个子爵。”

    摩尔盯着自己的大拇指,玩味的笑着。不回答贝洛塔的话。

    至于屋子里其余四人,贝洛塔对他们道:“你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长辈,如果你们要走,我不会拦你们,但若是你们选择留下来,我向你们保证,数不清的荣华富贵都在你们前头等你们。”

    “你们将与我同生共死,并肩作战,与我共同开创伟业。”

    无人应答,贝洛塔知道她还需要拿出更有说服力的东西。

    但至少现在她有了回旋的时间。

    罗莎扶着贝洛塔离开屋子时,只有严跟了出来。

    走到阴凉的长亭后,贝洛塔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严。

    她的目光没有了之前的含情脉脉,这让严心里觉得有些不妙。

    她和严离得那么近,贝洛塔可以闻到严身上特殊的草木香,这想起曾经使她心醉,此刻却让她心痛。

    贝洛塔不是个笨蛋,相反她非常聪明,她依旧没有证据,但严的表现让她相信自己的怀疑。

    严一直在回避她的目光,而在刚才的会议上,严并没有站在她这边,反而劝她放弃。

    恋爱中的女人是非常敏锐的,严看向她时藏不住的愧疚和心虚,还有他走神思索的模样,都是说明严背着她有了秘密。

    贝洛塔两只手紧紧的搅在一起。

    她不能倒下,她倒下就全完了。

    “你要和我说什么?”贝洛塔藏起自己所有的情绪。

    严回答道:'贝洛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爱权力的人,为什么今天要和他们争呢?'

    贝洛塔电光火石间明白了严的想法,他讨厌她充满攻击力的样子。

    多可笑,贝洛塔爱上严就是因为他对她的态度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他告诉她女人也可以有一番作为。还给她说了女王的故事,说他佩服欣赏那样的女人。

    贝洛塔很想痛骂严,但她头脑中有另外一个声音说:不行,不可以,愤怒没有用,她必须要继承爵位,不管用什么方式。

    不管她需要变成什么样子。

    在严说了一句“我会好好照顾你”后。贝洛塔看向严的目光变得特别深情,满是依恋和爱慕,晶莹的泪珠颤巍巍的掉下来。

    梨花带雨的痴情姿态让人心痛又心折。

    “我只有你了。”

    “我想留在自己家,你帮帮我好不好。”

    “我想留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