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丢掉渣男后我成神了[快穿] > 异世界的小病娇(4)

异世界的小病娇(4)

    “我会把严的头颅送给您。”怀特对贝洛塔发誓道。

    “不,我不该这么做。”贝洛塔突然反悔道。

    “小姐,你必须这么做,他要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怀特跪下恳求贝洛塔,他明白贝洛塔对严的深情,知道杀掉严她一定不忍心。

    “他必须要付出代价,但他活着比死亡更有用。”贝洛塔明白怀特的担忧,但她要留住严并非爱情,她扶起怀特,手掌抚摸他的脸,“我知道你的忠心,别担心,我已经不爱他了。”

    贝洛塔道:“你把他抓进地牢,别让他看到你的脸,接着你再把我抓进去,用我的性命来威胁他说出秘密。”

    怀特断然拒绝道:“不行,小姐您不能以身涉险。”

    贝洛塔凝视着怀特的眼睛,“这是命令,我不管你如何想,服从我的命令。我要知道严的秘密。”她还有小小的私心没有说出来,她想看看自己对于严的分量,他的甜言蜜语有几分真情。

    “真他妈臭。”严劲骂骂咧咧的穿过卓日城城区的一条小道。

    卓日城地处热带,温热多雨的天气滋生了许多小动物,而不讲究的中世纪人,屎尿都拉在马路上,臭不可闻。

    抬头看看夕阳,严劲心里更烦了,这太阳要是落了,这路也就看不清了,到时候踩到屎都看不清。

    突然一个麻袋从天而降,套中了严劲的头。

    紧接着一击重腿狠狠击中了严劲的后背,他踉跄两步,摔倒在地上,手掌在地上擦破了皮,火辣辣的疼。

    严劲想从麻袋中挣扎出来,凶手在麻袋外打晕了他。

    严劲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被人关在一个黑屋子里,手脚被捆住,身上的东西也被人搜刮干净了。

    严劲骂了句娘,罪犯没人权吗?连灯都不留一个。

    突然一道光射进来,严劲努力挣扎着往光的方向看,一个男人站在窗口朝里面观看。

    严劲对他怒骂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快把我放出去!”

    牢门打开,男人走了进来,脸上戴着面具,严劲看不到他的长相,但男人那冰冷的视线让他明白,这男人必定是见过血,还残酷至极。

    男人对外命令道:“把那个女人带进来。”

    什么女人?菲欧娜,想到菲欧娜,严劲立刻挣扎起来,双目焦急的看着外面。

    一个瘦弱的女人被拉了进来,头发遮住了她的脸,让人看不清。

    狱卒不客气的把她推进来,女人刚好倒在严劲眼前。

    “贝洛塔。”严劲不敢置信道。怎么回事?贝洛塔为什么在这里?她可是卓日城公爵的女儿,谁敢抓她!

    她看起来像是被人狠狠的打过,脸颊发红,表情痛苦。

    此时的贝洛塔非常狼狈,两只手被捆在背后,她想要爬起来都很困难。

    一块脏兮兮的布堵在她的嘴巴里,头发凌乱一片,发网都被人抢走了。

    贝洛塔一见到他便哭了,被打没有哭,但看到严劲就哭了。

    她在心疼他,严劲从她的眼中读出这句话。明明自己都危在旦夕了,但贝洛塔一见到他,还是心疼他。

    严劲的心狠狠被撞了一下,贝洛塔居然这么爱他。

    贝洛塔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挡在了严劲身前。

    严劲看着她瘦弱的背影,心脏巨震,她宁愿死也要保护他!

    严劲怒声对面具男道:“你到底是谁?你有什么目的?”

    面具男往前走了一步,贝洛塔跟着移动身子,她对面具男卑微的摇头,喉咙里发出祈求的声音。

    那么骄傲的贝诺塔,居然为了他求人!严劲酸涩的想。

    怀特透过面具看到贝洛塔对他摇头示意还不够,让他更狠一点。

    怀特扬起手,狠狠打了贝洛塔一巴掌,直接把她拍到地上。贝洛塔挣扎了许久都没能坐起来。

    严劲吓坏了,他疯狂的叫着,“别打她,你想要什么,你想知道什么?你来问我!”可他从始至终没有要替贝洛塔挨打的意思。

    怀特从身侧掏出匕首,提着贝洛塔的头发让她坐起,冰冷的刀锋对准贝洛塔的喉咙。

    他问严劲道:“你的仓库在哪里?”

    严劲回答道:“日升路234号。”

    怀特冷笑一声,“你觉得我是笨蛋,会相信那个地址?那只是掩人耳目的地方。”

    严劲道:“那就是我的仓库,你可以去看,我所有的货物都在里面。”

    怀特的刀划破了贝洛塔的脖子,“我说的是你真正的仓库,你所谓的华夏到底在哪?”

    严劲犹豫了,那是他的底牌,他不能交给任何人。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怀特说完拿刀捅穿了贝洛塔的肚子,刀子拔出的时候,血液正洒在严劲的脸上。

    贝洛塔痛苦的叫了一声,接着她闭上眼睛,陷入了昏迷。

    怀特拿刀子抵住严劲的脖子,血腥气往严劲鼻子里涌,让他很想吐,“她的命现在就在你手里了,你的仓库到底在哪里?”

    严劲咬紧了牙不肯说。

    怀特把刀子在严劲脸上擦了两下,“不说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怀特把严劲踢翻身,然后他一脚踩在严劲的腿上。

    骨头碎裂的声音在地牢里清晰可闻。

    “啊!”刺骨的疼痛让严劲哀叫起来等到怀特又要踩他另外一条腿时,他没有骨气的逃跑了。

    怀特踩了个空,他迷茫又冷静捡起灯,绕着牢房走了一圈,确认严劲真的消失了。

    “他消失了。”怀特扶起贝洛塔,告知道。

    “他看着我去死,而他自己断了条腿,就逃跑了。”贝洛塔第一句话是这个,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小姐。”怀特干巴巴的想要安慰她。

    贝洛塔开始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下来。“真是个人渣啊,看着我去死而无动于衷,一点利益都不肯让。我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人,他怎么敢这么对我!”

    怀特一直等着,等到贝洛塔笑够了,他才问道:“小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贝洛塔闭目休息了一分钟,眼泪源源不断地从眼角涌出。

    突然她听到一句话,被你的深情交给我,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

    可以换回我的父母?贝洛塔直接反驳道。

    换不回你的父母,但我可以保住你的命。那个声音回复道。你病了这么久,难道不想要健康吗?

    你调查过我?贝洛塔皱眉道。

    我想知道这些,并不需要调查。

    你和严是什么关系,他消失你就出现了。贝洛塔道,你们两个都很可疑。

    世界上最不值得信任的就是商人了,擅长谎言与包装。

    声音轻笑道:我的买卖都是一次□□易,你也只有这一次机会。

    贝洛塔道:你能给我什么?

    我能给你的东西很多,只是看你值不值。

    严去了哪里?贝洛塔问。

    他回了自己的世界。

    什么世界?

    “有天堂有地狱那么自然还有无数的人间。”声音如此解释。

    “他能在两个世界穿梭?”贝洛塔很快想明白了严的能力。

    “我要你夺走他的能力交给我。”贝洛塔咬牙切齿道。

    “不行,我只能给你我拥有的东西,不能给你别人的东西。”

    贝洛塔决定了,“那就给我穿梭两界的能力。”

    “好。”那个声音爽快的答应了,同时贝洛塔觉得心中一轻,严的背叛并不那么折磨她了。

    这让她无比确定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变得简单,找到严然后杀了他。

    贝洛塔睁开眼睛,站起身,扔掉腰上绑着的血包,“把这里封死,毁掉。这事谁也不能知道。”

    她在严面前演的这出戏,谁也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