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丢掉渣男后我成神了[快穿] > 异世界的小病娇(6)

异世界的小病娇(6)

    乔拉被伊恩学士从被窝里拉出来的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十分乖巧的问:学士,怎么了?

    乔拉在卓日城时,公爵夫妇没空管他,都是让学士教他识字,所以乔拉对伊恩学士尊重又畏惧。

    伊恩学士瞪着乔拉,“你打了洛塔?”说这话的时候,他的手无法克制的颤抖,“你打了她一巴掌?”

    乔拉心虚的看着伊恩,嗫嚅好久都没有说出否定的话。

    他这样子显然是承认了,伊恩学士高声怒骂道:“你还有没有良心,公爵待你如同亲子,吃的穿的没一样比洛塔差。想想你的宝马利剑,想想你的俸禄官职,哪一样不是公爵交到你手里的。公爵他们一离开,你就容不下贝洛塔了吗?”

    伊恩学士认定了乔拉容不下贝洛塔,而乔拉此时脑子还有些不清醒,他是打了贝洛塔一巴掌。

    但他发誓,他只用了丁点力气,贝洛塔是他的妹妹,他真的不会故意伤害他。

    乔拉对伊恩学士辩解道:“学士,我不是故意的。昨日我和贝洛塔在花园遇见,她劝我放弃爵位,我不肯,她就说我是忘恩负义之人,我才忍不住打了她一巴掌的。若是公爵在那,也会打她一巴掌的。”

    伊恩学士冷漠的看着乔拉,乔拉让他失望极了。

    不承认错误可以当成少年人的幼稚,但拉着已经逝去的公爵为自己辩解,则是冷酷无情。

    他不尊重贝洛塔,也不尊重公爵夫妇。

    这样看来,贝洛塔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乔拉真的不会对贝洛塔好。

    伊恩学士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他不再和乔拉浪费时间,直接转身离开了乔拉的房间。

    乔拉迷茫的看着伊恩学士一言不发转身离开的背影,实在不明白他就轻轻的扇了贝洛塔一巴掌,怎么会让伊恩学士如此愤怒。

    他记得以前,他不小心把贝洛塔撞倒,伊恩学士也只是轻声责备了他。

    ……

    贝洛塔静静的靠着床背,温暖的皮毛严严实实的盖到了她的下巴处,罗莎实在怕她高烧加重。

    “小姐,你为什么不躺下休息呢?”罗莎一边帮贝洛塔绣手帕一边好奇的问道。

    我在等人。贝洛塔回答。她没办法和罗莎说更多,罗莎的忠诚毋庸置疑,但是她头脑的单纯善良与乐观,阻碍了她理解贝洛塔的行为。

    贝洛塔爱她,却也明白她永远无法和罗莎商量未来。

    贝洛塔等待的舅舅在半个小时后,终于走进了她的房间。

    罗莎再次帮贝洛塔把皮毛扯上去之后,才满意的离开屋子。

    贝洛塔将皮毛扯下一些,露出她消瘦的下巴,她虚弱的和卡特公爵问好,“舅舅,我真高兴你来了。”

    贝洛塔白的像是切西山山顶上最纯洁的雪,但此刻她脸上青紫色的巴掌印破坏了这一切。

    如同绝世美画被人泼上了墨水。

    “你这是怎么了?”卡特公爵边说便走向她,眼神阴霾漫布,明明是个问句,语气却带着肯定与攻击。

    贝洛塔瞬间决定改变原先的计划,她坐起一些,直视着卡特公爵说:“舅舅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的决定不会因为你这小算计更改,爵位只能由男人继承。我对你保证,这事绝不会发生第二遍了。”卡特略过贝洛塔的小算计,直接定下了结果。

    贝洛塔母亲曾经和卡特说过自己对女儿的担忧,说她慧极却不够正直。

    正因为贝洛塔母亲说过的话,卡特公爵听说乔拉打了贝洛塔一巴掌时,心里毫无意外。

    他这个侄女,不出招才是怪事。

    “舅舅,你真的想不到吗?还是你根本不愿意为我多费一分神,”贝洛塔问道,“我父母刚逝去,乔拉还没有继承爵位,就能如此对我,等到他继承爵位,我在卓日城还能有容身之处吗?”

    卡特摇摇头,“乔拉绝对不敢这么做,再说你已经到了嫁人的年龄,无需与乔拉争,你会有你丈夫的领地。我保证,你会嫁给一个身份尊贵的男人,而且等你嫁出去,乔拉会变成你坚强的后盾。”

    贝洛塔没想到卡特会这么说,她的心脏发寒,她直接反问道:“坚强的后盾?一个一言不合就打我的男人成为我的坚强后盾?舅舅是恨我吗?没想过要保护我,只想把我丢给其余男人,然后你就两耳清净了吗?”

    “住口。”卡特严厉的呵斥贝洛塔,他不容许贝洛塔指责他。“我是你的亲舅舅,你母亲是我的姐姐,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害你。我会保证你嫁给一个品德高尚的男人。”

    贝洛塔开始笑,笑着笑着就哭了,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

    “舅舅,母亲从来没打算把我嫁出去。我这副身子,永远不可能生儿育女,哪个家族愿意要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我只有卓日城这一个家。

    舅舅,你要把我赶出我的家。”

    卡特住嘴了,他根本不知道贝洛塔的身体差成这样,居然无法承担一个女人的天职,生儿育女,“我并不了解这事,我听说你身体在好转。贝洛塔,你是卓日城的明珠,这儿永远是你的家,没人能把你赶出你的家。”

    “舅舅,也许你没有这个意思,但如今我的父母离去,若是我无法继承卓日城,乔拉一定会把我赶出我的家。舅舅,不管你有没有这个意思,你坚持要把乔拉推上爵位,你都是在赶走我。”

    卡特明白贝洛塔的意思了,他苦涩的叹了口气,脊背都没有进来时那么直了。

    见舅舅沉默了下来,贝洛塔的态度也缓和了下来。

    她知道舅舅坚决反对她继承爵位仅仅是因为他性格刻板严肃,不喜欢出格的行为,然而她并非一个乖巧听话的女孩,也不愿意自己一生都被男人摆布。

    贝洛塔柔和了目光看着卡特,她柔声示弱道:“舅舅,母亲离去后,你便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你都不站在我这边,我该怎么办?”

    “求您帮帮我,求您帮帮我。”她不再说其余的话,只是重复的请求卡特公爵。

    卡特公爵再度叹了口气,这次他眉宇间的坚定已经消失了,充满了无奈的妥协。

    经过思考后,他对贝洛塔道:“我离开长雨城这么就,也该回去了。”

    卡特公爵决定不踏入卓日城继承权这趟浑水,不再关心爵位和财产的分配。这是维持他原则和保护贝洛塔的最佳方式了。

    卡特公爵摸摸贝洛塔的头发,叮嘱道:“好好照顾自己。如果你愿意,长雨城的大门永远对你敞开。”

    贝洛塔张开双手拥抱住卡特公爵,真心实意的道谢道:“舅舅,谢谢你。”

    她知道卡特公爵做出这个决定需要多大的牺牲,他这样刻板正直的人,也为了贝洛塔让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