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丢掉渣男后我成神了[快穿] > 异世界的小病娇(8)

异世界的小病娇(8)

    贝洛塔整整花了十个小时才把所有的事情交接好,中途她一声咳嗽都没有,精神也好的不得了。

    等回到无人的房间,她才放松下来。

    罗莎跑过来为她解开束得紧紧的衣裙,见到贝洛塔因为束腰红肿的腰部时,她红着眼睛说:“小姐,值得吗?”

    罗莎把所有的绳子都松开后,贝洛塔踩着裙摆往前走。

    重力让她的裙子落下,先是肩膀接着是腰,最后是两条的像雪的腿。

    去除掉所有束缚后,贝洛塔走入准备好的热水中,她把脑袋靠在浴桶边上,回答罗莎的问题道:“我只有在拥有权力时,才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

    今日握着那些文件,伊恩他们坐在下端,为她呈上所有的信息和报告时,贝洛塔懂了。

    她一直争吵着要获得权力并非是对自我处境的担忧,而是她内心深处对于权力的渴望。

    她想要权力,贝洛塔对自己承认了这一点,“我宁可面对权势的心机狡诈和刀锋剑影,也不愿意龟缩在丈夫的城堡里,无助的乏味的过着每一天。”

    罗莎道:“小姐,所有女人都是那样过的。”

    “那是因为她们有兄弟有父母,她们有亲情有爱情,她们身后有人支撑她们的权力。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我自己了。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你也会明白这个道理。”贝洛塔道。

    罗莎还是不懂,但她知道自己不必懂,她只要一直跟着贝洛塔身后服侍她便足够了。

    罗莎帮贝洛塔按摩太阳穴和紧张的肩颈,如果小姐想要做开疆拓土的骑士,那么她就当小姐背后的女人吧。

    在贝洛塔快要睡着时,罗莎还是忍不住问:“小姐,若是你失败了呢?”

    贝洛塔回答她,“他们都希望这样,他们不能忍受我以女人的身份压在他们头上。如果我失败了,我也不会死,我会被低廉的价格卖给任何一个愿意娶我的公爵。若是侥幸,我可以用利益控制我的丈夫,若是我的公爵不幸是个笨蛋,那我只能尽早死去,免得遭受太多的折磨。”

    罗莎被贝洛塔这样的态度吓了一跳,她胆战心惊的反驳道:“小姐,不会的,你可是公爵唯一的女儿!他们不敢这么对你。”

    贝洛塔轻笑着摇头,“我的身份的确很高,但现在这只是好看的名头罢了。男人对女人的兴趣无非两种,一种是她能带来的子宫,一种是她能带来的利益。而我,什么都没有。罗莎,没有权力,我和妓.女没有区别。”

    贝洛塔轻笑着说完这些后,她站起身说:“我该休息了,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罗莎拿出毛巾擦干贝洛塔身上的水珠。

    隔着毛巾,罗莎都能感受到贝洛塔身上的骨头,她实在是太瘦了。

    等洗漱结束后,贝洛塔爬上了床,规规矩矩的躺好后。罗莎吹灭了屋子里的灯火。

    她轻手轻脚的想要从一旁取出自己的被子,她实在担心贝洛塔的身体,她要留在这儿守夜。

    贝洛塔听到了罗莎的动静,她出声打断罗莎动作道:“别找被子了,和我一起睡吧。”

    罗莎下意识想要拒绝,“小姐,这样不合规矩!”

    贝洛塔笑了,“我现在还需要在意什么规矩,我就是规矩。”

    罗莎还想拒绝,贝洛塔直言道:“罗莎,我很累了,不想和你争。”

    罗莎心里一软,把被子放下,爬上了贝洛塔的床。

    爬上床以后,罗莎才发现被子里居然那么冷,但洗澡时贝洛塔明明洗的浑身滚烫。

    罗莎轻声道:小姐,我下去那热水袋。

    贝洛塔扯住她,我并不冷只是体质问题,体温始终夏凉冬冷。

    罗莎心酸不已,她偷偷摸摸的靠近贝洛塔,想要给她一点温暖。

    贝洛塔发现她的动作后,直接推开两人中间的被子,让两个人的皮肤紧紧靠在一起。

    贝洛塔告诉罗莎,“你对我来说,并不是仆人。你是我的姐妹,是我的亲人。我和你待在一起的时间比我和父母待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罗莎,你千万不能背叛我。”

    罗莎回答说:“我不会背叛你的。”此刻,她能感知到贝洛塔的落寞和受伤,小姐没有她说的那么坚强。

    两人不在说话,沉沉的陷入了睡眠。

    第二日贝洛塔起床的时候,昨晚的落寞已经一扫而光,恢复了精神奕奕的样子。

    她的体温依旧有些高,但是她不肯承认,坚持要去工作。

    但显然贝洛塔的身体并没有她的意志那样的坚持,在伊恩学士和她报告夏收时,她陷入了彻底的昏迷。

    “天哪!”伊恩学士情不自禁的叫喊了一句。他把手里的羊皮纸扔下,立刻开始查看贝洛塔的病情。

    他的手一摸到贝洛塔的额头,就被高温下了一大跳。

    他赶紧跑出门想要找人把贝洛塔抬回她的房间休息,但怀特拦住了他,学士,还请你不要把小姐生病的事告知其余人。

    伊恩恼怒的说:“她病成这样,能瞒过谁去,你别陪着她一起闹。”

    怀特坚定的拦住伊恩,“学士,你还觉得小姐在闹吗?她为了这个事情付出了这么多,在你眼里,这还是一个小女孩在闹吗?”

    伊恩沉默了,这些天贝洛塔的改变伊恩看在眼里,贝洛塔显然有了破釜沉舟的意志和坚持,病成这样还要过来上班,想来昨日她坐在位置上也不会舒服,但她偏偏一句话也没说,还把所有事情处理得没人能挑出错误。

    伊恩头痛道:“她要是个男孩该多好啊。”她要是个男孩,她怎么样伊恩都不会头痛了。

    伊恩放弃挣扎,妥协道:“你去我的办公室把我的药箱拿来,贝洛塔得吃药才行。”

    “病成这样还胡闹呢。”伊恩又心疼又哀愁的说。

    等怀特去他的办公室拿药箱了,伊恩走到贝洛塔身旁,轻轻的抱起了她,用一种父亲抱起生病女儿的姿态。

    抱起贝洛塔后,伊恩才发现,贝洛塔轻的像是一根羽毛,在他的怀里苍白的像随时可能飘走。

    对于一个慈父心肠的老人来说,贝洛塔这个样子他心刺痛。

    伊恩把贝洛塔放在偏房的床榻上,又给她更多盖上被子。

    他仔细观察者贝洛塔的眼睛、鼻子、舌头还有喉咙,情不自禁的想:他怎么能够没注意到呢?他的小公主病的这么严重,他怎么一点也没有注意到?

    昨日的他在想什么呢?

    昨日贝洛塔强硬的要把卓日城的事务接手,他在想,贝洛塔的变化为何会如此之大,她以前都是装的吗?

    她从来没受过继承人的训练,她一定做不好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贝洛塔被其余人为难质疑时,伊恩一言不发的在旁边看着。

    严肃的神情像是在说:我就知道你做不好的。

    想到昨日大厅里贝洛塔多次求助看向他的目光,伊恩的脊背又弯了一分。

    若是公爵夫妇知道他在他们走后,如此欺负贝洛塔,恐怕永远也不会原谅他。

    伊恩摸摸贝洛塔的额头,然后他祝福的吻住贝洛塔的手,对着死去的公爵夫妇发誓道:“从今日开始,我讲信奉贝洛塔为主,将我的智慧我的生命献给她,为她镇守四方,为她开疆拓土。”

    怀特进来时,刚好听到伊恩在发誓,他停下了脚步,等着伊恩说完所有的誓言,他重新推开办公室的门,踩出声音让伊恩知道他进屋了。

    伊恩闭上了嘴,从怀特手里接受药箱,找出不少药粉给贝洛塔灌了下去。

    伊恩在贝洛塔床边坐了四个小时,中途怀特劝他回去休息,他摇头道:“我的小公主需要我在这儿陪着她,我的小公主需要我,我不会离开的。”

    贝洛塔睡了一个踏实的觉,一股熟悉的带着苦味的药香一直围绕在她的鼻子边上,让她充满了安全感。

    从她出身,这股药香就伴着她,一次又一次的把她从死神手里拉回来。

    每次闻到这股药香,她就知道自己马上就不会痛苦了,自己马上就能好了。

    这药香是希望的味道,贝洛塔永远不会忘记。

    贝洛塔睁开眼睛时,身体里的轻松还没有散去,她甚至嘴角勾起,清浅的花朵在她的嘴角绽放。

    伊恩凑过来,摸摸她的温度,高兴的说:“体温降下去了。”

    贝洛塔听到这一句,笑了一下。

    伊恩惆怅的说:“以后不许这么糟蹋自己了,你可以相信我,我会帮你的。”

    贝洛塔抓住伊恩的手摁在她的额头,乖巧的对着伊恩点头说:“我知道了,伊恩叔叔。”

    这个名称一下子把伊恩带回了十多年前,五六岁的贝洛塔依赖的亲密的叫他伊恩叔叔。

    见到伊恩脸上的怀念,贝洛塔郑重的对伊恩说:“您是我的亲人,您一定知道这一点吧!”

    伊恩点点头,然后他摸摸贝洛塔的额头说:“我知道。”

    贝洛塔得了伊恩的回答,满足的再次睡去。

    等贝洛塔睡熟了,伊恩站起身和怀特告别道:“我那儿还堆了好多政务,我先回去处理了。”

    怀特点点头,把伊恩送出偏房。

    伊恩突然拉住他道:“我想和你聊一聊。”

    怀特惊讶了一瞬,但他很快就收拾好情绪,跟着伊恩离开了偏房,他仔细的合上了偏房的门。

    伊恩严肃的问怀特,“你是谁?”

    怀特知道伊恩不是好应付的,所以他把自己的来历没有隐瞒的说了一遍。

    “你是公爵为贝洛塔培训的私人骑士?”伊恩总结道。

    怀特点头,“的确是这样。”

    伊恩知道这种私人骑士的定义,说起来是骑士,实际上他们更像是独属于主人的死士,他们永远不会背叛,非常好用,有点权势的家族都会样一批这样的人。

    伊恩自然也是知道杰克公爵养了一批死士,他问怀特道:“卓日城的死士都是你在管吗?”

    怀特点点头,“是我在管理。”

    伊恩点头表示知道了,他犹豫的说:“我可能要借用一次。”

    怀特道:“你可以和小姐商量。”

    伊恩又摇头,“现在还不知道,事情还说不准,再看看吧。”说完这句话,伊恩疲累的离开了办公室。

    怀特重新回到偏殿,因为过去的习惯,他站在阴影里和转角内,如果不注意,大部分人都看不出那儿藏了个人。

    怀特的视线轻飘飘的落在贝洛塔脸上。

    为了成为贝洛塔的死士,怀特努力了很久。

    但这并不是说怀特对贝洛塔有什么感情,而是在训练过程里,贝洛塔作为所有美好的日子呈现在他们眼前。

    死士营每个人都在为贝洛塔奋斗,忠诚于贝洛塔是他们刻在骨子里的信条。

    怀特本以为自己对贝洛塔也是如此,但是见到贝洛塔后,怀特的感情变化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的女人。

    那是三年前的卓日城祭典,那日整个城市都充斥着欢乐的气息,而他也能休息一天。

    怀特选择去看贝洛塔长什么样子,努力了那么久,他想知道自己在为什么努力。

    他潜入了城堡,他学过无数伪装的技巧,这对他并无难度。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贝洛塔的场景,她穿着金色的衣服,戴着漂亮的宝石冠,站在花园里唱歌。

    她的黑发在阳光下闪着圣洁的光,生动又温柔的眉眼让人无法抵抗。

    怀特在那一刻明白贝洛塔就是他的神。

    贝洛塔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罗莎正跪在床边上为她祈祷,直到贝洛塔叫了她一声,她才反应过来。

    罗莎激动的落泪道:“小姐,你终于醒过来了。”

    她趴在贝洛塔的手掌心里哭,贝洛塔又好笑又感动,她拍拍罗莎的肩膀道:“别哭了,我不是好好的吗?”

    罗莎哽咽道:“您要吓死我吗?你之后再也不许这样生病了。”

    她这话让贝洛塔又想起了之前的交易,魔鬼劝她换一个健康的身体,但她坚定无比的换了世界穿梭器。

    她或许真的是个疯子,为了目的连自己的生命都不要了。

    贝洛塔把这个念头压下,安抚的摸过罗莎的额头,“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注意健康。”

    “你的保证都不是真的。”罗莎嘟囔了一句,但也乖乖的不再说话了。

    贝洛塔对罗莎道:“我饿了,有什么吃吗?”

    罗莎道:“我为您在火边温了面包和牛奶,现在就给你端过来。”

    贝洛塔对吃的并不在意,闻言点点头接受了。

    等贝洛塔吃过东西,怀特走了进来,罗莎识相的退出了房间。

    怀特把贝洛塔昏迷之后,伊恩学士的一举一动都告知了她。

    贝洛塔高兴的笑道:“伊恩学士真的对我宣誓效忠了吗?”

    怀特肯定的点头,贝洛塔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太好了,太好了。

    伊恩学士站到她这边,那她很多计划都可以开始实行了。

    怀特问:“伊恩学士真的有这么大的作用?”

    贝洛塔回答道:“伊恩学士在卓日城德高望重,他效忠了我,卓日城的百姓才会信任我。”

    怀特问:“百姓很重要吗?”

    贝洛塔回答道:“百姓很重要,我希望我的百姓都爱我,他们的忠心才是我成功的最大关键。”

    怀特道:“但是您这么多天不都是在劝说城堡里的人吗?”

    贝洛塔道:“因为事情都要一件件做,轻重缓急来。”

    怀特像个问题少年,抓着贝洛塔问个不停。

    因为怀特是战友,贝洛塔便将此中逻辑全部详细的讲解了一番。

    等到两人讲完,月亮已经爬上了中天。

    怀特意犹未尽的说:“小姐,你该休息了。”

    贝洛塔笑了,她道:“你出去吧,把罗莎叫进来。”

    罗莎边走便揉着眼睛埋怨道:“小姐,你们怎么说了这么久?”

    贝洛塔把她的手扯下来,教导道:“淑女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举动。”

    怀特知道后面的话他不该听,很快的离开房间还关上了门。

    贝洛塔掀开一半的被子,对罗莎道:“今天晚上你还是和我一起睡。”

    罗莎爬进被窝,紧贴着贝洛塔躺下。

    两个女孩子在深夜抱在一起互相取暖,犹如真正的姐妹。

    自从听说卡特公爵离开后,乔拉便开始心神不宁,昨天见到贝洛塔在会议上的出众表现,他更加心虚了。

    他这个妹妹从小就聪明,如果真的给她机会,她真的能够把这屋子里的爵位抢走。

    乔拉觉得很生气,贝洛塔作为一个女人,怎么可以和他一个男人抢东西。

    他才是律法规定的继承人,如果公爵夫妇知道贝洛塔这么做,一定会气得七窍升天。

    乔拉一边这么想,一边努力的为自己的继承权辩护,但是他内心深处知道,他光靠自己斗不过自己这个聪明的妹妹,除非有聪明的人站在他这边,指导他。

    乔拉心里各种念头冒个不停,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拉拢伊恩学士。

    伊恩学士是城堡里所有学士的领头人,他只要发一句话,其余人肯定振臂高呼同意,拉拢了伊恩学士就等于拉拢了卓日城大半的学士。

    第二日,乔拉想要去找伊恩学士,但是他才走到伊恩学士的办公室,就被侍卫告知,伊恩学士被贝洛塔请过去商量政务了。

    乔拉气得满脸通红,贝洛塔在会议上表现还不够吗?一大早就把伊恩学士请过去,她是想做什么?

    乔拉立刻拔步往贝洛塔办公室走,但是贝洛塔那个侍卫怀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堵着门始终不让他进。

    在乔拉硬闯时,怀特干脆拔出了剑,对准了他。

    当时怀特的目光,是真的要杀了他。

    乔拉害怕了,他退后几步转身跑走了。

    等到无人的地方,乔拉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一个男声突然冒出来说,“你想当公爵吗?”

    “我当然想。”乔拉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那就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