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死了的男人回来了 > 振奋
    这个好消息让明玉都精神大振,觉得有盼头了,就更不用提琥珀等人了。他们本来就一直挂记着朱大少,现在知道他没事,个个做事都精神头格外足了。果然有希望就更有干劲啊。

    邓伯更是说:“我们先盖好房子,多贮存些粮食物品,等大少爷回来就不用担心了。”

    明玉又拿出了二百两银子让他去采买,并且说:“依旧去城里头,多买些糙米和粗粮,再去了解一下朱氏的族长一干人等的行踪,防备一下朱氏其他人。”

    她怕朱大少的消息走露出去,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个关头,一切都要小心。

    邓伯收到命令,又建议道:“要不顺便买些药材吧。”

    如果真有□□,他怕会引起一些大病,甚至瘟疫,提前备些药材以备不时之需。

    明玉明白邓伯的意思,但她不懂医,更不知道这个时候的药材价格,就问:“那你知道要备什么药材吗?二百两能买多少?”

    朱家有常用的大夫,甚至算是半个朱家在养的,医术高明的老大夫,邓伯自然认识,就说:“我去找陈大夫,让他帮着开几剂方子,备一些。”

    “那行吧。”明玉又让燕子拿了二百两给邓伯。

    实在是她的银子并不多,二百两二百两的用几次,这微薄的家底就用掉了一大半。燕子也不敢随便乱花用,就算现在知道朱大少可能很快就要回来了,也一样精打细算着。毕竟远水解不了近火啊。

    要是朱大少在,别说二百两了,就是二千两也不在话下,可以随便用的啊。

    可惜的是,明玉总共就二千两的家底,实要不经用。这么一想燕子就更加希望朱大少能快点回家。邓伯也知道明玉手中财物不丰厚,本来想说二百两太少,也没好意思开口。

    邓伯和刘叔出门依旧打着去陈家的借口。因为来传信的人也假借着是陈家,庄子上的人也没觉得奇怪。

    琥珀还和燕子私下里笑话道:“虽然陈家根本就不管主子,但陈家这个名头还是挺好用的。”

    “那是,不过这也是因为离的远,这里又是偏僻的乡下地方,这一招才能屡试不鲜。”燕子也笑了。

    陈家完全没有管过明玉,但有陈家在,明玉还是能狐假虎威一下的。

    “这就是离的远的好处了。而且因为他们不理会我们,我们才能打着他们的名头啊。现在想想,他们不管主子也挺好的,不然我们还没法子借他们的名头行事呢。”琥珀又说。

    如果陈家还照顾着明玉,这边有事明玉肯定不会瞒着陈家,也不可能瞒的住,搞不好朱大少的消息就会走露出去。这真正是有利就有弊。两人说完不由的都笑了,燕子也说:“就是,这也算是有因就有果了。”

    不管怎样两人都挺高兴的,因为朱大少有消息了,大家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就连明玉也一样。

    听到两个侍女的玩笑话,明玉忍不住反省自己,因为不知不觉间她居然在依靠朱大少了,而这个男人她连面都没见过。

    “这样不行啊。”明玉在心里暗骂自己。

    活了两辈子,她一直活的小心翼翼,对任何人都不敢太信任,心里也重来不敢把任何人当成自己的依靠。因为她没有可以依靠的那个人。但现在,她发现朱大少这个她名义上的老公,居然无形中入侵了她的生活,甚至在她心中占了块地,生了根。

    想着想着,她的脸都有点发烧,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爱上朱大少,但是朱大少这种无形的入侵,让她有种格外奇特的感觉,就连一向沉稳的心都有了一丝鲜活的期盼。

    “希望是个新的开始。”

    她不敢奢望爱情,但却期待着亲情。在这个时代,她也不太相信夫妻之间会有那烈火般的情爱,你的眼中只有我,我的心中只有你。她只希望在自己需要时,有个人能让自己依靠一下,双方能因为这个共同的家,互相体谅,共同进退。

    虽然说她没有经历过爱情和婚姻,但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因为爱情而走入婚姻,最终却因为柴米油盐,你不干家务活,他不带孩子,婆媳关系,金钱财务关系等现实而分手的夫妻。再加上看过那么多电视剧和小说,她对于婚姻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期待,甚至有着不可言说的排斥。

    因为怕失去,所以也不敢去追求。何况现代人,生活的压力太大,一些风花雪月的东西,也不是普通人能追求和享受的。她这个普通人,只希望能过着最普通的生活,有饭吃有地方住。可惜的是,在现代一个房子就能打败一大半的人,太高的房价,让大部分人都不得不拼命工作赚钱。

    现在再看看自己住的大宅院,明玉不由的暗自策划起自己后面的生活。主要是朱大少回来后的生活。

    她还不知道这个男人愿不愿意和她有正常的夫妻关系,实际上,她都不知道自己能否与这个男人做一对真正的夫妻呢。毕竟那是个陌生人啊,一想到要与一个陌生的男人上床,做夫妻之事,她就觉得别扭,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做夫妻可不比做朋友,那可是要一个床上睡觉的人啊。而在这个时代,一旦有了这种关系,想要解除就太困难了。要是搁现代还能去离个婚啊,其实就算是现代,离婚也是件复杂的事情。搁现在就更加复杂和困难了。

    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虽然两人已经是明面上的夫妻了,甚至她偶尔也会觉得自己是个有老公的女人,可是她知道自己是个假的,这个夫妻关系也很可能随着他的回归而解除。

    其实她并不是那种很刚强的性格,甚至有些软弱,只是生活太过于艰难,给她受了太多的委屈,让她不得不独自去面对,就不知不觉间成长起来了,变的能坚强的面对人生了。

    这个过程其实很痛苦,也在她心里留下来了不少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