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奥术光辉,闪耀永恒 > 第四百五十二章 马甲

第四百五十二章 马甲

    真是一副好皮囊!

    兰多看着面前这个将自己堵住,当然,也可以说是被他略施小计引过来的俊美青年,笑眯眯的问道:“你就是月胧道宗主……袁凤林?”

    面前之人只有二十岁许的样子,面白无须,长着一张貌比潘安的脸。

    兰多的表现和话语让袁凤林心中升起一丝警惕,他毕竟不是什么雏鸟,于是不动声色的打量起四周,  想要看看是否有隐藏的埋伏之类的。

    周围是很平常的山谷,距离最近的大城也有十几公里,就算弄出什么动静,那边的人想要赶过来也需要一段时间。

    注意点袁凤林的动作,兰多笑吟吟的说道:“别看了,周围没别人。”

    袁凤林面容一整,挂起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说道:“看来阁下认识袁某,袁某也是见到阁下英武不凡,才冒昧前来,就是想要认识一番,还望阁下勿怪。”

    “哦?”兰多笑道:“我还以为你是特意为了调查月胧道真传弟子记忆被纂改而来的。”

    袁凤林脸色豁然阴沉了下来,沉声说道:“看来阁下是有意和我月胧道过不去了?还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不妨划下道儿来,我月胧道究竟有哪里得罪之处,让阁下如此作为?!”

    “我……”

    兰多刚刚张口欲说些什么,袁凤林双眸中猛然放射出刺目光芒大喝道:“一念花开,三千界来!”

    兰多:……

    现实世界轰然破碎,一个上下颠倒,左右反转,天空大地就好像碎裂的镜子一般折射出层叠幻影的世界将兰多笼罩。

    待得将兰多拉进自己的领域之中后,袁凤林似乎放松了些许,  冷声问道:“说说看吧,  是谁指使你袭击我月胧道真传弟子?目的到底是为什么?说出来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个痛快,否则……哼!”

    兰多奇怪的问道:“看样子你以为你吃定我了?”

    “呵!”袁凤林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说道:“观你的气息,应该是刚入四阶领主级不久吧,连最基本的领域之战都不知道,该不会是空有功法传承的野生修行者吧?如今你陷入我的领域之中,想要挣脱出去,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在我的精神幻界之中,我可是很擅长将时间延长的!”

    “是吗?”兰多不在意的微微一笑,已经失去了玩乐的性质,平静的说道:“那你看看这样如何……”

    “一念花开,三千界来!”

    同样的话语在兰多口中说出,让袁凤林双眼瞬间瞪大。

    当然,真正让他震惊的,还是兰多话语说出口后,那瞬间被剥夺的领域控制权!

    兰多咧起嘴角:“真是不巧,我也很擅长延长时间,而且精神世界和现实世界都是如此!”

    探索大型宇宙的准则之一……尽可能的不要暴露属于外宇宙的力量。

    哪怕恒光宇宙的宇宙意识疑似陷入沉睡,  兰多依旧遵守着这条准则。

    所以他便将目标打到这个宇宙原本的体系之上了,  或许是因为奥术体系有一部分是参考领主体系的缘故,  再加上兰多本身道路的万界通识度很高,领主体系对他来说并不难。

    之前得到的【月胧幻法】前三层很容易就被他修炼成功。

    和这个体系下其他功法差不多,前三层基本都是在打基础,为凝聚出领域做准备,真正的精华全都在第四层以后。

    在从那位月胧道真传弟子那里得到【月胧幻法】第四层功法之后,凭借已经解析出大半的基础法则,兰多很轻易的便掌握了领域凝聚之法,甚至还洞彻了这门功法的一些弱点。

    这也是兰多可以轻易将袁凤林领域掌控的根本原因。

    半个小时后,兰多施施然的从精神世界中走出。

    而那位月胧道宗主,已经不见了踪影。

    袁凤林手中的【月胧幻法】一共有六层,兰多简单看了看,第四层和他之前得到的一样,是凝聚出属于自己的月影朦胧界。

    第五层则是在此基础上凝聚出一个相同的倒影世界。

    如果说到此为止,【月胧幻法】还不算出彩,甚至相比其他领主级功法要来的更弱的话,那么第六层,就是这篇功法真正质变的精华所在了。

    利用镜面反射的原理,两面镜子面对面,可以折射出无穷的镜子影像。

    而【月胧幻法】的第六层,就是用类似的原理,让两座月影朦胧界相互折射,创造出无穷无尽的真假精神世界。

    自此,才能确实无愧于……一念花开,三千界来!

    另外,兰多还从袁凤林那里得到另一个消息,上五界虽然已经被打的完全支离破碎,无数界域碎片混杂在一起,并且危险重重。

    但,每隔百年,世界本身的力量都会试图修复自身,这段时间内上五界的危险会被降低九层以上,却是前往探索的好时机!

    目前下界绝大部分高等级传承都是出自于此。

    【月胧幻法】同样如此,据说上五界中可以找到六层以上的后续传承,那就是真正的凝聚权能之法了。

    不过兰多对此倒是兴致缺缺,以恒光宇宙目前的情况,就算有对应的功法,也根本不可能突破到第七层凝聚出权能,更别说它的最终形态权能长河了。

    算算日子此时距离百年之期也只剩下三四年的样子。

    或许……我到时候可以前往破碎的上五界看看?

    想到这儿,兰多立刻摇摇头。

    当年宗派鼎盛时期,六阶强者也不在少数,他們联合探索上五界依旧是有去无回,这样算起来前往上五界的危险性就有点太大了,兰多可不认为自己有冒险的必要。

    边走边看吧,可以到时候再说。

    这样想着,兰多身形一阵变幻,变成了袁凤林的样子,而且不光外貌,连气息都一模一样,再加上同样的领域,现在的兰多,简直比真的袁凤林还真!

    这个身份算是他早就谋划好的目标之一,实力不强不弱,也不太引人注意,相当合适。

    三天后,兰多看着月胧道的驻地,目光微微闪烁,随即神色自然的向着其中而去。

    两名守门弟子远远的见到兰多的到来,立刻恭敬的行礼问好。

    谷褠

    兰多随意的点点头,继续向着宗门内走去。

    不久后,一名白发老者匆匆而来。

    通过袁凤林的记忆兰多知道,这位白发老者名叫马有福,是月胧道的长老之一,修为在三阶顶级,却迟迟无法凝聚出自身领域,成为领主级强者。

    此人也是袁凤林的心腹之一,平日里帮助前者处理宗门内的大小事务。

    马有福笑道:“宗主,您这么快就回来了,可是已经有所收获?”

    兰多故作凝重之色,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道:“此事到此为止,今后不要再提了,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马有福面露惊容,似乎若有所悟,凝重的说道:“是!我这就下去安排。”

    兰多点点头,也不管对方明白了什么,示意自己需要闭关一段时间,没什么重要的事别来打扰。

    马有福心中忐忑,更是觉得自己猜测不假,宗主这种表现明显是追查到什么,但在和对方交手的过程中吃了些亏,只能选择将这件事忍下。

    就这样,兰多以明面上修行,暗地里养伤,这一明一暗两个理由安心的宅在了月胧道中。

    当然,这两个理由都是假的,如果有人因此想要搞些小动作的话,兰多也不介意抽点时间陪他玩玩。

    一晃眼,又是三年。

    这几年来,兰多不但将规则完全解析完毕,彻底解封了自己的全部实力,甚至在月胧道各种资源的支持下,这个世界的体系也进入到第五阶的境界。

    静室之中,此时却是另一番景象。

    放眼望去,好像一处波澜不起的空旷湖面,又似乎是一面无暇的镜子,倒影着上下两个世界。

    天空一轮明月高悬,撒下柔和的银白光辉,明月正下方是一座古朴的石塔,显得无比沧桑,充满了岁月的气息,兰多一袭白袍,风流而又潇洒,静静地站在石塔之前。

    倒影中的世界却完全相反……

    悬挂于天空的变成了一轮血月,血月之下也不是古塔,而是一座古堡,古堡散发出阴森的气息,显得格外渗人,最重要的是,古堡前方的兰多也不再是一袭白袍,而是身穿血色长袍,张狂而又霸道!

    兰多此时修炼的已经不是原版的【月胧幻法】了,而是根据之前‘收集’到的诸多精神与心灵系功法相融合,以他自身的心灵道路为主体,所糅合而成的一份全新功法。

    威力其实也就马马虎虎,比之前的【月胧幻法】要强上不少,但距离这个体系的其他顶尖传承,还是要差上一些的。

    反正兰多又不打算在恒光宇宙常住,有一份还不错的临时性功法用用就行了。

    双月世界宛若镜子般破碎,原本的静室再现。

    兰多打开静室的大门,马有福正恭敬的站在门外。

    从对方的心灵当中,兰多分明感到一丝畏惧与忐忑。

    心中一笑,想来是因为兰多这段时间的表现,已经让袁凤林的这个曾经的心腹察觉到些许端倪,只不过他不敢挑明罢了。

    兰多也不去追究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因为这个身份他本来就没打算维持多长时间,如今借助月胧道的资源修炼到第五个境界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想要修炼到第六境,哪怕以兰多的资质,再加上足够的资源,也需要至少十几年的时间,他自然已经没这个打算了。

    兰多在前,马有福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开口说道:“宗主,不朽召集各方领主强者,准备商议探索上五界之事。”

    “哦?”

    兰多顿了顿,如今他功行圆满,除了探索一番最开始进入恒光宇宙时内心因何而悸动外,已经没有别的事可做了,随时都可以离开,既然是一场盛会,到不妨去看看,就算不去探索上五界,见识见识这个世界的强者也是好的呀。

    嗯,如果这样的话,那这个身份还是有些必要的。

    “这等盛事自然少不了我的参加!”

    说完,兰多开始安排起他离开后月胧道的后续发展。

    各种步骤清晰明了,听的马有福一愣一愣的,后者的内心也开始动摇起来,原本他还觉得自家宗主是不是被人掉包了,还有点细思极恐,但现在看对方这番为了月胧道发展而努力的做派,好似也不是作假!

    难道是三年前宗主受伤后突然开窍了?因为受到打击,使得心性都出现些许变化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看来果然是自己之前想多了!

    三天后,兰多将月胧道的事拉入正规,然后在马有福和一干弟子的恭送下,独自离开,前往不朽皇朝参加盛会。

    之所以离开前还要演上一出,自然也是为了维持袁凤林的人设。

    虽然如今的兰多已经不在乎这个身份了,但前往不朽皇朝,总需要一个马甲吧。

    一个莫名其妙突然跳出来的强者总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与猜测,搞不好还会有接连不断的各种试探,拉拢,亦或是打压。

    但如果是袁凤林这样知根知底的强者就很简单了,朋友敌人一目了然,在盛会期间别人也不会闲的没事对披着这个马甲的他做些多余的动作。

    来到一处荒郊野岭,确定附近无人后,兰多开始了自己的再一次‘飞升’。

    他可没有忘记第一次‘飞升’的动静会比较大,袁凤林显然不可能是第一次前往象颐,所以兰多若是在人前‘飞升’的话恐怕立刻就会穿帮。

    这也是他找借口先从月胧道离开的原因。

    力量升腾,熟悉的能量摩擦之感再次传来,相比于前两次,这次的挤压压迫更加剧烈。

    在前往象颐界的途中,兰多甚至能够隐约‘眺望’到更远处的景色。

    那是一片充满残垣断壁的破碎世界,碎裂的法则弥漫四野,稍有不慎被其扫到,便会直接被消融成虚无。

    能量的乱流肆虐,它们宛若暴风一般吹拂而过,所过之处万物皆被撕裂。

    更让人惊惧的是,在那碎裂世界的更深处,还有着漆黑的恐怖闪电,散发出一种纯粹到极致的毁灭气息,带着深深的不祥!

    那是恒光世界被毁灭时所残留的……异宇宙的力量!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