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阴影誓约 > 067 「饭后插曲」(下)

067 「饭后插曲」(下)

    葡萄酒庄园的走廊上。

    “什么?你确定没看错?”贝奇顿时一愣,次元戒指可不是个便宜东西,对于他们而言,至少他现在用的不过是普通的次元袋而已。

    他记得他们这批学徒里,认识的只有那位伯爵之子菲利乌斯才有一枚自带隐藏效果,且附加了魔法飞弹次数的次元戒指。

    说起来,他们这次回到巴勒莫,也是蹭的那位菲利乌斯少爷的光,没有他包下传送阵,他们回到巴勒莫一般得等到新年的时候,大家一起凑足一笔开启传送阵的费用,才舍得离开法师塔,不然的话,一次王国内传送费用对于他们而言,不算便宜。

    “我也不确定,主要是有点眼熟,你还记得图书馆第一层《低级卷轴及奇物制造》的那本书籍么,上面就有这种类型的戒指,没错,就是它。”

    虽然哈利克话语中表示怀疑,但随着愈发靠近,那枚戴着的戒指在眼中愈发清晰后,他的语气开始变得斩钉截铁起来。

    “看过,不过最近我在研究一环法术「魔法飞弹」的魔力结构,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两百多个运行奇点。”贝奇懊恼的摸了摸这几天掉落严重的头发,吐槽道。

    然后他的目光也下意识望向了不远处草坪上正吃着面包的伍迪所在的方向,发现他的左手果然佩戴着一枚古朴的黄铜戒指。

    对于普通的凡人来讲,这可能就是一件普普通的装饰品,还不如地摊上买来的镀银戒指。

    但是对于成为法师学徒已经有一年,法术知识正在逐渐增加,奇物相关知识也逐渐扩展的贝奇、哈利克等人。

    伍迪手上的戒指就像图画书籍中描绘的魔法奇物走到了现实。

    “哈利克、贝奇有什么事吗?”

    感知不低的伍迪早已通过两人的交流知道了他们的目的,他也有些无奈。

    毕竟正常来讲,像黄铜戒指这种仅仅比次元袋高一丢丢的超凡物品,对于那群外出的施法者而言,就算被看出来也是下意识掠过。

    毕竟施法者等级超过5的原住民法师根本看不上这玩意,而没有法术知识的人只是以为是个装饰品,根本不存在财富外露,引来觊觎的三俗剧情。

    “伍迪,可以看看你的戒指吗?”

    虽然两人关系不太熟,但是听到伍迪这样直呼其名,不知为何,哈利克心底还是有些不爽,但他现在有求于人,只能按捺住略微躁动的内心,露出一副勉强的友好笑容。

    “对的,我记得你以前手上没有这枚戒指,可以让我看看吗?如果不方便我可以将其买下,五十金币怎么样……”

    贝奇知道哈利克一直想要个次元袋,这次如果可以,也不妨让他称心如意,刚好可以让他欠自己一个人情。

    “不用看了,正如你们所想,这是次元戒指,不卖的。”

    伍迪盘坐在草坪上,看着蹲坐在餐布另一头的两名贵族青年,头抬也不抬,专心致志地对付着手上的食物,口中却直接揭破了他们内心的小九九。

    “伍迪,你什么意思?”

    或许是感觉伍迪的言语戳破了他的内心所想,哈利克感觉自己的脸顿时红了大半,大声质问道,他声音都有些变形。

    “哈利克,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别急。”

    一旁的贝奇见状不妙,连忙打圆场,他脸上依旧带笑,对着伍迪说道。

    “表弟,我们不是那个意思,都是血脉相连的兄弟,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呢。”

    “我和哈利克刚刚也是好奇,以为只是仿造的假货,如果是真的,我们愿意按照秘法商店的收购价格低两成购买,怎么样。”

    秘法商店收购物品伍迪上次已经见识过了,幻像卡牌几乎打了对半,估计1000金币的戒指到他那里回收有600金币就不错了,所谓的低两层纯粹是想白嫖。

    “对,伍迪表弟,虽然价格低了点,但是你会收获到我们的友谊,从此以后,你有困难都可以找我和贝奇的,我们是兄弟,互帮互助不是应该的么?而且,以后如果我成为正式法师,肯定不会忘记你的!”

    哈利克连忙补充道,他在知道戒指是真的后,内心顿时一阵狂喜,在他看来,伍迪已经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一名未来正式法师的许诺,不比一枚他根本用不上的次元戒指更值钱?

    次元戒指在圣劳伦斯也算个稀罕物,如果是真的,低两成那是血赚了,转手卖给法师塔里的其他法师学徒,说不准一个次元袋的钱就来了。

    “不卖!”

    伍迪正慢条斯理从烤乳猪上切下一块鲜嫩焦黄的脆皮五花肉,将其放在手上切好的白面包中,嘴里的话语就和手上的银质餐刀一样无情,他懒得再费口舌。

    “如果饿了的话,这个羊排我还没动,你们吃么?”

    伍迪将那叠盛放有羊排的餐盘端过去,显然,言外之意便是不吃赶紧走。

    “伍迪·阿莱斯特,你……”

    没想到伍迪会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哈利克的脸瞬间再度全红。

    这是他头一次在家族中如此失态,还好见状不妙的贝奇一把把他拉走。

    “放开……放开我,为什么要拦着我,我要用法杖,使用法术(酸液飞溅)把他的那张不知好歹的脸毁了!他竟敢这样和我说话!”

    直到转过走廊拐角,哈利克才从刚才的呆滞失态中缓了过来,他不可置信的望着贝奇,说着就要回去找伍迪的麻烦。

    但被贝奇一脸无奈的拦下。

    “哈利克,冷静点,我们是法师,不能因为愤怒而冲昏了头脑,你忘记了吗?而且这里是葡萄酒庄园。”

    “可是……那个小子!竟敢这么羞辱我!”

    哈利克还是不满,嚷嚷着,但步伐确实慢了下来,因为他的确想到了伍迪背后的人。

    ——“苏珊·伊迪斯。”

    他们的姑妈,以及支持他们直到毕业的最大金主,如果因此触怒了她,可不是一个明知的选择。

    “那贝奇,他不卖,我们该怎么办?”哈利克有些垂头丧气,到嘴的鸭子飞了任谁也受不了。

    “不卖就不卖,难道没有次元戒指你就无法成为正式法师?”贝奇语重心长地道。

    “当然不是。”哈利克反驳。

    “那哈利克,他不卖给我们,是他的损失,知道吗?因为他错过了唯一和我们做朋友的机会!”

    “以后我们成为正式法师,次元戒指也好,还是其他的魔法奇物,我们根本不会缺这种物品,到时候,就让他守着那枚次元戒指哭去吧。”

    贝奇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自己这位学徒兄弟的肩膀,劝解着他。

    但看到哈利克还是有些不忿,他只能继续无奈道。

    “我的兄弟,你还记得老师说的话吗?我们未来必将强大,任何成长所遇到的困难只不过是我们通向伟大的些许坎坷,等再过几年看去,你只会把他当成笑话。”

    ……

    “如果你还是不爽的话,我们可以选择在这里住上几天,找机会用法术捉弄捉弄他!”

    “想必只要没弄大,苏珊姑妈应该不会介意的,兄弟之间日常打闹打闹跳不出什么毛病的。”

    “只不过,他再怎么也是索薇娅姑妈的儿子。”

    “要有个限度。”

    贝奇说完这么多,身旁一脸不忿的哈利克才望了望被墙壁挡住的草坪,咬牙道。

    “行吧,我们这就去和姑妈说说,刚好祖父他也想让我们住在这里。”

    “毕竟有我们牵引,也方便把薇兰朵引荐到菲利乌斯的眼前,就是不知道菲利乌斯看得上看不上薇兰朵。”

    “放心,姑妈也是有实力的,听说这次里斯伯爵因为那头红龙袭击圣劳伦斯,几家店铺都毁了,重新建立需要一大笔钱,到时候……”

    “……。”

    两人的话语声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

    而草坪正在进食最后一块食物的清秀少年。

    眉头微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