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惊惧梦魇游戏:巅峰屠皇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虹光都市(三)

第二百一十九章 虹光都市(三)

    热门推荐:

    “喔喔喔喔喔喔哦!”

    数不清的大灯将四周照耀成一片白昼,云帆的耳边满是激动与兴奋的狂吼。

    顶着刺眼的灯光勉强使眼睛睁开一丝缝隙,一个瘦削却也异常高大的男子映入他的眼帘。

    值得注意的是,

    这名神情阴翳的男子的脖颈处同样卡着一轮金属项圈。

    “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而矗立于所有人,包括主持人费德尔头顶之上的,是一大片人形的光影。

    “哦?有意思。”

    见此,云帆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玩味地勾起唇角。

    “那么现在...”

    说到这里,自称为费德尔的主持忽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露天舞台之上,而他口中那原本说得十分流利的介绍词也产生了一瞬间的停顿。

    视线与费德尔那不经意间瞥过的视线对上,云帆惊讶地发现他的眼球竟然满是血丝,男人的一双眼睛几乎要鼓出眼眶,他嘴唇干瘪,呼吸沉重。

    显然,此时此刻,这名主持的精神状态十分不佳。

    而就在这时...

    嗡!

    费德尔脖子上的项圈猛然亮起剧烈的蓝色电芒。紧随其后的,是压下全场吼叫的巨大炸响。

    滋啦,滋啦,滋啦!

    电流游走,费德尔的脖颈瞬间变作焦黑一片。

    “咳...”

    几丝血线从男人的唇角溢出,而一丝难以掩抑的的狠厉也于他的眼底飞快闪过。

    这下,云帆更加觉得有趣了。

    “低劣的贱民!”

    “下贱的东西就是如此,他们甚至连自己的本职工作都无法做好!”

    “为什么会这样!你这样的狗东西!就连说话也说不利索么?”

    啪!

    啪!

    啪啪啪!

    随着人形光影手中不停按下某个按键的动作,可怜的费德尔又遭受了数轮电击。

    直到最后,他看上去已经化为一块焦炭,浑身上下没有半寸完好的皮肤。

    可很快,费德尔躯干上的黑炭立刻剥落,一缕缕鲜嫩的肉芽生长发育,眨眼间,白皙的皮肉重新贴附在他的体表。

    “鄙人已认识到我所犯下的错误!”站起身的费德尔语速飞快,他声嘶力竭地大喊,“我在此向各位观众表达深切的歉意!今后绝对...”

    啪!

    啪!

    又是两轮电芒亮起,众人头顶上飘飞着的那群“观众”似乎并不满意费德尔的道歉,他们一遍遍的按下电击按键,互相调笑着继续折磨着主持人。

    可他所犯下的错误到底是什么?

    仅仅是一次微不足道的...

    卡壳。

    云帆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上的项圈,入手一片冰凉。

    ......

    漫长的折磨过后,直到最后一位“观众”发泄掉自己的怒火后,费德尔才终于寻得一丝喘息的机会。

    “好的,那我们本轮所迎来的第一位‘角斗士’是...”他忙不迭地大吼,“高等市民‘时之影’!”

    读到“影”字时,费德尔的脸庞严重扭曲,云帆捕捉到了他语气里蕴藏的一丝恨意。

    砰!

    虚拟的数据礼花燃爆全场,华美的光点绚丽夺目。

    咻!

    在无数“观众”窥探的目光的注视下,一座巨笼浮现在舞台中央。

    云帆亦是在第一时间将视线投向了这位本局游戏最强大的对手。

    时之影,容貌普通,放在人堆里就是个毫不起眼的存在。

    但他的气质与表现却令云帆眼前一亮。

    某种特殊的感觉吸引住了他的心神,异乡人自己都未发觉眼眶已经变得一片赤红。

    这家伙...

    “脑子有病?”

    云帆轻点太阳穴。

    不知为何,

    时之影给他的感觉就好似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而能够带给他同样感觉的人就是...

    发病时刻的自己。

    “呵,有种照镜子的既视感。”

    自嘲地调侃一句,云帆望向那个一脸平静地调整领带的男人,不由自主地勾起唇角。

    “本轮的第二位‘角斗士’是—市民‘迷幻彩虹’!”

    在一片疯狂的欢呼声中退场后,费德尔接着请出下一位参赛选手。

    随后,是第三位、第四位、第五位...

    “那么,本轮最后一位出场的‘角斗士’是—市民‘异乡人’!”

    正当云帆昏昏欲睡之际,主持人的出场那带着一丝恨意的出场呼唤瞬间惊醒了他。

    所以,

    这又是为什么?

    只有在时之影和自己出场的那一刻,这个叫做费德尔的男人才表现出那股惊人的恨意。

    云帆可不认为这是偶然。

    “哦,该死的!这低等贱民竟然是最最底层的流浪汉?”

    一位“观众”在面前的虚空拨弄几下,旋即惊呼出声。

    “流浪汉?就是那种住在下水道里的...”

    一名女性“观众”捂住嘴巴。

    原本那看向自己、略带一丝考究的目光在最初的那名观众曝光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全部变作了深切的厌恶。

    那是一种想要急切远离且又妄图生啖血肉的恐怖视线。

    矛盾,复杂。

    他们在用什么心态看待自己?

    在云帆看来,在这群所谓的“观众”的眼里,自己这些“角斗士”多半与动物园内的猴子无疑。

    都只不过是被强制拘束起来,供他们取乐的工具罢了。

    周围的咒骂声愈演愈烈,云帆不知这无端的恨意究竟由何而来。

    “这也是‘它’的手段?”

    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云帆打着哈欠询问自己体内的电锯。

    高等市民和流浪汉,

    这其间的差距!

    “啧啧。人家还能打领带。再看看我...”摸了摸被剃光的头,感受着那股扎手感,异乡人不由得感叹,“头发都没有!”

    意料之中的没有得到回应,云帆终止了自己的抱怨。

    “市民‘异乡人’,请说出你的宣誓词!”

    一只话筒穿过笼壁的透明材质,递到云帆的嘴旁。

    从恍惚中回过神,云帆毫不犹豫地接过话筒。

    而后,

    面对那疯狂的咒骂,他缓缓地...

    竖起中指。

    “傻*!”

    与此同时,异乡人给出了最真诚、最深切的问候。

    轰!

    露天舞台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满场的嘈杂在同一时刻瞬间停滞。

    但下一秒,

    气急败坏的叫声统一响起,无数只手掌按动电击按钮。

    不过...

    在此之前,

    关押最后一位“角斗士”的巨笼已经进入了空中的飞船。

    注视着接引那座巨笼的白光消失,费德尔如梦初醒。

    他先是神情复杂地纠结了片刻,随后又平静地举起话筒。

    “现在...”

    “请为您看好的选手下注!”

    “顺便提下,我个人比较看好最后的那位‘角斗士’!”

    滋啦,滋啦!

    电芒交错。

    处于极端暴怒中的“观众”尽情地发泄自己的愤怒。

    浑身萦绕着电光与火花的黑炭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舞台边缘。

    “拿我全部的点数,下注!”

    俯下身子,焦黑的炭人探出手,抚向一块荧光屏幕。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