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冒险者乐园I > 049 标记
    伍天所在的那间救助站并不难找,叶芊芜打老远就能看见了。

    救助站是个三层的石板房,大概类似于森林中的临时避难所。外表有些简陋,勉强能挡风,大型野兽攻击就显得有些鸡肋了。

    来来往往的都是一些护士,常有在野营中摔断腿的旅人来此救治。伍天应该就算这类病人。

    摸清救助站条件后,叶芊芜并没有冒然从正门进去,正是蛰伏在附近的森林里,直到夜幕降临,才敢靠近救助站。

    如果侏儒法师真的在这附近,一旦她靠近,定然会引起对方的警觉。为了稳妥起见,叶芊芜决定等天大黑之后,顺着排水管道从窗户爬进去。

    就这需要她比较精准地算出伍天在哪间病房了。否则惊扰了别的病人或护士,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叶芊芜有些不明白,这么一件不起眼的小乡野救助站,怎么就能引起侏儒法师的兴趣?

    ……

    她的疑惑很快得到解释了。

    在小救助站的四周石板围墙附近,杂草丛生。一块几乎被荒草埋没的砖石上,刻着一个圆环形奇异图案,像是一对荆棘扎成团,又像是一个眼球。

    用鲜红欲滴的蜡笔画就,仿佛刚被人画上去不久。

    叶芊芜看到它的一瞬间,脑袋就有些恍惚。

    她绝对绝对在哪见过这图案。

    ……一个月前,在芭茅镇的珠宝拍卖会上,有个江洋大盗叫盛其渊,他指环上就刻了这个荆棘眼球图案。

    虽然当时她挨了那家伙一拳,脑子不大清醒,却对这个图案记忆尤深。

    这绝不可能只是巧合。

    叶芊芜趴下身子,掏出羽毛笔,将砖石上的图幅标记抄在了手心里。随即,她又在其他数块砖石上找到了相同的血红标记,一、二、三、四……每一块都一模一样,每一块与每一块之间都间隔了十余块砖石的距离。

    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这应该是某种标记,或者是侏儒法师和那群江洋大盗之间的接口的暗语。

    完成抄录之后,叶芊芜又不动手声色地将周围的杂草拨正。

    望着荒野中的这栋避风港,她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好像这里早就被人盯上许久了,马上,就会变成一个可怕的魔窟。

    天黑之前她不能轻易靠近救助站,便只能在附近的森林中闲逛。她不敢走得太远,只在树影间有意无意地监视地救助站的动静,却再没发现什么可疑之人。

    救助站的排水管道一共有四道,层与层之间间隔并不高,身手好的人用一条绳子就能爬上去。

    直到周围的景物完全被黑暗吞没,叶芊芜才爬上了东南角的一道排水管。她之前有过踩空的经历,所以此次格外小心,直接从外面撬开了伍天房间的窗户。

    “谁?!”黑沉沉的屋内,传来一声轻呼。

    伍天打着石膏坐在床上,闻得窗外异动,满怀警备地举起了双拐。

    “是我。”叶芊芜费了不少力气爬上窗户,拉开夜行服脸襟,“伍天,是我。”

    伍天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也没有太多的惊讶。

    “学姐,果然是你。”

    叶芊芜坐在窗台上,“电报,是你发的吧?”

    “不错,”伍天点点头,警惕着门外的动静,“我知道你今晚可能回来,所以特意没有开灯,就跟护士说早睡了。”

    叶芊芜从窗台上跳下来,看了眼他的腿,“能走了吗?”

    伍天叹了口气,“还不行。没有双拐,走起路来还是很疼。”

    “那看来一会儿我要背着你跑路了。”叶芊芜随口说了一句,把手心张开给伍天看,“今晚,这里不太平。”

    伍天借着月光才看清叶芊芜手上的图案,登时大惊失色,“学姐,你这是在哪看到的?我前天在救助站看见的那个人,衣服上就有这种标记。”

    叶芊芜肃然看着他,“能说清楚些吗?”

    “差不多。”伍天说得十分肯定,“那个人很矮,带着黑色兜帽,跟咱们在黑水村见到的侏儒法师一模一样。”

    叶芊芜沉吟了片刻,之前在心中的小小猜测此刻更变得无比清晰。

    两人正说着,忽然外面有个护士敲门,“伍先生,您睡了吗?……”

    叶芊芜和伍天对望了一眼,飞速躲到了窗帘后面。

    伍天猝不及防,慌乱之中,装出一副哈欠连天的样子,朝外面喊道:“谁呀?早就睡了。”

    那小护士推开一个小门缝,朝里面露出个脑袋。她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瓶子,看起来像个……夜壶。

    “有事吗?”伍天烦恼地皱着眉头。

    “看看你睡没睡。”护士弯弯的笑眼都盯在伍天身上,没注意到窗帘的异样。

    她走到伍天床边,把夜壶放到他床下边,“今晚有一伙儿客人把一楼都包下来了,弟弟你要是没什么事,不要乱走动哦,厕所也不用去了。这不,姐姐帮你把这个拿来了。”

    伍天翻着白眼,“这是谁的命令?”

    “我的命令,我的温柔必杀技!”护士和颜悦色地在身前摆了个叉,一只手手在伍天蓬松的头发上狠狠地揉了一下,“好好睡吧。你腿还没好呢,别乱走哦!”

    “我本来已经睡了,是你把我吵醒的。”伍天不满地嘟囔道。

    小护士又又看了好几眼伍天才恋恋不舍地走了,临走前,还兴致勃勃地给伍天抛了个wink,“梦里别忘了想我哦~”

    伍天差点吐出来。

    待护士关门走远后,叶芊芜才僵硬地从窗帘后面走出来。

    什么情况……怎么这几天她总能遇见这种事?

    伍天见叶芊芜若有所思的表情,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学姐!……你别误会,内个、内个女护士特别地……喜欢乱摸……从我一来就缠着我……特别烦人……”

    叶芊芜摸着下巴,“没想到……你好这一口。”

    伍天脸上大红,黑暗之中仍能看见他手忙脚乱。叶芊芜只得叹道,“罢了罢了,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也不会告诉教授。”

    伍天欲哭无泪,一时间全身都炸毛,尤其是刚才被护士摸过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