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丢掉渣男后我成神了[快穿] > 异世界的小病娇(5)

异世界的小病娇(5)

    罗莎小心的用热毛巾擦过贝洛塔的脸,心疼又愤怒的说:“乔拉他怎么敢!”

    乔拉和贝洛塔见面时,打了她一巴掌这事早已传遍了城堡。

    贝洛塔拿起镜子,镜子里的女人左脸红肿,隐约可以看出手掌的形状。

    罗莎还在喋喋不休的怒骂乔拉,贝洛塔阻止了她,“罗莎,我要休息了。”

    罗莎敷脸的动作一停,她道:“小姐,你的脸得涂药膏。”

    贝洛塔道:“明天吧,你出去。”

    她把镜子反着扣在桌上,一言不发的沉默着。

    罗莎出去后,怀特走进来对贝洛塔道:“小姐,你确定要这么做?”

    “乔拉会恨死我的,是吗?”贝洛塔一边说一边摆弄着桌上的珍珠发网。发网被乔拉弄坏了,掉了不少珍珠。

    “他会原谅您的,您是他的妹妹。”怀特低着头回答。

    贝洛塔不相信这句话,明日她顶着这样一张脸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乔拉的名声便会一落千丈。

    她被乔拉打了一巴掌,那些看着她长大的长辈们不会对此无动于衷,他们会担心她未来的处境,会担心乔拉继承爵位后,她的落魄。

    只有这样,这卓日城里的人才会真的为她谋划爵位。

    “乔拉从小就很笨,”贝洛塔摩挲着珍珠,回忆道:“每次来卓日城都会被我欺负,可他还是会来。他是在太好看穿,太好控制了。我其实并没有多做什么。”

    今日贝洛塔去找乔拉,想气得他暴起,她准备了许多恶毒的话,但只说了几句,乔拉就受不了了,暴起扇了她一耳光,还扯坏了她的珍珠发网。

    那是个赤诚的傻子。

    贝洛塔其实并不想这么对乔拉,但是她要在严劲面前演戏,怀特要打她一巴掌。巴掌印不会消失,所以她必须要为这一巴掌找好理由。

    于是在见严劲之前,贝洛塔先见了乔拉,她演了两场戏,骗了两个人。

    “您只是为了活下去,他无法怪你。”怀特道。

    贝洛塔放下珍珠,往床走去,“你出去吧,我想休息了。”

    怀特恭敬地退下,关好了门。

    贝洛塔坐在床上,红色的火焰在煤油灯中跳跃着,她怀念的望着煤油灯旁边的书信,她多想给父母写信,祈求他们早日归来。

    她好希望一切都没有变,好希望她没有接受严的入宫申请,好希望自己从来没有爱过严。

    父亲总说,贝洛塔,你会是个幸福的女孩。

    这句话他常常挂在嘴边,好像说得多了,贝洛塔就真的能够做个幸福的女孩了。

    母亲总说:贝洛塔,你要做个善良的女孩。

    母亲比父亲明白她的本性,看出了她病弱外表下的邪恶心机,担心她在某天丧失控制,伤害别人来达到目的。

    他们在世时,贝洛塔的邪恶更像是小女孩的恶作剧,他们消失,同时带走了她的诚实。

    她激怒乔拉,惹得乔拉扇了她一巴掌。

    她欺骗严劲,假装爱情,假装愿意为他去死。

    贝洛塔从床上起身,走到煤油灯旁,拿起罩子,压灭了灯火。

    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她走到窗边,对着月亮掀起了衣袖,一朵只有她能看见,盛开到极致的红色牡丹花开在她的手腕处。

    那个声音说:牡丹盛开的时候,她就拥有两次穿越的机会,是仅提供给她一人的来回票。用掉以后,牡丹隔一个月才会再次盛开,两个世界的流速是一样的,她的时间不会因此增加,也不会因此减少。

    在穿越时,她可以自由选择落点,不会被人守株待兔。

    同时严劲和她拥有的页面转换器是一样的,代表严劲这次消失后,一个月内是不会出现来打扰她。

    贝洛塔盯着手腕上的牡丹花,若是她想,她现在就能去往严劲的世界,找到严劲,杀掉他。

    现在还不合适,贝洛塔用衣袖挡住牡丹花,现在还不合适,她在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贝洛塔回到床上,把被子工工整整的放到一边。

    她的身体,一晚上不盖被子,第二天就会发高烧,怜惜她失去父母又重病,伊恩他们一定会过来看她。她不需要刻意去做,乔拉扇她巴掌这回事就能公之于众。

    贝洛塔脱下外袍,爬上床躺下,上手交握放在肚子上,凉风从窗口吹进来,吹动她宽松的睡袍。

    贝洛塔盯着被子看了一阵,轻叹一声闭上了眼睛。

    快要天亮的时候,贝洛塔睁开眼睛,此时她已经头脑都有些不清楚了,但她还是坚持爬起身关上了窗子,又给自己盖上了被子。

    她可以感觉到面部的疼痛,想必经过一个晚上的等待,巴掌印已经发青发紫了。

    罗莎是第一个发现贝洛塔发烧的人,她伸手摸着贝洛塔的额头说:“小姐,你怎么发烧成这个样子?”

    贝洛塔虚弱的睁开眼睛看她,安慰道:“我没事。”

    罗莎帮她把被子盖好,“我马上把学士请过来。”

    罗莎快步在城堡里穿梭,她必须马上要找到伊恩学士,贝洛塔的病一直是伊恩学士在看,也只有伊恩学士能看。

    罗莎几步跳下台阶,因为太过心急,脚重重的崴了一下,她痛得眼泪都掉下来,想到小姐还在等她,她立刻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去找伊恩学士。

    罗莎敲响伊恩学士房门的时候,伊恩学士正在洗漱。

    罗莎门拍的又响又急,伊恩想忽视都忽视不了,说了好几声拍门声都没停,他只能放下毛巾,先去给罗莎开门。

    罗莎一见到他,立刻扯住伊恩的手,“学士,小姐发烧了,你快跟我来。”

    伊恩知道贝洛塔的身体情况,普通人发高烧都可能丧命,贝洛塔遇上高烧那就是九死一生。

    此刻他也顾不得换衣服了,提着药箱就出来了,后面还嫌弃罗莎跑的慢,直接甩掉了罗莎。

    伊恩气喘吁吁的跑到贝洛塔的房间,大步靠近贝洛塔的床。

    他一走近,就被贝洛塔脸上紫青色的巴掌印吸引了视线,居然有人打了贝洛塔。

    他怒气冲天的问:“这是谁干的?”

    贝洛塔是他看着长大的,是卓日城的明珠,而此刻这颗明珠陷入了昏迷,脸上还带着硕大的巴掌印。

    伊恩差点为此掉下眼泪,怎么可以有人欺负贝洛塔!

    怀特站在边上,小声的回答说:“昨日小姐去见了乔拉骑士。”

    “乔拉,谁给他的胆子!”

    此刻最重要的是贝洛塔的病,伊恩强忍怒气平静下来,开始给贝洛塔看病。

    中途贝洛塔醒过来一次,但并没有清醒,她睁着水润而迷糊的眼睛对伊恩道:学士,我又生病了吗?你别告诉爸爸妈妈好不好?

    在这迷糊间,她连父母已经离去都忘记了。

    伊恩学士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用哄小孩的语气说:别怕,马上就会好了。

    贝洛塔对伊恩学士甜美一笑,继续昏睡过去。

    伊恩学士给贝洛塔开了药方,又等着贝洛塔喝了药吃了些东西睡过去才离开。

    在此期间,他还亲自回去拿了敷脸的药膏,让罗莎给贝洛塔涂药。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脸可不能留疤。

    等伊恩离去后,贝洛塔再次睁开眼睛,罗莎立刻凑过来问:小姐,你想喝水吗?

    贝洛塔安抚的拍拍罗莎的手,我想要母亲房里的枕头,你帮我去拿好不好?

    罗莎眼睛一酸,她小鸡逐米一样的点头道:我马上去。

    等到罗莎离开,房间里只剩下贝洛塔和怀特两人后,贝洛塔从床上坐起,她气色依旧虚弱,但一双眼睛亮的不可思议。

    “伊恩学士相信了。”贝洛塔肯定道。

    怀特点头道:“小姐,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把我生病的消息散布出去。”贝洛塔有条不紊的安排道,“我因为乔拉的行为哭到半夜,第二天便高烧昏迷。”

    “小姐,你不怕吗?”怀特忍不住问。

    “怕什么?”

    怀特不知道如何说,贝洛塔发高烧这回事,他事先并不知道,天知道他见到贝洛塔昏迷在床上有多惊慌。

    但贝洛塔心里只有一个个计划,一个用无数谎言编造出来的计划。

    他见到的小姐是爱笑的,善良的,不是谎言堆砌的。

    “只有被识破的谎言才是谎言,不会被识破的就是真相。”

    怀特这才发现自己把内心想法说出来了,而贝洛塔的回答根本上扭曲了谎言的定义。

    谎言就是谎言,总有人会因此受伤。

    用谎言去谋求一切,真的好吗?

    怀特是个骑士,他无法赞成贝洛塔这些手段。

    但他是贝洛塔的骑士,他对贝洛塔宣誓过,他的荣誉和宝剑都归于贝洛塔,无论贝洛塔是什么样的人。